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 > 258.248 史料(重写后半章)

258.248 史料(重写后半章)

        木叶48年十月十日究竟都生了什么?在那天之前,  猿飞日斩很清楚将要生什么。但是那一天过后,  局面彻底的失控了。

        “小春,睡了么?”

        火之国木叶

        木叶62年6月12日,  一轮半圆不缺的月亮挂在高空,  没有星,没有云,天气晴。

        转寝宅,  这座比老火影楼早建成几个月的木头房子经历6o年战乱,  没有毁于九尾之夜也逃过了佩恩,终究躲不过此间主人死后被收归公有。转寝小春没有亲人,她对去木叶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也没多大兴趣,  她唯一期望的是如果不拆,这里将来能住进一家三口,然后变成一家五口六口三世同堂……最好也都不是忍者,最好这一家好多口没有一个人想要成为忍者。

        “转寝小春?睡了么?”

        小春很想对门外的猿飞日斩说一句男女授受不亲,  你一个死了老婆的老头不要总大半夜钻老太婆的屋。但又一想,  她之前也没少半夜去敲猿飞宅,  还是披上衣服开了门,  “怎么?担心夕日红上忍对你可爱的小儿子行禽兽之事担心的睡不着?”

        “现在的年轻人哪来的什么洞房花烛夜。”

        “那你是来帮阿斯玛收我份子钱的?虽然没被邀请去吃饭,  但份子钱我可是直接给了红的。”

        “……”猿飞日斩顿了一顿问到,  “你给了多少。”

        转寝小春严肃回答,“一个月退休金,  你放心,  阿斯玛饿不死的。”

        猿飞日斩坐在客厅里等着小春泡茶,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实在觉着没法解决的话,你去自杀吧。”小春开始烧水,“只要你一死,带土即便和水门说了什么水门也不能拿你怎么办。”

        “……”

        “难不成舍不得死?”小春终于明白团藏生前为什么那么喜欢挤兑猿飞日斩,堵住一个永远不理亏的人的嘴太爽,“你看,你都这么老了也舍不得死,奇奈当年不过2o出头,还没现在的阿斯玛大,你凭什么要求她舍下老公孩子和漫长的幸福人生为了木叶去死还一点都不反抗?”

        “讲点道理,你也在现场,漩涡奇奈的死是一场意外,仅此而已。”

        “那你为什么这么怕水门知道真像。”小春洗茶杯,“猿飞日斩,承认自己做错过事情,现在良心不安坐卧不宁害怕遗祸子孙真就这么难?谁一辈子没有做错过点事,谁能一辈子永远正确。初代老师二代老师他们做错的事情还少么。”

        “……”

        小春洗茶叶,“初代带领木叶向国主效忠,混战的忍者家族从此以后隶属于一个阵营,不再自相残杀的同时还帮国主震慑宵小,连火之国都因此稳定下来。他错了么?当时看来正确无比,现在看来就是导致木叶后来受制于国主的罪归祸。二代明了那么多的可怕忍术,秽土转生,灵化之术,飞雷神,还有他那堆见鬼的卷轴。当时看来都是很有用的忍术,但是现在想想,他的忍术都坑了多少木叶大好青年!”

        “……”

        小春倒水泡茶,“就是水门,2o年后再论功过?谁又能保证他永远正确。”

        猿飞日斩被茶水烫了嘴,“我以为你明白我在忧虑宇智波带土。”

        “忧虑带土告诉水门一个可怕的事实,整个九尾之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木叶针对不听话的年轻火影的阴谋?”

        “不是阴谋啊,哪有什么阴谋。”猿飞日斩拿出烟斗塞烟丝,思绪回到从前。小水门成为了火影,小水门结婚了,小水门除了日常工作,每天都沉寂在自己幸福的小日子里。而他这个老家伙继续掌舵木叶的外交战略大事,新老火影配合十分和谐。直到一年后,漩涡奇奈怀孕了,他和水门才生了第一次冲突。

        事实上也都算不得冲突。不过是木叶希望即将出生的漩涡鸣人成为人柱力,而奇奈和水门并不同意。大家也都理解,毕竟成为人柱力总归不是什么好命运。水门和奇奈提出的理由也没毛病,他们夫妻这样年轻,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等奇奈和初代夫人那样老去,再在适龄的子孙中挑一个愿意守护木叶的小英雄也来得及。

        可坏就坏在,水门和奇奈打算生很多孩子——人柱力生育分娩时被袭击被九尾逃脱的风险太高了,如果只生一个孩子就这一回没什么问题,但隔几年就担惊受怕一回还不如干脆让这第一个小孩做人柱力,彻底解放奇奈,之后你们爱生几个生几个。

        然而水门和奇奈还是存有一丝丝的侥幸,两个从未亲眼见识到后果的年轻人自信能控制住九尾。木叶也不能拿不松口的四代火影夫妇怎么样。可是人柱力的问题还是要解决,于是志村团藏出了一个馊主意。

        猿飞日斩点燃烟斗,他承认,他也想给不听话的年轻火影一个教训。因为就在关于新人柱力的讨论过后,水门开始把大把的精力放在木叶的政事上了,并且又一次提出了就任时演讲中的改革计划。

        猿飞日斩并不反对水门想要励精图治,想要把木叶从贫穷和破产边缘里拯救出来。但是他无法接受水门试图把木叶和国都国主切割开来的念头!

        千手,宇智波是火之国境内最凶残的两个古老家族。但火之国真正的地头蛇却是同样古老的猿飞和志村,猿飞和志村手下还各自有附庸的小家族。猪鹿蝶三家的誓约耳环是早多少代以前的猿飞家主给的,团藏的根里除了孤儿还大把姓油女,姓犬冢的上忍。

        是的,木叶在接受其他家族加入的伊始就已经不是千手和宇智波的木叶,而是签署协定的所有同盟家族的木叶。初代老师二代老师都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教导他们的。那么,如果木叶一旦不再效忠国主,这些松散的,骨子里谁也不服气谁的家族和忍者又该效忠谁呢?火影当不起这种效忠,猿飞日斩不行。哪怕是孤儿出身的波风水门也娶了漩涡奇奈,而漩涡奇奈是漩涡水户的亲族,波风水门属于千手家,有家族背景就有家族纷争……没有国主,火影该用什么标准对待所有木叶人呢?

        所以,猿飞日斩配合了团藏,誓要让自信到自大的波风水门见识一下,在他的人柱力妻子如此虚弱,他也精疲力尽后,九尾逃脱暴走究竟有多可怕……信誓旦旦不会出事的四代夫妇还是给大家添了麻烦,鸣人什么时候成为人柱力就不是水门能控制的了。而履历上一旦沾染污点,完美的四代目火影就有了可以攻击的地方,水门再提什么异想天开的事情只要一句想想那年十月十日就能给他堵回去。

        当然,这一切都只会是一出小小的戏剧和演示,在根的控制下,九尾毁坏森林和土地,在距离木叶村围墙还远的时候就被他赶到制止,谁会想到……

        或许志村团藏那个蠢货想到过吧。猿飞日斩完全没有想到,志村团藏的剧本里居然还有通过九尾事件把宇智波家拖下水的戏份。他更想不到,他们的小小恶作剧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泄密了,总之那一天,真的有个宇智波去控制九尾袭击了木叶……这才导致了后面那一系列的,无法挽回的,再也不可斡旋的意外,“该死的宇智波带土!”

        “喝茶吧,凉了。”转寝小春不知道猿飞日斩点了烟到底都想了点什么,她只知道,这个越老越倔强的三代目火影真的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永远不出来的好。

        但是猿飞日斩还是要跳起来。

        “你又怎么了。”小春翻白眼。

        “水门好像有点小麻烦。”猿飞日斩掏出飞雷神通讯器。

        “你还敢在水门身边放人!”小春脸都白了。

        “放心放心,这次是我正式申请卡卡西同意的。”猿飞日斩插好烟斗这就往木叶医院跑,“水门退役了,我可没退役,好歹还算一份战斗力。”

        木叶医院,火影病房门外

        并不是遇到刺客,而是……

        “中暑了么?”猿飞日斩赶到医院,透过玻璃偷偷看向黑统统的屋里,他似乎来晚了,“早说让你们别太惯着他,6月了还穿毛背心。”

        “抱歉,三代大人,并不是中暑请您不要乱说话,会让大家困扰的。”夜半执勤的暗卫拦住了猿飞日斩继续靠近,“四代是药物因为反应导致头昏摔了一下而已,医忍已经处理完毕了。”

        “医疗事故?”

        “并非。”不过是有什么药一直让他头昏目眩但是他没有说而已,“四代已经睡了,您有什么事可以白天再来。”

        “真是越来越娇气啊。”猿飞日斩说完浑身一个冷战,每次来每次冷。可是他还是想要问,问水门的一切生活细节,“四代最近还嚷嚷……”

        “奇奈大姐就在四代身边还拉着他的手呢。”虽然暗部也看不见,但是他决定以后谁再问他他都这样回答。

        猿飞日斩看着略微不怀好意的眼神,默默离开,既然水门其实没什么事——他果然讨厌的木叶医院。

        漩涡奇奈收回两只拳头,她还不喜欢猿飞日斩呢!从看见这个家伙第一面起就不喜欢。当时她被从涡之国挑来木叶,说好的是继承漩涡水户奶奶的遗产,谁知道遗产是一只讨厌的凶恶大狐狸九喇嘛!水户奶奶说,让她考虑清楚,可以拒绝的。是的,那时候涡之国虽然落魄但还没被灭,她不乐意再挑人就是了。可是这个笑起来色眯眯的三代目大叔还是连哄带骗的让她自愿同意了。说了一大堆成为人柱力的种种好处,结果什么都没给她实现。说真的要不是后来碰到水门,她早就跑掉了,哪里还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要不是这个三代,她也没准早就和水门生出来一个中队的孩子。

        如果她和水门有一个中队的孩子,水门现在也就能被一堆可爱的小孩子包围,而不是被一群孩子保卫着。奇奈叹出一口鬼气,看着水门摔出来的几块淤青。明明一伸手就能扶住他,可是她永远都捞不到人,一直一直,她在水门身边这么多年,鸣人哭了她哄不到,水门病了累了她连一口热水都不能给他倒。

        “奇奈,怎么了?”水门其实没有睡着,睡到半夜起来上个厕所滑倒在马桶前,实在丢人丢到大海里去了。

        “我在努力修行,不要打扰我。”奇奈闪现出身形,坐在水门胸口。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老婆大人说得对,以后对什么药物有疑虑我会赶紧和医忍说的。”水门看着气鼓鼓的奇奈身手戳一戳。奇奈总是喜欢在白天大段时间的出现,那是为了陪伴他,事实上夜晚才是属于灵魂的,“月光下的你真美。”

        “油嘴滑舌。”奇奈默默躺在水门的臂弯里,“你赶紧睡吧。”

        水门瘪瘪嘴带着心底里的那点尴尬继续睡。奇奈开始练习灵化之术,当然在练习之前,诶诶诶,那个宇智波带土好几天都没有出现了呢。

        宇智波带土偷窥了奇奈很多晚上,被炒勺赶走了无数次,终于学会了灵化之术的结印方式,但他试过很多次,没有任何效果。他甚至已经绝望,或许漩涡奇奈本来就是最特殊的那个吧,因为那个女鬼确实有她的特殊之处,比如,他只有一个,而奇奈有很多很多很多。

        所以他已经好可怜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老师这里成天被秀恩爱呢

        于是带土又开始了满木叶的飘荡,这一次,他不再去找琳,而是去看人。鬼听不到摸不到可以看到,带土读了很多很多人的嘴唇,终于留意到了很多被他错过的讯息。比如佩恩被灭了,被起爆符烧死了,晓滑稽的失败了,其他晓组织成员见事不好通通消失了——这就是叛忍组织和正经忍者的区别,一群为了自己什么都愿意去干的人渣,从来只为自己战斗永远不会考虑别人和这个世界。

        还有,老师居然是因为那次卡卡西没杀他被气的心脏病犯了。可是真的有必要如此的愤怒么?一个火影,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至于如此没有肚量,老师果然是不适合做火影。其实只要老师能静下心来听他说几句话。听他说说他要复活琳复活奇奈大姐的月之眼计划有这么难么?鸣人单独的活着,和老婆孩子一起活着到底谁轻谁重?

        带土还看见了再不斩。鬼人再不斩在木叶安静的生活,上班执勤,下班买菜,偶尔出外勤还知道给他捡的小玩意代礼物回来。带土总是看到木叶医院里的嘴絮絮叨叨,问白到底是男是女就想知道答案。可惜他跟了几次也没看见白全脱光了洗澡。

        带土还专门去牢里看了青叶。山城青叶用他的身体日日夜夜扫厕所,并且时时刻刻咒骂宇智波带土。带土很想说,你要骂就去骂已经不知道跑去那里的角都大爷,又不是可怜的带土鬼改了账目拿走了钱。

        最后,带土还是忍不住去看了卡卡西。难以置信卡卡西已经变成了事实上的五代目。每天坐在火影办公室小小的办公桌上,做着无趣的工作。可是带土最终还是停留在了卡卡西的身边,然后有幸第一时间看到了大蛇丸的账单,终于证实了大蛇丸还活着!大蛇丸还直接了当的和卡卡西说,山城青叶他放出来的——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阿秋!”卡卡西打了个喷嚏。

        “你可不要生病啊。”这个喷嚏声音大到楼上的宇智波止水直接跑下来了,“是空调开的太冷了?阿斯玛?”

        “阿斯玛度蜜月呢。”卡卡西背过身摘下面罩擦鼻涕。

        “真的感冒了啊。”  止水摸摸卡卡西的额头,很冰。

        “不知道,总之很冷。”卡卡西的感觉非常不好,“我觉着我可能需要医忍。”

        “我马上教人啊,你坚持一下。”

        卡卡西很想坚持,但是几乎被冻僵了的手告诉他不能。

        不能的事做了才知道能不能

        ……

        再过两天62年6月就要过半了

  http://www.qb5200.tw/xiaoshuo/52/52433/203895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