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技大仙宗 > 第七六三章:另一张底牌

第七六三章:另一张底牌

        功德碑上的功德,大半用在了蛟圣身上,直接一石碑将对方的分身拍灭,而且对其本尊也是损伤不小。毕竟,这功德碑的攻击,可不是只针对眼前的具体事物,而是针对天地间蛟圣这个存在。哪怕蛟圣本尊,身处亿万里外的东海,只要叶赞心中认定这个目标,那就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功德碑这一击。

        但在那之后,面对向自己这边杀来的九曜道君,叶赞凭着功德碑上所剩无几的功德,已经是不可能像解决蛟圣分身那样解决对方了。他只能祭起功德碑,以剩余的功德来护住自己一方的众人,为自己争取一点点翻出另一张底牌的时间。

        而这另一张底牌,正是被囚在北极仙宫之中的,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

        那勾陈至尊,当年擅闯北极仙宫,结果引动了其中的禁制,一囚就是近万年之久。从时间上推算,勾陈至尊闯北极仙宫之时,其实正是天宇道祖从仙宫中逃脱的时候。随后,勾陈至尊的两个弟子,凌寒道君与苍泉道君,先后进入仙宫寻找师尊,结果也都被困在了里面。

        凌寒道君找到了天宇道祖逃离时,在仙宫禁制中留下的破损之处,顺利的找到了勾陈至尊被囚禁的地方。然而,光找到没有用,那禁制的破损处,根本不足以让勾陈至尊离开,除非是如天宇道祖一样舍弃一切,只遁一缕真灵出去。

        而且,凌寒道君自己虽然是进去了,却也是进得出不得,只能与师尊一起被困在仙宫中。

        随后不久,苍泉道君再入仙宫,想要寻找解救师父与师兄。也不知该说他运气好还是不好,倒是没有与师兄凌寒道君一样,找到那处天宇道祖留下的禁制漏洞。不过,他自己也没能出去,而是在那片虚空战场中,被困在了一片禁制当中,一困就是数千年。

        直到叶赞进入仙宫,先是将苍泉道君救了出来,而后又顺着那处禁制漏洞,找到了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两位。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叶赞,并没有真正的成为玄清道祖的继承人,手中就拿着一块仙宫杂役的牌子。身为杂役,他自然是没有权力,释放仙宫禁制认定的囚犯,只能是先向勾陈至尊允诺,待到有能力之后再来释放他们师徒两人。

        结果,等到叶赞晋升元神境界,已经有能力释放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二人时,偏偏又碰上了天宇道祖设下天地桎梏。

        而现在,天地桎梏已破,同时叶赞又急需强援,自然也就到了将两人放出来的时候了。

        叶赞以仙宫令牌打开通道,与身边众人交待了一句“诸位稍等”,便迈步踏入了通道之中。这一回,他也不用走那个禁制漏洞了,直接就降临在了囚禁着两人的小院外面,连几秒钟的时间都没多耽搁。

        来到小院外面,叶赞一手抓着令牌,一手伸出按在院门上。随着令牌上亮起的光芒,他缓缓的将那院门推开,露出了院中的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两人。

        这师徒二人,此时正在院中打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被囚禁了几千上万年,倒像是在自家院子里闲坐纳凉。不过,察觉到院门的异动,师徒二人还是齐齐的向着院门那边看去,正看到院门被叶赞缓缓的推开。

        那道院门,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一道院门,那是将师徒两人困在这小院中漫长岁月的一道院门。当初刚被关进来时,勾陈至尊也没少尝试过破门而出,但任凭他倾尽全身的法力,也无法撼动那道院门一丝一毫。

        而现在,这道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当初承诺解救他们二人出去的叶赞,就这么推开院门走了进来,谁还想不到这意味着什么呢!

        重见天日的希望近在眼前,以师徒二人被囚禁那么多年磨炼出的心境,此时也不禁感到莫名的激动涌上心头。当然,多年的磨砺也不是白受的,尽管内心里已经是心潮澎湃了,但师徒二人在走入院中的叶赞面前,却也并没有显露丝毫的失态。

        “叶小友,外面的事情,莫非已经解决了?”勾陈至尊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缕淡淡的微笑,语气平和的向叶赞询问道,丝毫看不出心中的迫切。

        叶赞在晋升元神境之后,曾经进来见过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向他们讲了外面天地再起桎梏的事情。毕竟,他达到了元神境界,已经是有能力将两人解救出去了,总要让人家知道为什么不做的原因。

        虽然,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师徒,被囚在仙宫中接触不到外面的天地。但是以他们的境界,只是通过叶赞身上的大道变化,就能够知道叶赞所言不假。

        因此,见到叶赞进来,勾陈至尊才有了这么一问。

        听到勾陈至尊的询问,叶赞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让前辈见笑了,晚辈此来,其实主要是向前辈求援来了!”

        好歹人家也是一位通天至尊和一位法相道君,叶赞自然不可能像使唤雯华真君他们那样,张口就让人家替自己去做这做那。尽管,叶赞释放两人出去,对两人也算有了一份恩情。但所谓“升米恩,斗米仇”,恩情这东西一个掌控不好,也很容易变成仇怨的。

        就像三国演义里,许攸投曹献计,夜袭乌巢烧了袁绍的粮草,让原本陷入绝境的曹操赢了官渡之战。这本来是挺好一个事,可许攸事后却不知收敛,处处以曹操的恩人救星自居,张口闭口“曹阿瞒如何如何”。结果,谁都知道了,好好的功臣待遇没享受几天,就“人有白者,遂见收之”了。

        因此,叶赞绝口不提什么解救两人之事,只说自己遇到了难题前来求援。

        果然,听到叶赞这么讲,勾陈至尊脸上虽然没显露什么,但心里却是暗自点了点头,很配合的问道:“哦!不知小友遇到了什么难题?老夫虽然被困在此地近万年,但自认一身修为还未落下,小友若有什么需要,只管讲便是了。”

        勾陈至尊与凌寒道君师徒,虽然从叶赞那里知道天地再生桎梏之事,但对于整个事情的详情却了解不多。只知道,是有个野心颇大的魔头,计划了上万年想要炼化域界,为了阻止其它大能插手,这才设下了这一重的天地桎梏。但是,对于叶赞这一路过来,经历的种种,以及参与的各方势力,这些更详细的东西,他们就无从得知了。

        “前辈恕罪,外面情势紧急,在下就长话短说了,事情是这样……”叶赞也不想多耽误时间,哪怕外面多了青虹真君帮忙争取时间,但也不可能和勾陈至尊说太多。于是,他就是很简单的几句话,将外面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主要就是天宇道祖、天帝令牌、九曜道君这几个关键词。

        勾陈至尊听完叶赞的简述,对于整个事件倒也有了一定了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看着叶赞说道:“小友莫非就不怕,老夫拿到那令牌之后,如那天宇道祖一般,炼化域界以求成仙吗?”

        的确,若是让旁人看来,叶赞把勾陈至尊放出去,虽然能够暂时化解己方的危局,但也等于又加入了一个争夺者。而且,这勾陈至尊和那三位大能不同,那三位都只是分身前来,而他可是真正的本尊降临。

        通天至尊,又是本尊降临,在这个时代怕是可称无敌了。有这样一位大能,参与到天帝令牌的争夺,基本上就没其它人什么事了。就连那天宇道祖,如果实力不能及时恢复到一定程度,怕也保不住手上的令牌。

        不过,叶赞看得清楚,勾陈至尊说这话时,眼中有的不是什么贪婪之色,而是一种看破玄机的小得意。

        “这,看来前辈已经猜到了,那天帝令牌的确不是随便谁都能够炼化的,天宇道祖身为我玉清宗的祖师之一,也用了近万年才炼化到这个地步,换成是旁人……”叶赞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而后毫不隐瞒的说道:“那天帝令牌,乃是玄清道祖自无尽虚空中得来,之后为了用其镇压宗门气运,已是炼化的与玉清宗紧密相连了。玉清宗强,则无人能够将其炼化,而玉清宗若被灭,则令牌将失去根基。也正是因为这样,天宇道祖这万年来,都只是想尽办法打压玉清宗,却不敢彻底将玉清宗抹杀。”

        听完叶赞的话,勾陈至尊顿时也明白了,难怪玉清宗会将这消息广而告之,任凭其它宗门参与到这令牌的争夺中。说白了,玉清宗实际上就是要一群免费的打手,帮着他们解决那天宇道祖,反正不论最后谁拿到令牌,都要比天宇道祖拿到要好。

        “这……你们可真真是好算计啊!”想明白这些,勾陈至尊不由得一脸好笑的指着叶赞说道。

        要知道,外面那几位大能,可不像勾陈至尊这样,能够从叶赞口中听到这些内幕。他们只知道,有个人得了块天帝令牌,想要借令牌炼化域界踏上仙路,却不知道那令牌不是谁都能炼化的。

        “让前辈见笑了,若是不这样做,我等又怎么请得动那些大能呢?怕是到时候,真叫天宇道祖成功炼化了域界,天下众生皆成其奴仆傀儡,他们才知道着急。但那时,什么都晚了!”叶赞很是无奈的说道。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人,虽然号称感悟天道,但实际上在眼界方面,和科技世界的人也没多大差别。

        科技世界的人,会为了眼前的展利益,毫无顾忌的污染环境,透支子孙后代的一切,反正“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直到有一天,真正的末日降临了,那些人才后悔当初不该如何如何,但那时说什么也已经晚了。当然,更多的是,他们本人根本看不到那一天,他们种下的恶果,都要他们的子孙后代去吞。

        而这个世界的人,虽然活的时间远比科技世界的人漫长,但并没有因此就拥有了更长远的眼界。他们也一样,多数只顾眼前利益,什么世界末日,什么炼化域界,都和他们没有关系。等到他们觉得有关系的时候,真的开始为了自己的将来而担心时,人家那边该干啥早就快干完了,或者已经干完了。

        “呵呵,这倒也是。”勾陈至尊点了点头,对叶赞的话倒是颇为认可。

        当然,勾陈至尊倒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而是恰恰将自己换到其它人的位置,自知恐怕也是与其它人一样的心思。如果只听到一个消息,说有人要炼化域界,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荒谬不可信。而在确认之后,他也难以真正的放下一切,全力以赴的去做这件没什么利益的事情。

        也只有如叶赞他们算计的这样,拿出一个无比巨大的诱惑,这才让众人有足够的动力,不惜代价想方设法的去做。

        就像现在,那几个宗门,如果不是有这么个巨大的诱惑,会想到用那些方法让各家祖师的分身降临吗?恐怕,他们就算是派人前来,也就是单纯派些元神大能出来,顶多就是给他们拿些法宝,或者祖师再赐下一些防身的手段而已。

        而有了这么个巨大的诱惑,他们才会花那么多的心思,将一切可能的情况都想到。尤其是,这还多了一个互相竞争的可能,他们就会更加的绞尽脑汁,并且为之做出万全的准备。

        也不能说这些大能愚蠢,也不是叶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其实就是很普通的人性。

        修道者也是人,在人性方面,其实并不比世俗凡人高到哪里去,说白了就是一群力量更强的人罢了。当然,在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心怀天下之人,但那种人往往死的比较早,毕竟这个世界更讲弱肉强食。

        简单的了解过外面的情况,勾陈至尊也没有再多问什么,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就有劳小友引路了!”

  http://www.qb5200.tw/xiaoshuo/22/22081/200480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