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之风水大师 > 92.第五世界 乔爸和他捡来的戏精儿砸(五)

92.第五世界 乔爸和他捡来的戏精儿砸(五)

        一天半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  请体谅哦,么么哒!  乔广澜握住他的胳膊:“又乱碰,别指着我伺候你洗第二回澡,  你要是再脏了,我就直接把你放洗衣机里体会什么叫‘旋转跳跃我不停歇’。”

        谢卓:“......”

        契约鬼身上拉风的造型还没有维持过一分钟,  就被小熊身上的威压逼回了正常,  乔广澜转头跟它说:“看你的表情,  应该是已经被我的聪明才智折服了。”

        契约鬼:“......”

        它鬼使神差地同谢卓对视一眼,  两人因为共同的“......”心有戚戚。

        乔广澜潇洒地一挥手,  把它随便往地下一扔:“你的愚蠢总是能让我觉得心情愉快,所以我愿意跟你分享一个秘密。”

        他也没有卖关子,稍微压低了声音,  直接道:“你要找的东西,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

        鬼魂惊住了,  它每天看乔广澜晃晃悠悠,丝毫没有着急的表现,以为他要不就是活腻歪了,要不就是脑袋有问题,  没想到对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事情不声不响地给办完了。

        它直勾勾地瞪着乔广澜,鬼魂原本是没有眼珠子的,但在这个时刻,  乔广澜和谢卓都仿佛在它的眼睛里看见了难以言说的狂热和执著。

        “快告诉我!”

        乔广澜微微停顿,  鬼魂生怕他后悔一样,  立刻说:“你带我找到仙蜕,咱们的契约就完成了,你想活多久就活多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绝对不会再跟着你。”

        乔广澜道:“你跟着我我也照样想做什么做什么。”

        鬼魂:“......”

        乔广澜又说:“你刚才说,我带你找到仙蜕,咱们的契约就算是完成了,这是忘了件事吧?”

        鬼魂道:“什么事?”

        三个字一出,它立刻觉得胸口好像被大锤子敲了一下,整只鬼被这股力道推的向后飞出去,成为贴在墙上的一幅壁画。

        乔广澜收回手,笑眯眯地说:“记性不好,那长脑子可就没用了。”

        他的笑容有点可怕,好像分分钟要把鬼魂的脑子挖出去的节奏,契约鬼哆哆嗦嗦:“想起来了,我还会把你哥哥是怎么死的告诉你。”

        乔广澜道:“真的吗?”

        “真的。”

        Bia!它又被甩到了墙上。

        乔广澜道:“我最讨厌人家骗我了。”

        “没骗你!没骗你!我真的会告诉你的!”

        乔广澜道:“真的吗?”

        契约鬼:“......”

        它犹豫了一下,自己跑到墙面上贴着去了。

        乔广澜似笑非笑道:“爱撒谎,长舌头也是白长。”

        契约鬼说实话了:“死因我也不知道......”

        乔广澜道:“所以能告诉我咱们之间那个契约的意义吗?你说的话就等于扯淡了?”

        契约鬼从墙上滑下来,抱住头,缩成了一团,又变成了之前那种嘤嘤嘤嘤的状态:“契约说的是你帮我找到藏在你家里的仙蜕,找不到就会死,我告诉你你哥哥是怎么死的,不告诉你会怎么样,没有限定。”

        乔广澜:“......”

        擦,单方不平等条约?原主的脑子被猪吃了吗?

        乔广澜:“......弄了半天,你玩我?”

        他不想再听对方说话,那样更加显得自己傻逼,不爽地抬手,契约鬼这一回直接穿墙飞出去了。

        谢卓道:“它不知道你兄长的死因,却知道仙蜕在你家中,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乔广澜解释:“我是请笔仙的时候请到的它。”

        谢卓“哦”了一声,这就可以理解了。

        一般的人请笔仙,都是为了获知什么问题的答案,或者想实现某种心愿,其实被请来的鬼魂同样如此,它们心中同样抱有某种目的才会被有缘的人请到,换而言之,这只契约鬼的心愿就是得到仙蜕,如果乔广澜跟仙蜕没有关系,他也不会请到这只鬼。

        乔广澜把契约鬼装到了一个小袋子里,与此同时,手腕上传来轻微的刺痛。他撩起袖子一看,手印又扩大了,明天就是第九天,契约的最后期限,现在这个手印已经基本变成了红色,只剩下一个小拇指上的青色尚未褪去,代表着乔广澜最后的生机。

        他神态自若,慢慢把袖子抻平。

        到现在为止,鬼魂的契约,莫名其妙换了一个身体的谢卓,玩具厂里的大火,会说话的小熊,母亲和哥哥的离奇死亡......这一切看似无关的事情,已经逐渐显露出非同寻常的联系,结成了一张正在慢慢罩下来的大网。

        时间不多,但已足够。

        乔广澜从沙上起来,刷地一下把窗帘彻底拉开,夕阳透窗而入,为整个房间笼上了一层暖色。

        西方的天空上,云蒸霞蔚,绚烂无匹。

        乔广澜半仰着头,微微眯起眼睛,清风抚上他精致的面庞。

        他慢慢笑了笑,重新走回了房间。

        就要再见了。

        契约的最后一天,夜黑风高,万籁俱静,乔广澜把谢卓往大衣兜里一揣就出门了。

        乙酉日,这次的直播时间是夜间十点,距契约到期还有两个小时。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晚上又见到各位了,我是乔广澜。”

        【啊啊啊啊啊!乔美人盛世美颜!舔屏!】

        【走你,深水鱼/雷来一!话说主播今天这一身白衣白裤的帅爆了好嘛!】

        【乔美人,人家可是为了等你生生熬到了半夜两点啊,没想到连个沙都抢不上TaT,要美人亲亲抱抱才能好!】

        【为我乔疯狂打ca11!】

        ......

        乔广澜最近人气颇高,刚刚说出一句话,手机上的提示音就一串串响起,不少等在屏幕前的粉丝都激动了起来。

        谢卓偷偷瞄了一眼弹幕,酸里酸气地从鼻孔里面往外哼了一声。

        乔广澜随手把手机静音,继续直播:“长夜漫漫,相当无聊,主播相信这个时间点还有心情还看直播的,估计大部分都是单身狗,呵呵呵......”

        【......】

        这回观众们的脑电波倒是有了短时间的同步——就是那种想要群起而呸之,但对着一张好看的脸无法下手的无力感。

        乔广澜一笑,打量眼前的建筑。

        东河玩具城分为三层,地上两层,地下一层,里面全都是儿童玩具,虽然规模很大,但由于时间的缘故,外观已经显得有些旧了。乔广澜用手机镜头照了一下头顶的牌子,“东河玩具城”五个大字缺胳膊少腿地挂在头顶。

        “不要激动,主播也是单身狗,也很欣慰能够有各位的陪伴。这里就是今天要直播的地点了——东河玩具城。”

        乔广澜绕开正门,向后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这个玩具厂应该承载着很多人的童年回忆,里面的玩具种类多,价格低,经过主播亲眼鉴定,外形也很萌,所以非常受欢迎。不过可能听过下面这个传闻的人就不多了。”

        乔广澜照着前路的手电忽然一转,从下而上地照上了他自己的脸,阴森森地说:“那就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玩具都会变活!”

        【啊!!!!!吓死我了!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主播好阴险啊!】

        【萌二小浣熊扔了一个地/雷:2333333为什么我觉得主播这个动作一点都不吓人甚至还有些萌?】

        【楼上  1!】

        【近距离欣赏了乔美人的颜值,简直是暴击啊暴击,皮肤好好!】

        【乔美人太可爱了哈哈哈!】

        【喂!喂!只有我的关注点是那个传说吗?!】

        乔广澜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玩具厂后面的墙下,他正在仰头打量,没有注意弹幕——露在地上的两层楼的窗户外面都装了防护栏,其中第一层窗户是从里面反别着的,第二层......

        他用手电筒照了一下,现右数第三个窗户没有反别,虽然上面也有护栏,但是对于乔广澜来说就没有压力了。

        乔广澜说:“想想我这应该也算是违法犯罪吧?各位观众千万不要模仿啊,更不要报警来抓主播——虽然我有信心肯定不会有人这样做。”

        【好自信的主播啊2333333!】

        【报警肯定不会,说实在的我只想知道乔美人这是要干啥?他不会想翻窗吧,这可进不去呦,护栏间的空隙很小的~】

        【坐等,主播注意安全。】

        【这本来就既不合法也不合社会公德,难得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既然知道你还要选在这里直播?】

        弹幕里面说什么的都有,然而奇怪的是,说来说去,竟然真的没有人想要拿起电话来拨打,所有人的眼睛似乎都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蛊惑了,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屏幕。

        虽然这样喊着,她却也不敢接近那个房间。

        这时候胸口的玉简更加烫了,乔广澜不得不把玉简拿出来,放到了衣服外面,又把谢卓随手放到桌子上,整理了一下衣服。他听见袁莹莹的话,转过头。

        “袁女士,我们不是你请过来帮忙的吗?”

        崔如正也看袁莹莹,都这个时候了,对方还在惦记这样的小事,倒好像卧室里有什么不能看的,正在心虚一样。

        袁莹莹感受到了两个人的想法,卡了一下,不耐烦道:“本来想着请了个大师,结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看吧看吧,你随便看。”

        乔广澜迈进了卧室,在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无论是在场的人,还是屏幕前观看直播的粉丝,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然而什么都没有生。

        乔广澜也很懵,他可算明白崔如正这么多年的老油条怎么会怂成这幅德行了,不光是被小姑娘的九阴白骨爪抓的,还因为这屋子里就没有什么阴气妖气,他转了一圈,怪事的源头根本没有地方去找。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乔广澜借着手机上手电筒的光线,将房间扫了一圈:“目前没有现任何的异常情况,这让我充满了期待的幼小心灵有点受伤。”

        他询问地看了谢卓一眼,谢卓轻微地摇头,表示也没有察觉异常。

        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张照片,乔广澜也有些不甘心,他迟迟没有从卧室出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手电筒的光线顿住,袁莹莹出一声尖叫。

        对面没有女孩看过来,但窗外貌似有一只女鬼。

        狂风与暴雨中,白色的影子飘飘荡荡,不断拍打着窗棂,卧室的窗户之前没关,现在本来就是半开着的,这个时候看起来尤为危险。

        【卧槽鬼!】

        【尼玛啊要飘进来了!】

        【这个时候愣着干什么,快关窗户!】

        乔广澜非但没跑,还大步冲着白影走了过去,正在这时,外面又掀起了一阵狂风,那样东西“呼”地一声直接飞进来,直接照着乔广澜的方向过来。

        尖叫声中,乔广澜没躲,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抓,表情顿时变得很古怪。

        与此同时,配合大/boss出场的特殊待遇,“刷”一下灯火通明,来电了。

        所有人都看清了目前的状况——卧室里面,清俊帅气的小伙子抓着一条画着大嘴猴的破秋裤,一脸难以言喻。

        【啊哈哈哈哈哈哈(*≧▽≦)ツ┏━┓[拍桌狂笑!]  】

        【快截图快截图!百年难得一见,主播的表情裂了2333333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大家都在笑,只有谢卓凭着多年的了解,明白乔广澜这是真的生气了。他把这人当心肝宝贝,看见对方不高兴就觉得心慌,很想上去给个抱抱,但是硬件条件不匹配,周围又有一群外人盯着,这个愿望实现不了,只能眼睁睁看见乔广澜绿着脸把秋裤扔到了地上。

        乔广澜简直不想说话,就算他没有洁癖,但破裤子明显是女人穿过没洗的,边上都黑了,看一眼都感觉要疯。因为心里恶心,他扔秋裤的动作又急又快,不小心把床边一张椅子上堆放的杂物碰下来了,落了一地。

        房间外面的小女孩从门开之后就安静下来了,但杂物的散落好像冲她传递了一个信号,她忽然出一声高亢的尖叫,一头向乔广澜撞了过去。

        乔广澜心情不好,没有耐心再试探了,转身,翻腕,两指之间多了一张白色的符纸,他直接迎风一晃,那张纸立刻就燃烧了起来。

        乔广澜大喝:“卓日东起,赫我微扬,吾持此符,普扫不祥!谁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在我面前也敢作祟!还不快滚!”

        随着他的呵斥,屋子里响起了一个轻微的爆炸声,小女孩疯般的动作一下子停下来,符纸燃烧后形成的灰烬消散在空气中,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问题瞬间解决。

        袁莹莹惊呆了,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乔广澜。

        这一回,连她都能感觉出来,房间里的气氛仿佛生了某种变化,原本连日来总是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窥探,胸口也沉甸甸的,现在不但那种感觉消失了,就连呼吸都仿佛顺畅了很多。

        弹幕很快被“主播帅气”等一系列震惊的感叹刷屏。

        谢卓的目光不动声色在房中一角掠过。

        崔如正豁然站了起来,死死地瞪着乔广澜,半晌才说:“你终于不装了?”

        乔广澜回视他,挑眉冷笑:“我不是配合你吗?”

        崔如正盯着他,乔广澜道:“背后弹幕指指点点,当面又好像从来没见过我,精分好玩吗?一定好玩吧,你看你多么乐此不疲啊。你演出,我配合,连句谢谢都不说,啧,上幼儿园的时候净开小差了吧?”

        崔如正停顿了一会,说:“你知道红色的弹幕是我的?”

        他承认了,乔广澜的表情反倒有点沉,随口编了个理由:“我又不瞎,弹幕那个人是高v用户,又懂风水忌讳,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多,你见了我又是那么一副阴阳怪气的德性,当我傻啊。”

        崔如正被他忽悠懵了,他自从成为风水师之后一直心高气傲,性格又严肃,一直很讨厌那些没多大本事又到处晃荡作秀的年轻人,之前看过乔广澜的直播就对他挺不满的,很想打击打击这小子,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天高地厚。

        乔广澜在崔如正心目中的定位,原本是个就会嘴炮还缺心眼的废柴,可是他刚才那一出手,让崔如正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有点怀疑人生。

        他一言不地转身出了袁家,看样子事也不打算管了。

        谢卓小声奉承:“你好厉害。”

        乔广澜也小声告诉他:“一点也不厉害,刚才他手机摆在桌子上,看见他直播平台的Id了。”

        谢卓:“……”

        崔如正离开,袁莹莹没有挽留,她已经被乔广澜刚才的出手惊呆了,震惊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乔广澜打量了一下满地的狼藉,走到刚才崔如正用来驱邪的桌子前,伸手想去端上面的水碗,但还没有碰到,他的手就被人用力给挥开了。

        乔广澜看看那个破碗,又看看挥开自己的袁莹莹,问道:“传家宝?”

        袁莹莹:“……”

        她顺了顺气,才说:“你该问的也问了,别在我们家东张西望的,再碰坏了什么你赔不赔?你……”

        她本来想赶乔广澜走,一转眼看见了昏迷的女儿,又改变了注意:“我不管你是干什么来的,反正你们答应我了要把小媛治好,刚才那个人说走就走了,你把我女儿弄晕了现在也没醒过来,你们不会是骗子吧?我告诉你,我们家里可有摄像头,你把小媛弄成这样你必须得负责。”

        乔广澜戏谑地扬眉:“放心,十分钟之后没醒过来,我赔命,醒来之后有什么后遗症,我娶。只要你不亏心就好。”

        袁莹莹道:“我有什么可亏心的。”

        乔广澜摊开手,手心里是一支被折成两截的筷子,袁莹莹大吃一惊,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被崔如正摆在大厅中间的桌子,上面那支筷子果然没有了。

        乔广澜用手在筷子上搓了搓,最外面一层漆皮被他剥下来,露出里面暗红色的木制纹理。

        袁莹莹额头上布满了冷汗,看着乔广澜把筷子扔到她面前,吓得往后蹦了一步。

        乔广澜道:“我不知道你之前跟崔如正什么仇什么怨,但是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去害他,你也挺有创意的。筷子上涂了乌鸦血,不但不能驱邪,还会把你们家所有的邪气都汇集到崔如正的身上。你为此在你自己的女儿身上下咒……”

  http://www.qb5200.tw/xiaoshuo/50/50353/19628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