全本小说网 > 金丹九品 > 第三十七章 纠结

第三十七章 纠结

        “你可是我灵魂的一部分,若是你成为真正的生灵,那岂不就相当于脱离我的控制了?虽然我不在乎,但,显然在其他人眼中,你有着这样的变化对我是一个天大的损失。所以,总部就算是给你再多的奖励,也是不可能让你成为真正的生灵的。”李浩直接就说道。

        对于小门,他并没有掩饰的想法,哪怕是,这个事实可能会刺伤小门,也是一样。

        小门一听,面上神色一阵变换,最终化作灰色,看起来却是心丧若死。

        对于任何有着智慧的存在来说,独立,自由,都是他们所向往的。小门作为有着智慧的存在,同样是如此。

        但,这时候李浩却是直接告诉他,别想了,你是不可能得到独立,不可能得到自由的。

        你就是我的附庸,哪怕是给你再多的奖励,都不可能做到你所希望的!

        这样一来,他怎么可能不难受,怎么可能不绝望?!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吗?”小门问李浩道。

        “至少,我是想不到的。或许,进入冥界之后再转生是一个办法。不过,你现在并非生灵,却也无法进入冥界之中。这怕是一个死循环……”李浩只是道。

        他在这之前并没有想过怎么让小门得到解脱,让小门从他的身上脱离,从书阁分身之中脱离。这时候被小门一问,他才才开始思考。但想来想去,却似乎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才能够让小门得到自由,获得独立。

        听到这个,小门长叹一声,道:“我就知道会这样,其实从那众多典籍的描述之中,我早就知道了……”

        李浩这时候好奇起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要成为真正的生灵?我看你似乎对自由或者独立并没有太大的欲望的样子。”

        小门终究是李浩的灵魂之中衍生出来的,虽然不至于算是他灵魂的一部分,但他终究对其有着极为深刻的感应,对他的心态也是有着极为深入的了解。

        事实上,在他的感应之中,对于独立或者自由,小门确实是有些想法,但,这些想法却并不算强烈。至少,并不像是其他拥有智慧的,不得自主的存在那么强烈。

        这样的心态之下,若是能够给他自由,能够让他独立,那他确实是会颇为喜悦。但,若是没有的话,他却也并不会太过在意。

        但,现如今,小门却是如此迫切的想要成为真正的生灵,这却是让他不得不感到疑惑了。

        小门听了,神色却是有些怔忪起来。

        接着长叹一声,道:“这不是很明显吗?我觉得我表现得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呢。没想到你居然没有任何感觉。”

        “是什么?”李浩如有所思,隐隐间猜测到了什么,但终究无法确定。

        “是修炼啊。守着这么多的修炼功法,将每一种功法多记得滚瓜烂熟,甚至有信心指点任何长生之下的修炼者修炼了。但,我自己却连感应天地灵气都做不到,连最基础的修炼都无法进行,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痛苦,你难道想象不出来?”小门这样道。

        说话间,他的语气之中夹杂着一丝极为深重的痛苦。

        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小门的拳神一松,就像是将万斤重担直接放下了一般,感觉却是与之前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时候的他,没有了之前面对李浩的时候那种强自的乐观,感觉上就像是一个历经沧桑却对自己想要之物求之不得的老人一般。

        “原来如此,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李浩暗叹一声,道。

        在小门尚且没有说清楚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但现如今的,当小门这样一说之后,他却是发现,这种说法的说服力却实在是太强太强了。

        他转头看看这书阁分身之中的无数书架,看着上面存在着的那无数典籍,心中却是完全理解了小门的感觉。

        这无数的典籍,其中不乏能够获得种种不可思议能力的功法,不乏能够给人带来不可思议蜕变的妙法,光是看看,怕都要心情激荡万分,若是能够有机会修炼,更是恨不得将其完全修炼到手。

        守着这样的书阁,能够随意的翻阅这些典籍,能够将这无数典籍背得滚瓜烂熟。

        但最终,自己却因为体质的缘故,连最基础的修炼都做不到,那种感觉是何等的痛苦,可想而知。

        “所有的书阁分身的掌控者都是如此吗?”李浩叹了一声,问道。

        以前他没有多了解小门这等存在形式的智慧,现如今稍稍了解之后饭菜发现,他们的处境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残酷。

        “我不知道。我可是从你的灵魂,或者说心灵之中诞生出来的。我的一生,都是发生在你的眼皮底下。其他书阁分身的掌控者如何,我可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不至于吧。”小门这样道。

        “哦?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李浩问道。

        小门不知道其他书阁分身或者书阁投影的掌控者的情况,他并不感觉惊讶。毕竟,正如小门所说的,他从诞生到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经历了什么,与什么存在有过交流,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书都不是什么秘密。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知道对方不太可能与其他掌控者有所联系了。

        但,他能够推测出其他掌控者不会如此,这却就让他感到有些好奇了。

        “难道,你有什么特殊吗?”李浩问道。

        “我当然很特殊。因为,你已经早早的确定了求道之心……”小门却是叹息一声,道。

        “这有什么影响?而且,我确定的求道之心,只是我而已吧,与你有什么关系?”李浩皱眉。

        他是在修炼之前就确定了求道之心,确定了长生之念的。而他之所以能够在那么早就确定这样的心意,乃是因为他是穿越而来,在早早的少年时期就已经是拥有了完整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这三观的确定,使得他的思维却是远远比起年纪要成熟,而且是成熟许多倍!

        他可以想象,其他修炼者,在刚刚修炼的时候,必然不可能有多成熟的三观。他们或许对求道,对长生有着某种潜意识的追求,但却绝不可能如同他这般刚刚修炼就考虑得无比清楚的,将其当成是自己一生的追求,永不动摇!

        毕竟,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那些修炼者甚至有些只是儿童,只是幼儿而已,怎么可能和他相比?

        “我可是从你的心灵之中衍生出来的,你的求道之心,在我分出来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存在于我的身体内部了。而其他人可不一样。他们或许在得到书阁投影的时候已经是确立了求道之心,但那种求道之心却因为并非是从小诞生的,所以却并没有达到心灵的极深之处,在衍生出书阁分身书阁投影的掌控者的时候,自然便不会有太多求道之心被复制出来……”小门解释道。

        很显然,对于这些内容,其实他已经是琢磨了许久了。

        只是一直以来李浩都没有询问过他的想法,所以方才直到这时候才暴露出来。

        “是吗……看来,是我害了你?”李浩无奈的道。

        从心灵之中衍生出其他智慧,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那种机制却必须直达心灵的极深之处,通过将心灵的某种根本进行催化才可能产生。

        虽然他不知道这种极深之处会达到什么深度,但显然的,绝不可能只是表层意识那么简单。

        所以,这种衍生出来的智慧,方才可能与那被衍生者这么的契合,但表现出来的性格却又是与其有着那么大的区别。

        在这瞬间,李浩忽然明白了,小门存在的另一个意义。

        或许,通天道的总部以这样的机制衍生出这样的智慧,却也有着要让真传弟子明悟自身的本质,知道真实的自我的用处。

        毕竟,像是小门这种书阁分身或者书阁投影的掌控者,都是从真传弟子的心灵深处所衍生出来的,其身上的特质,却就是真传弟子心灵深处的特质!

        这样的情况下,通过对这样的掌控者进行观察,却就能够如同照镜子一般,照见自己真实的自我,照见自己心灵深处的自我!

        这样的照见,对于照见者来说显然会有极大的好处。

        不管是问心结胎,还是之后的凝聚座格的,都需要对自我有着深刻的理解才能够成功……若是真的有着真传弟子领悟到这一点,对于这两个关口,必然是会获得极大的助力,说不定将会轻轻松松的一跨而过……

        明白了这一点,李浩忽然就明白了小门真正的问题在哪里了。

        “我有些明白了,你现在这种心态,其实并不是因为求道之心。”李浩的玉化身叹息一声,道。

        小门皱起眉头,自己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被其他人直接否认,那种感觉自然是相当不爽。在这时候,他直接就怒了,对着李浩叫道:“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杂念太多?”

        李浩只是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说,你之所以感到不满足,感到不能修行极为痛苦,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本心想要求道。而是,有着另外的原因。是另外一种心态,造成了你现在的痛苦。”

        小门愣了愣,道:“你说清楚。”

        “你的智慧是从我的心灵深处萌发的,所以,你心灵深处真正的想法,也应该与我一样才是。”李浩道。

        “和你一样,不就是求道之心?!我这样说有什么问题?”小门疑惑了。

        他虽然阅读了那么多的典籍,光是问典籍的积累的话,甚至比起李浩还要深厚。但,他终究并非真正的生灵,并无法真正修炼这些典籍,修炼那众多功法。对于这些典籍,这些功法的了解,也正如隔靴挠痒一般,看似已经抓住了重点,但总是隔了一层,总是无法真正满足。

        这时候他还弄不清楚李浩想要说什么,显然就是这种弊端最大的体现。

        李浩也知道小门的情况,这时候也并没有多卖关子,直接解释道:“因为,我真正的愿望,我真正的内心愿望,并非是求道,更非是长生啊。我真正想要的,是见识一切超凡与神秘,求道、长生、力量、法诀、功法、武学,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这个最终目标的途径,是达到这个最终目标的必经之路而已啊。”

        听到李浩这话,小门整个愣住了。

        他这时候才发现,或许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主人,了解过自己智慧萌发的源头!

        自然的,也就从来没有了解过他自己了!

        “怎么可能……”他喃喃着,神色之中变幻不定,其中有着无法置信,有着怀疑,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恍然。

        将李浩的这种种说法代入他之前的种种心态,种种想法,种种纠结,他却发现,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是有了解释。自己为何会纠结于不能修炼?那真的是因为自己不能求道,不能长生?若是真的是不能求道,不能长生的话,那这种纠结哪里有什么意义?要知道,自己可是与李浩的心灵完全连在一起的。只要李浩不死,只要他获得长生,只要他永存,那自己其不就是长生,就是永存了?!而只要他在求道,只要他最终不断的接近最终的道,那他岂不就相当于自己也在接近最终的道了?!

        那样的话,哪怕这些都不是自己努力所获得的,但最终结果与自己努力所获得的又有什么区别?!

        自己真的可能因为这个而纠结万分,甚至心灰意冷?!

        但,若是按照李浩的解释,那事情显然就解释得通了……

        自己之所以纠结,之所以痛苦,乃是因为自己无法亲身的感受这一切,无法亲自体会那种种超凡,种种神秘,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种种难以想象的神通!

        因为无法亲身体会,所以自己见识超凡与神秘的欲望,没有被满足,这才让他纠结,让他痛苦!

  http://www.qb5200.tw/xiaoshuo/1/1798/20048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