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小桃红 > 第83章 烟膏寐

第83章 烟膏寐

        一间密闭的屋子,袅袅红烟升腾,墙角软榻上卧着一名孕中少妇,许是昏睡得深沉,她的面部表情甚是柔和。一娓海棠花裙沿着她丰圆的胯儿垂下,那曲线旖旎,尤物一般勾人心肠。

        身旁坐着两个中年婆子,点一盏氤氲黄灯,正吸着烟膏儿对她吹气。听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两个高大男子,连忙恭身退到一旁:“主子爷。”

        “嗯。”祈裕着一袭镶金边紫衣长裳,翩翩然走到鸾枝身旁,素手挑起鸾枝的下颌:“怎么,还是这样日日昏睡?”

        那下颌早已不似少女尖俏,却如蜜桃儿一般丰润可人,忍不住多捏她两下。

        婆子看得脸红,惴惴低头道:“是,一直这样昏睡着。偶尔醒过来,闹一阵,还用烟杆砸人,不让奴才们对她喷烟。还好没有力气,闹一会就又睡过去了。”

        一边说,一边抚着脸上一道道的青红砸痕。

        祈裕看了不免好气又好笑,冷蔑地勾了勾唇角:“哼,那沈二倒是将她宠惯得刁蛮起来。”

        “…是。”婆子得不到抚恤,觉得很委屈。

        原绍看着鸾枝圆隆的肚子,忍不住问道:“爷,总这样睡着,会不会出事?…不过是讹他沈二几倆白银,倘若弄死了人,以他那般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怕是没完没了。”

        “死不了。几时你也这般怕事起来?”祈裕讽弄地斜了原绍一眼,狭长眸子里一束冷光掠过:“讹银子也只是幌子,他们沈家大难初愈,哪里能一下拿出十万两银子?…爷如今不缺钱,只不过想要拖延些时日,给他找找不痛快罢。等这女人成了瘾,随便挑个地儿扔她出去就是。”

        修长手指挑开鸾枝胸前紧绷的盘扣,沿着她娇满的胸峰往腹部滑动。那孕中的身体温热绵软,只撩得人欲-望又蠢蠢欲动……真个是天生的妖精啊,肚子恁大了竟然还这般勾人。

        倘若不是厌恶沾血,真恨不得立刻就将她亵裤撕碎,掰开她的双腿长驱直入。

        祈裕是在那天暴雨之时遇到鸾枝的,彼时街中无人,他在巷内避雨,看到那沈二瘫子将她爱宠地揽在怀中,她抚着骄傲的肚子,笑得那样娇嗔,任由男人把她的唇-瓣吃吃吻吻……她脱胎换骨了,一身正经奶奶的气派;她的丈夫也笔挺挺地站了起来,一日比一日的辉煌腾达。真是幸福啊~

        却把自己害得见不得阳光,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扫地出门,多年的付出忽然之间堪堪付之东流!

        他的心中便生出了不甘,见她恰入巷中躲避,忍不住便挥出一个手势,把她虏了进来。

        这个狠心绝义的女人,他被她害得这样惨?他怎容她轻易好过?

        一只大手沿着鸾枝的胸峰打转,忽轻忽重,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鸾枝的肚子。那肚子圆滚滚的,真讨喜啊,算起来大约也就七八个月吧,怎么着就这样饱满了?……听说里头藏着两个呢,呵,他沈二倒是好命,娶了这么个又能陪床又能生养的好女人。

        祈裕冷冷地勾起嘴角,掌心忽然在鸾枝的肚子上用力一摁。

        他的身材高大健伟,手心的力道一定不小……那七八个月的孩子俨然已经成形,怎经得起这样压迫?

        咿——!

        婆子们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眨巴着眼睛不敢看。

        祈裕却又不动了。

        女人一抹绯色夏衫下,不知何时竟悄然鼓起来一块,好像是有小脚丫儿在踢他,软软的、轻轻的,叫他叔叔你不要摁,太痛了……这感觉太奇妙。祈裕眉头一皱,忍不住又把手放去了另一面。那另一面竟也很快地弹出来一块,调皮地与他对峙;他再换一个地方,那小东西果然又移动过去……呵,他竟忽然之间再生不出狠劲来。

        简直可以想象那沈二瘫子有多么幸福!

        祈裕把脸颊贴近鸾枝的少腹,幽幽冷笑道:“小子,算你与我有缘。待他日你出生,爷再来与你相会!”

        抬起头,问原邵:“楼月那边,你可与她见面了嚒?

        原绍表情有些奇怪,不明白主子为何忽然这样柔和,叹气道:“见了,瘦了很多,那小脚老太准备把她许配给外院采买的刘老四,三十多岁年纪,她不愿意。听说爷还活着,眼睛瞬间都亮了,一劲求着我带她出来见你,看起来确实对爷很是真心。”

        祈裕也觉难得,不由自嘲笑笑:“倒是难为她白跟了我一场……那最后的一个孩子,只怕她后来也是打掉了。你替我拿几盒滋颜暖宫丹,再送几张票子,就当做是对她这些年的补偿罢。”

        倘若不打掉,那刻薄老太又怎么容她好活?

        然而自己若是娶了她,只怕也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只叹命运不济,寄人篱下。

        “是,奴才回头就去办!”原绍抱拳领命。

        正说着,门板上传来轻叩声:爷,黑风口大当家的来了。

        祈裕便又复了一贯落落潇洒的模样,一边走,一边对婆子吩咐道:“既是学会砸人,便不用继续伺候了,只把那最醇浓的烟膏挂在墙灯旁熏她就是……哼,相夫教子嚒?我便偏叫你不得超生!”

        婆子们巴不得不伺候呢,连忙“诶诶”应着出了门。

        光裕澡堂内,几面红帘薄纱将春光隔离,过道两旁尽是男人女人的嗯啊粗喘。飞鹰着一袭铜钱短卦,身旁倚着红艳娇媚的压寨夫人,一行人浩浩荡荡地鱼贯而入。

        祈裕双手拱拳,满面带笑地迎上前去:“大当家的最近气色不错,嫂子看起来也胖了不少!”

        他生得刚毅俊美,又一股道不出的不羁味道,天生的擅弄风情,大抵女人见了这类型人物,忍不住就被他勾去了魂魄。

        ……怎生得相似的面相,性子却天差地别?

        英姐忍不住瞥了眼身侧冷漠疏离的凤萧,语气有些酸溜溜:“全仗祈老板介绍的好生意,如今只须二当家的出门跑镖,不用我和大当家的打家劫舍,懒多了自然就发胖了~”

        哼,只怕是怨自己把他二人分开,不得经常见面了吧?

        飞鹰苍瘦指头钳住英姐的下巴,喑哑着嗓子笑道:“瞧这娘们,几天不收拾,胆子越发大了。那不过是白老大夫医术高明,把老子的病治得一日比一日干净……怎么,你舍不得老子身体痛快?”

        英姐被他捏得生疼,脊背忍不住凉凉地打了个冷颤。这个阴毒的老土匪,早先萧兄弟没上山之前,尚且把自己当个人看;如今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头,忽然又要自己与他生孩子。整日的逼她喝药、变着法儿的在床上弄她,却又不敢忤逆,忤逆了只会换来更加不堪的折磨。

        咬牙暗恨,手上却气恼地拂了飞鹰一帕子:“大当家的说到哪里去了?你身体好了,痛快的可不是老娘嚒?嗤嗤~”

        “呵呵呵哈~!大当家的果然艳福不浅!”一众兄弟暧昧地笑将起来。

        个不知死活的蠢妇。

        飞鹰只作看不见,不咸不淡地回了祈裕一礼:“祈老板不仗义,竟然想要挖我飞鹰的墙角。幸亏我兄弟厚道,不屑那官场利诱……若是长此以往,只怕你我二人的生意也做不成了!”

        一边说,一边冷飕飕地扫了凤萧一眼。

        原来一切都已变味,昔日为自己不惜性命的大哥,早已经因为女人而生出了猜忌。

        “大哥多虑,萧某必不是那叛变之人。”凤萧默然拱了拱手,心中越发地厌恶起英姐的自作多情。频频不死心。

        英姐口中嬉笑,瞥见凤萧眼中掠过的一丝轻蔑,笑容却又顷刻黯淡。

        知他瞧不起自己。

        ……臭小子,你就继续帮他跑那杀头的买卖吧,白为你操恁多的心!

        祈裕略微尴尬地敛了敛眉,顷刻又不以为然地笑笑:“哪里哪里,不过同萧兄弟随意开个玩笑罢。况是那宫中大人物的吩咐,在下又岂敢不遵从?”

        飞鹰不说话。知道萧风早晚留不住。

        几人簇拥着去内间议事。

        “咚、咚咚——”

        凤萧才迈开步子,却听身后僻角小屋内好似传来细微的敲击声响,莫名地顿了步子,想要走过去看。

        英姐以为他故意躲着自己,便不动声色地回头剜他:“过去干什么?谁知道里头是哪个男人和女人抱成一处呢。反正你禁-欲,忍着吧,活该你!”

        凤萧顿时又反感起来,几步绕去了前面。

        ——*——*——

        “咚——”

        鸾枝把绣鞋儿往高墙上扔,却总是扔不到。身体被烟膏熏得疲软不堪,整日个眩晕昏睡,稍微动一动就出汗,没有力气。

        肚子太大了,连弯腰捡鞋都不方便。好容易才捡起来,想要砸灭那壁灯上袅袅升腾的红烟,结果鞋子偏偏只够着灯底,啪嗒一声就落了下来。

        丧气。

        又不死心。

        继续捡起来扔。

        多艰难才把烟膏戒掉,一定不能再次染上。肚子里还窝着两个暖心的孩子呢,不能让他们也跟着自己受罪。

        该死的是祈裕,他阴魂不丧,正愁着无处寻他,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他日砚青救自己出去,一定不能轻饶他!

        鸾枝抚着腰靠在墙边虚喘,频频宽慰着自己。心里却又后怕,方才若不是元宝如意适时阻止,只怕他兽性大发,一个用力往下一摁……后果便不堪设想。

        宝贝儿,你们一定不要记着这里的味道。这红烟是毒!

        “吱呀——”女佣推门进来送饭。

        鸾枝连忙懒懒地躺回床上。

        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子,着一身亮紫色无袖小衫儿,半鞠着腰,默默把食盘子往鸾枝对面的小桌上摆。

        那房门轻掩,露出来一个小缝,依稀可见外头雾气袅袅蒸腾……这里到底是哪里?怎的大夏天却这般氤氲潮湿?沈砚青又怎么能够轻易找得到?……多少天了,他都在干什么呀,为何迟迟不见人来?

        真是恨死他了。

        “哥几个过来一下,老板叫出去搬货呢,两下就回来!”

        “……是!”

        两名把守的保镖略微迟疑,透过门缝,瞥见那孕妇尚在床上慵懒闭目,以为她还未醒,便把铜锁在门上一挂:“里头的送完饭早点出来,帮老子把门锁了!”

        难得无人。

        鸾枝心里猛一个咯噔,机会只有一次,忽然不想凶恶,柔声笑问道:“呀,真是饿极了,今晚吃什么?”

        女佣没想到她还醒着,以为她又要砸烟杆,连忙躲得远远的。

        鸾枝笑眉弯弯的:“怕什么,我又不打你。打你也没用,你又不是那主事儿的。过来,把饭拿来我吃吧。”

        女佣迟疑着,但还是送了过去。

        鸾枝看着她手背上的伤痕:“你被他们打了?”

        女佣手指一顿,没说话。

        原来是个哑巴。

        鸾枝叹气:“我嫁人之前也给别人帮过工呢,经常被婆子们打,没少受过伤……莫非他们也逼你卖身,你不肯嚒?”

        女佣默了默,微一点头。把小桌子抬至鸾枝身边,比着手势叫她吃。

        果然那祈裕死性不改,依旧是干着逼迫女人的营生。

        鸾枝扫了眼手边铜质的食盘,见女佣走近,便笑笑着把头上的钗子拔下来:“我猜着就是了。都是苦命人呐,来,这个首饰给你,回头你当了,买点膏药给自己擦擦……算我对不起你了,实在是舍不得两个孩子受罪。”

        那如意金钗闪闪耀眼,一看就是不俗之物,女佣眨着眼睛,狐疑着不敢去接。

        “不要就算了,本是同病相怜,好心送与你……算我自我多情。”鸾枝佯作收起模样。

        女佣忍了忍,终究没忍住贪念。只手儿才伸出去,脑后却忽然被重重一击。

        “唔……”眼前一黑,软软的栽倒在地上。

        呵……

        那重击险些要把人力气耗尽,鸾枝扔掉手中食盘,脱力地坐倒在床上。

        却还不及理清心思,连忙赤着脚跑出暗间。

        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整日个吸着烟膏,谁人知道几时能被外头发现……但愿苍天可怜这两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保佑自己逃出生天。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龙猫酱、胖球球以及felling亲】给力投雷,群么么哒?

        龙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7  08:54:04

        胖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7  01:33:09

        fel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7  00:16:15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29/29605/107056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