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顾卿安 > 第五十一章 龙宝

第五十一章 龙宝

        &1t;/p>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失的很快,顾景看了看天边,太阳已然露出了头。天空将黎明前的黑色完全吞噬了下去,吐出了朦朦胧胧的白,呈现一种飘渺远淡的鱼肚白色,看得眼睛很舒服,又让人睡觉的冲动。&1t;/p>

        &1t;/p>

        顾景眨了眨眼睛,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然后从窗户倚靠的样子变了一下,站了起来伸了个能够让人清醒的懒腰。&1t;/p>

        &1t;/p>

        可能是因为刚刚获得了神智,晶核即使已经活了有上千年,但还是需要适应一下,在安慰了顾景之后又陷入了沉默,顾景也就没再打扰它,没有人说话,在这个时间点困是自然的。&1t;/p>

        &1t;/p>

        “咚!咚!”正当顾景自我催眠的时候,房间的门被准时的敲响了。&1t;/p>

        &1t;/p>

        “大人?我是李明晰,到时候了,咱们出吧。”李明晰的声音紧随在敲门声之后,在令人迷糊的黎明中,不是那么好听,却有种平常百姓家中的烟火气息,带着草柴烧过后的焦香。&1t;/p>

        &1t;/p>

        顾景为自己的文艺感到惊讶,不过也就笑笑,可能是跟活的时间很长的晶核接触了的原因,知识内涵的这些东西也多了不少。他早早的起来,也早早的洗过了漱,只是没想到李明晰这么守时,寅时的锣声刚响就到了,这也是让刚刚萌生了偷懒念头的顾景感到有些无奈。&1t;/p>

        &1t;/p>

        顾景走到房门面前,朝外打开了房门。脚还没有迈出去呢,就被李明晰的样子吓到了,明明一副昨晚没睡的样子,可脸上的表情却是神采奕奕,昨天头还梳了个布包,今天却咋呼的像个鸡窝一样。&1t;/p>

        &1t;/p>

        “你这是怎么了?这副…”鬼样子。&1t;/p>

        &1t;/p>

        谁知李明晰笑呵呵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说道:“我就是太兴奋了,我母亲昨天晚上也激动的不行,等我让母亲睡下已经不早了。咱们快走吧,我没事,吓着大人了。”&1t;/p>

        &1t;/p>

        “是吗?哈哈...也好,谢谢你了,咱们走。”顾景干笑两声,此时他心中想着,幸好门是朝外打开的,外面的人不能轻易地进来,不然这李明晰可能更早就过来了。&1t;/p>

        &1t;/p>

        顾景从芥子里揪出一件看上去灰蒙的披风穿在身上,转身关上房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拿出了早早就复刻好的出门牌握在手里,跟随李二一路的指引下了楼出了院,来到了后院的门前。&1t;/p>

        &1t;/p>

        李明晰示意顾景拿出木牌,将灵力注入进去,这样经过木牌加持的灵力,会自动变成屏障包围在使用者的身边。而这种经过了木牌符咒的灵力,是被金屋阁的阵法所承认的,可以安然无忧的走出去而不会惊动到任何人,自然也不会被侍卫们察觉到。&1t;/p>

        &1t;/p>

        顾景笑笑,摊开手掌,变成红金色标记的木牌赫然就印在其掌心当中,顾景没有像李明晰那样直接将其召唤出来,而是选择直接以标记的形式使用。一来是因为这木牌本就是仿品,这样小小的在手心上看还行,放大了之后如果被看出什么不同,就功亏一篑了;二来,这木牌上的符咒制作出来之后,可能因为不是自己的符咒的原因,需要往这里面注入灵力的量出乎顾景的意料。&1t;/p>

        &1t;/p>

        至于李明晰,自始自终就没有对顾景产生过怀疑,见顾景已经将灵力覆盖了全身,先一步的打开了门,他也急匆匆地使用了木牌,跟随在其后出去了。李明晰本身是没有灵力的,可唯独可以使用木牌。顾景问过这个问题,李明晰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是使用的时候身体热血流加快,只能归功于东龙族的血脉问题。&1t;/p>

        &1t;/p>

        两人出门之后,路过了顾景先前一直观望着的祭坛,一路像西,往人迹罕至的方向快走去。&1t;/p>

        &1t;/p>

        西方,对东龙族来说,一直都是个寓意不怎么好的方位。所以即使是住在这一片比较贫困的凡龙,也大多是躲着正西方建造房屋,整片整片的呈斜线的样子扩散开来,就像两个被分散开的扇面,中间隔着的,像是比鸿沟还要深的空地。&1t;/p>

        &1t;/p>

        但说巧不巧,李明晰的家恰巧在正西的这个方向上。有阴阳先生说,这李家老母之所以生病,就是因为家位置的问题,李明晰倒是觉得没有什么,母亲好清静,他搬到这来也只是想要满足母亲的愿望而已。&1t;/p>

        &1t;/p>

        一路上,顾景也没有看到别的房子,路旁边也没有什么房屋,只有几棵歪歪扭扭的槐树靠在一起,显得怪凄凉的。不过这样也好,没什么人打扰他们。&1t;/p>

        &1t;/p>

        已经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顾景和李明晰也就没有之前走得那么快,步子放慢下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谁都没有说话。过了不到一会,在一个小小的岔路口上,居然有一个废弃了的酒家,两人就计划着休息一会。&1t;/p>

        &1t;/p>

        酒家破破烂烂的,只有一间小小的破败的屋子和周围的泥篱围笆,若不是那插着的旗上面“酒”字的颜色还没有褪完,他们还真的现不了这个地方。&1t;/p>

        &1t;/p>

        酒家的门不知道哪里去了,于是也就省去了开门的麻烦。顾景迈过门槛走了进去,用灵气结成风旋吹去了桌椅上结着的蜘蛛网和灰尘,指了指自己另一侧的凳子示意李明晰坐下。&1t;/p>

        &1t;/p>

        李明晰感谢地鞠了鞠躬,手脚有些不自在的坐下了。&1t;/p>

        &1t;/p>

        顾景看他那副拘谨地样子,好笑的眯了眯眼,明知故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害怕我弄得凳子不干净?”&1t;/p>

        &1t;/p>

        “不…不是,小人从未与像大人这样的人这般随意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心中着实有些紧张,还望大人不要怪罪。”李明晰手心出了点汗,在顾景的注视之下慌张的不行,两只手搓来搓去,然后在大腿上蹭了蹭。&1t;/p>

        &1t;/p>

        顾景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不自觉地挑起了眉毛。李明晰见他这样,心里更是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低下了头。不过接下来顾景也没有说话,随着时间的流逝,尴尬的气氛被缓解了不少。&1t;/p>

        &1t;/p>

        顾景当然不是像李明晰那样紧张亦或者是无话可说,只不过他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不断传来震动的顾琰玺身上。&1t;/p>

        &1t;/p>

        他装作有些疲乏,闭上了眼,实则是进入了识海之中看望顾琰玺。顾琰玺的样子和昨天差不多,只是他所在的茧核越的透亮,甚至是显得有些流光溢彩了起来。顾景来到他的身边,用手覆上茧核感受着其内属于自己灵力的流动。&1t;/p>

        &1t;/p>

        随着他离李明晰的家越来越近,茧核的震动频率越的频繁,幅度也越来越大,直至现在已经开始像一颗心脏般一收一缩的变大变小。顾景对于这种情况,唯一能够想到的解释就是顾琰玺需要的东西在李明晰的家中。&1t;/p>

        &1t;/p>

        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琰玺想要的东西必定不是什么凡品,这样珍贵的东西就藏在这样一个凡龙的手中,怎么可能还留到现在?而且看李明晰的样子,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打算。&1t;/p>

        &1t;/p>

        在经过了一番交流之后,顾景在顾琰玺的茧核周围设下了一层不易察觉的屏障。琰玺茧核的震动感太大,像李明晰这样不会修真的凡龙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这样下去,迟早会惊动这附近有可能会经过的修士亦或者是东龙族族人。而且,能够让顾琰玺这般看中的宝物,说不定也具有了一些灵性,若是从自己身上散出来的灵力波动太大惊动了,这宝物可能会把自己藏起来,那找到的把握就不是很大了。&1t;/p>

        &1t;/p>

        之后顾景真的休息了一会,早晨的困意其实还是没有消除,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顾景醒了,睁开了眼,准备叫上李明晰再次上路。可一看,李明晰的位置上居然没有人,他是自己先走了吗?顾景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就听到李明晰在没有门的门框的另一边在喊。&1t;/p>

        &1t;/p>

        “大人,你终于醒了,咱们出吧,这里离我家就不远了。”&1t;/p>

        &1t;/p>

        顾景在诧异的同时又感到脸上有些挂不住,本来是想让自己保持高冷又不失温柔的美少年形象,但刚刚肯定被李明晰看到自己“睡觉”的样子了,现在还被人催促了出,这让顾景的脸憋的有些红了。&1t;/p>

        &1t;/p>

        “你没有休息吗?”顾景问道,他想知道自己的形象究竟被破坏到了什么程度。&1t;/p>

        &1t;/p>

        只见李明晰笑笑,摸着后脑勺子说道:“我在门口休息了一小会,不是很累,大人才是,在天麓山脉又不能飞,走路肯定累坏了吧。”&1t;/p>

        &1t;/p>

        顾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这人到底对修士有什么偏见,难道在不能使用灵力的地方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吗。修士在多年灵力的滋润下,肉体早已比一般人强了太多,别说走这点路,就是一晚上跋山涉水几千米都不是什么问题。眼前这个壮汉真的是把自己看得太柔弱了啊。&1t;/p>

        &1t;/p>

        不过这一句话却是让顾景确认了,自己的形象在李明晰的眼里并没有脱离人设,只不过是又加了柔弱这一点,虽然有点无奈,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1t;/p>

        &1t;/p>

        此时已是接近中午,太阳不高不低的挂着,将两人的影子拉成两条长长的黑色。李明晰担心家中母亲等的累,再加上中午饭没有准备,脚步又加快了一些,在加上顾景也有意无意地加快了步伐,在他的身后催促。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们终于是到了李明晰的家门口。&1t;/p>

        &1t;/p>

        一路上本就少有人家,到了这路的尽头,用脚趾头想也是没有人居住的。可让人惊奇的是,居然还有三五户邻居在李明晰家的附近。不过这些邻居也都年纪很大了,三三两两的坐在家门口聊天,就像是一家人一样,显得很是融洽。&1t;/p>

        &1t;/p>

        李明晰的家门是开着的,有三个屋子,一间正屋,一间柴房以及一只不大点的茅房。他们站着的这个门示正屋的门,正屋坐北朝南,但快正午的骄阳却照不到里面。阳光止步于门口,里面被散射到的光线弄的不黑,但很阴潮。&1t;/p>

        &1t;/p>

        两人快步走了过去,一进门现刚刚的描述是正确无误的,有种土气霉的味道。家中的摆设很简单,只摆放了两只床,两张床中间隔着一条不大的缝隙,然后就是做饭的灶台,和其中一张床连起来。李明晰的母亲就躺在那张床上。&1t;/p>

        &1t;/p>

        李明晰在进入家门的那一瞬间,就跑到了床边安慰着病重的母亲,顾景则是站在房间内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这一坐,顾景才现这桌子的对面竟然还有一个人,刚刚进家门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顾景还没有被这样吓过,围绕在身边的神识也丝毫没有注意到。顾景定了定神,定睛一看,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正拿着一块热毛巾在水盆之中涮着。&1t;/p>

        &1t;/p>

        “您是?”顾景出于礼貌问了一下,但那老妇人却是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将热毛巾递给了李明晰,又自顾自的出去了,这过程中没有看顾景一眼。这倒是让顾景有些惊讶,不是他自夸,以他这样的相貌还真不会有人忽视到这种程度。&1t;/p>

        &1t;/p>

        李明晰目送着老妇人的离开,然后对顾景解释道:“大人,这个婆婆是住在附近的大娘,眼睛不太好使耳朵也失了聪,在母亲身体还健康的时候,她们两个人是姐妹一样的关系。在母亲病了之后,即使婆婆的身体也不太好,但还是会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照看母亲。”&1t;/p>

        &1t;/p>

        “这样啊……”顾景盯着老妇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这个老妇人虽然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但肯定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一个凡龙在修士的面前是不可能隐藏住自己的气息,更何况这个老婆婆完美的掩饰了她自己的存在,要不是刚刚顾景坐在了她的对面,不靠肉眼的话,可能根本就不会现有这么个人存在。&1t;/p>

        &1t;/p>

        没有存在感,也没有气息……&1t;/p>

        &1t;/p>

        难道…这个老妇人不是活人?顾景脑中思绪万千,他不知道这个神秘的老妇人是什么来历,但眼下重要的是治好李母,然后找到琰玺想要的那个东西。&1t;/p>

        &1t;/p>

        正好此时李明晰也向李母介绍了顾景,只听他道:“娘,这是金屋阁的一位大人,心地善良,这次前来是来给你看病的。”&1t;/p>

        &1t;/p>

        顾景听到这,便站起身走了过去,没有因为李母没有打招呼而介意,而是向这个笼罩在阴影之中的李母温和的笑了一下。寻常人家的老百姓对于没有理由的帮助,会有一种本能上的怀疑。&1t;/p>

        &1t;/p>

        正是因为淳朴才对人更容易有戒心,他们心中会想,怎么会有人帮助什么都没有的他们?但又因为自己什么都没有,而警戒心更甚。所以即使看不清李母的神色,顾景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李母对于自己的敌意。李明晰还说他母亲昨晚高兴的睡不着觉呢,瞎编乱造啊……&1t;/p>

        &1t;/p>

        顾景脑中滑过一众想法,然后认命的解释道:“大娘不用担心,我此次前来并无歹意,帮您看病也只不过是还你儿子一个人情罢了。此次看病过后,我也不会有什么索取,请放心。”&1t;/p>

        &1t;/p>

        但从李母并未回应来看,她对自己的出现的怀疑还是没有完全消除。&1t;/p>

        &1t;/p>

        李明晰看到母亲怀疑的眼神看向了自己,像是再问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能耐,能让金屋阁的大人欠下一个人情?虽然母亲现在连说句话都感到很困难了,但李明晰还是能明白母亲的意思,于是他抱歉的看了一眼顾景。凑在母亲的耳朵旁边,又将之前生的事情讲了一遍。&1t;/p>

        &1t;/p>

        等到李明晰解释完,顾景能明显的感到李母看向他的目光显得温和了许多。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老百姓嘛…心里没有什么歪歪扭扭的弯子,解释清楚就好了。虽然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是老百姓龙。&1t;/p>

        &1t;/p>

        顾景示意李明晰起来给他让个位置,坐在了床上李母的旁边。白天是不点灯的,但因为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实在是过于阴暗,顾景觉得还是点个灯比较好,刚想用灵力在空中着一个灯,却现李明晰熟练地拿起放在床头的油灯,十分迅地点起了火。&1t;/p>

        &1t;/p>

        昏暗的地方在瞬间被点亮,黄亮的烛火照在顾景的脸上更显得温和。李明晰带有鼓励性质的摸了摸李母伸在被子外面的手,李母这才掀开了蒙上了尘土的被子,将头露了出来。&1t;/p>

        &1t;/p>

        这一露,才让顾景知道李母之前为什么不想被人看见的原因,在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面前将这副样子露出来,实在是有些自卑。只见李母的脸色形如枯槁,大大小小的布满了瘤子或者是小坑,头也几乎要掉光,光秃秃的头上只剩下了稻草似的一两根,脸上的皱纹被密密麻麻的斑点遮住,在其脖子上自化形以来,理应一生都不会再次出现的龙鳞也显现了出来。如果不是知道她是李明晰的母亲,是一只凡龙,真的会以为是哪里来的精怪。&1t;/p>

        &1t;/p>

        李母的嗓子被鳞片覆盖住,已经说不出来话,时不时得咳上一嗓子,嘴边溢出的血丝被一旁的细心的李明晰擦掉。顾景的表情没有什么波动,比这难看上十倍的样子他都见过。他想伸出手去通过李母的手腕传送灵力,还没有握到就被李母隔着被子挣扎开了。&1t;/p>

        &1t;/p>

        顾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李明晰,李明晰歉意的看了他一眼,又跟母亲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抓着李母的手递给了顾景。&1t;/p>

        &1t;/p>

        这期间李母一直都不敢直视顾景,即使他没有用其他人那样得眼神来看她。对于爱美如命的东龙族人来说,本身的样子就算不好看端正也是要的,像这样患上的居然是会影响到脸的疾病,对于李母来说已经是下了死亡的判决书。&1t;/p>

        &1t;/p>

        更何况在这么好看的人面前,她更是抬不起头来,在绝望和自卑的双重打击下,李母的脸色渐渐灰白,瞳孔也开始逐渐涣散,眼看就要一命归西。&1t;/p>

        &1t;/p>

        好在顾景一刻都不想耽搁,迅地抓住了李母又想抽出来的手腕之上。&1t;/p>

        &1t;/p>

        就在抓住的这一瞬间,识海之中再次传出了顾琰玺茧核的震动感,从今天早晨再次遇到李明晰开始,震动就没有停过。但先前的都是逐步增大的震颤,没有多大的感觉,但刚刚这一下让顾景都有点晕晕的。&1t;/p>

        &1t;/p>

        东西难道在大娘的身上?顾景疑惑的将灵力小股小股的从手腕注入进去,先将李母的灵脉疏通一些,暂时保留住了少许她还未流失的生气。在经过一个大周天之后,进行小周天到一半的时候,顾景在丹田处现一小团金黄色的块状物,堵塞在肝经和大肠经两条经脉之间,堵住了生门。&1t;/p>

        &1t;/p>

        这是……龙宝?顾景震惊,龙宝在真界都没有几个,是珍品中的珍品。这样的东西可真的是宝贝,没想到顾琰玺想要的居然是这个东西。龙宝堵住的是生门,但却已经与生门长在了一起,大娘的寿命不长了,看龙宝的成色显然是将李母身上的生气吸取的差不多了。将这个东西取出来李母会没命,但若是不取她也活不长了。&1t;/p>

        &1t;/p>

        顾景收手,张开眼睛叹了口气,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只能等李母去世了么。&1t;/p>

        &1t;/p>

        他整理了一下表情,才抬头看向二人。李母的脸色红润了不少,脸上的痦子和小坑也在愈合当中。李母颤抖的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反复抚摸着,脸上留下了两行泪水,在顾景的掌心用手指头尖写下谢谢两字,接着便低下头捂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1t;/p>

        &1t;/p>

        李明晰更是激动的抱住母亲,手拍在背上为母亲顺着气,连连感谢着顾景。&1t;/p>

        &1t;/p>

        看到这幅场景,顾景的眉头却是没有松开,反而是皱的更紧了。 &1t;/p>

        &1t;/p>

        他刚刚并没有将那块结石一样的东西用灵力化掉,不是不想,而是根本就化不开来。李母的寿命在他们刚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不剩多少了,是顾景又将其寿命拖延了一些,可时间也仅仅剩下不到两个时辰。本来他是想直接说出来,但现在看到母子二人这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一向没有什么感情的他,在这个时候,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1t;/p>

        &1t;/p>

        顾景神情复杂地走出了房间,靠在另一侧的墙上,不知道该怎么说。&1t;/p>

        &1t;/p>

        忽然,对面那间民居里有一道视线投了过来,几丝警告从这道视线中透漏出来。可当顾景看过去的时候,又没有人在里面。只看到一道佝偻的背影从窗户口闪了过去,不甚清楚。&1t;/p>

        &1t;/p>

        这道视线让顾景莫名的有种心慌的感觉,顾景作为恶之本源,虽然实力大不如当年,但直觉却绝对是准确的。可是,在这种比较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正当顾景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的时候,李明晰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1t;/p>

        &1t;/p>

        李明晰满脸的笑意,笑得满脸褶子,两块苹果肌挤着红彤彤的,这是顾景这两天以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开心的样子,好像连脑门上的那道肉色的疤都鲜亮了不少。顾景看见他这样,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长痛不如短痛。&1t;/p>

        &1t;/p>

        顾景转身,正面朝着李明晰,把自己脸上的表情摆到有史以来最温柔的样子,张口欲言,但是反反复复开了又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只能是叹了口气。&1t;/p>

        &1t;/p>

        李明晰本来很开心的,母亲的病情有了好转,恩人也没有嫌弃自己家贫。但刚出门,顾景一脸凝重的样子却让他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他不想猜,只能是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内心希望着面前这个给予他希望的大人,能够不要说出那番话。&1t;/p>

        &1t;/p>

        李明晰在心中如此期盼着,母亲是他的所有。大人很善良,没有说出来那个两人都以心知肚明的结果。但他看着大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已然有数了。但李明晰不敢哭出声,仍然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他怕一哭,那个自己都已经承认的猜测,就变成了现实。&1t;/p>

        &1t;/p>

        然而,顾景的一声叹息,击垮了他。&1t;/p>

        &1t;/p>

        “大人……”李明晰略带抽泣的声音将已经背过身去的顾景又拉了回来,顾景转头看向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要那么的无理,有人说过他的脸在面无表情的时候,会有种不礼貌的感觉。&1t;/p>

        &1t;/p>

        顾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自己经历过,但没有看别人经历过,他皱着眉毛,不知道这样直接说出来好不好。&1t;/p>

        &1t;/p>

        他知道,李明晰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1t;/p>

        &1t;/p>

        “大人,我母亲…她还有多长时间?”李明晰忍着想要大声哭出来的心情,拿粗劣的衣袖擦了擦留下来的泪水。&1t;/p>

        &1t;/p>

        顾景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到四个时辰。”&1t;/p>

        &1t;/p>

        听到这个数字,李明晰彻底的崩溃了,他蹲在原地,双手抱着头,不断地喃喃重复道:“怎么会这样……医生明明说能救过来的,为什么会这样……”&1t;/p>

        &1t;/p>

        顾景走上前去,也一样蹲下,拍拍李明晰本来强壮的现在却垮掉了的肩膀,说道:“我尽力了,只是寿命已经难以挽回。”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明晰,你…知道龙宝吗?”&1t;/p>

        &1t;/p>

  http://www.qb5200.tw/xiaoshuo/48/48528/20048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