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小桃红 > 第88章 探贞洁

第88章 探贞洁

        满桌子的汤汤水水,撒得到处都是。脚底下一片狼藉,把一片裙摆儿都沾湿……无处立足,昭示着人心中狼狈。

        望着沈砚青愤然离去的绝决背影,邓佩雯凉凉地勾了勾嘴角。昨夜狠下心念后,彻夜辗转难眠,早已在心中做过千般猜想,却未料到最后他竟是如此态度。也是,这样一个桀骜城府之人,又岂能轻易接受得了被旁人算计?

        平素看他宠溺娇妻,心中不是没有过艳羡,到了此刻方知,他的尔雅柔情,都不过只是对着那个女人罢。旁的女人在他眼里算什么?…要怪就怪他家小脚老太,偏作了这么一出,都不知该谢她、还是该笑她愚蠢。

        邓佩雯揩着裙裾站起来,对老太太笑着福了一福:“昨晚上的酒喝得人真怪,迷迷糊糊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老太太好生歇息,这厢佩雯先去铺子上忙活了。”

        那不亢不卑、不软不硬的言辞,只听得老太太没有底气。怎生得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沉得住架势,身子都是沈家的了,没理由不害怕自个孙子不要她呀?从前那个玉娥,恁大的雪天还跪在地上给自己捶腿呢。

        …吓,老糊涂!人大户出身的嫡小姐,怎么能拿去和窑姐儿比?可千万别竹篮打水两头空了。

        连忙站起来宽慰:“瞧瞧、瞧瞧,被那只小狐媚迷了心了,竟然敢对我老太太掀桌子!佩雯你甭理他,该是你的,还是你的。只要我老太太还有一口气,就没有他说不可以,我来给你安排!”

        晓得她害怕什么,邓佩雯只作不懂,好脾气地笑笑:“老太太宽心,晚辈没有多想。左右还是先把鸾枝救出来要紧,铺子上还等着用钱呢,耽误不得。小锦,我们走。”

        别提钱,一提钱就心虚。

        老太太诶诶叹着气:“真是个识大体的好姑娘啊,瞧这通情达理!”

        一路把邓佩雯送到院门口。

        大院里婆子奴才们正在晨扫,满院子都是扑鼻的树叶清香,见邓佩雯着一袭荷叶短衫儿褶子裙,气势足足地走出来,连忙个个哈腰作礼:“邓小姐早安。”

        “安,安你个屁!”小锦凶巴巴地怒叱着,心里头可气得不行,一路走一路骂:“小姐干嘛这么好脾气?摆明了就是那个死老太太下的套子!小姐平素力气也不小,怎么就被他得了遂?…妈的,吃了不认账,王八蛋,一巴掌煽他沈二两耳瓜子!”

        邓佩雯不气不恼,脚下步子不停:“那你说说,除了他,还能有谁比他更可靠?…世态炎凉,一个女人在生意场上太难混,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人嫌人弃;你一富贵腾达,那些人又恬不知耻地笼络过来,野心昭昭地想要得你的财产。就算此刻不是他沈家,将来也会是别人家,没有人肯眼巴巴的让你好过。既是如此,倒不如便宜了他沈二,终究是一起合伙,那四成的股份我还能一直攥在手心里。”

        嘴上说着,想到这些年的不易,心中不免生出些苍凉。虽眼前的景象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局,然而若是昨夜重新再来一回,或许她依然还是会选择留在他床上。一个女人谋生,太不容易,只单世俗的谬论就不容她孑身自在,可她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又凭什么要白白便宜给他人?她可以不要爱情,却需要一个安稳的归宿,而这人,非他沈砚青最合适。

        原来小姐考虑的是这些。小锦眼眶红红的,想起前几天老徐家请客的那一回,说什么介绍妻舅弟,倘若不是自己闹将起来,只怕小姐早已经被那群男人生吞活剥了……嫁个男人也好,终究是一座靠山,没有人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欺负。

        心里也觉无奈,却还是嘟囔着不肯服气:“可是委身给沈二那个王八蛋,奴婢就是觉得太憋屈!他哪里又会疼小姐呢,他的心全栓在那个大肚子的女人身上。小姐跟着他,只是受冷落的命……倒还不如再等等曹师兄,反正等了这么多年,说不定明天他就回来了……”

        明天?……都已经等过盼过太多太多的明天了。那时十五少女,蠢把山盟海誓当真,整日个倚在染坊角楼上痴看城门,以为那人今日或者明日就能够回来。可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为他空盼过多少个年华,到了后来呢,青春不复了,家业被抢了,一无所有,背井离乡……

        邓佩雯步子一滞,硬着心肠叱道:“小锦,你这张破嘴如果再不改改,早晚要吃亏!…一个男人,他若是爱你,即便你在天涯海角,他都会找过来。这么多年不来,那就是他不愿意再来了。以后你不要再和我提他,就当做没有这个人。”

        “哦……可是看小姐被这样白白欺负,奴婢实在一口气咽不下去!”小锦委屈地卯了卯嘴唇,忽然几步跑到前面去,一路走一路踢。

        犟驴儿,还是说不通。

        ——*——*——

        天一大亮,山头上的阴气便被日头悉数化去,空气中都是雨过天晴的清新,没理由的让人心情变好。

        “风干了,给!”凤萧把破窗子上晾着的短衫红裙拿进来,狭长双眸里噙着明亮笑意。没有了一身的冷冽匪气,此刻的他,让人忍不住想起那个旧时干净少年。

        “谢谢。你先出去,等我换好了再把衣裳还你。”鸾枝笑盈盈地接了过来。身体里隐隐又开始躁痒,那是膏瘾儿在发作,强自镇定。

        凤萧自然没看出来,这一夜的独处,让他心里眼里全都是满足。凝着鸾枝粉润的苹果脸儿:“你怎就单单爱穿红色?”

        明知故问。

        “从前你不是说我穿红色的好看?”鸾枝随口应着,说完莫名一愣。抬头看,果然看到凤萧越发神采飞扬的俊容……这场景似梦,太熟悉。连忙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绞着纽扣:“别看我。等将来你有了自己的女人,让她也穿红色的给你看,看一辈子。”

        凤萧不屑地耸耸肩膀:“得,我一定不许她与你穿同一种颜色,也定然不会像对你这样保护她。”

        气得鸾枝推他:“少糊涂,先把女人找到了再说吧!”

        ‘吱呀’一声把门关起,悉悉索索地拆解衣裳。

        指尖儿都在微颤,其实已经没有力气,却不能去回想那烟膏的味道,一想就没有救了,那个嫣红的泥潭,一陷进去便命不由己。

        两只小东西将身型撑得鼓胀,行动太不方便,脊背上两根胸带难系,平日里都是沈砚青代劳,这会儿没他,怎么都系不紧。‘吱呀’一声,破门又被推开,吓得一抹牡丹小兜赶紧捂住胸口:“我还没换好呢?你这样进来做什么?…说话不算话。快出去,说不定砚青就要赶来了。”

        那声音嗔怒,却又虚柔无骨。娇娇小小的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衣裳不整地蜷坐在稻草堆里,雪-白肌肤上沾着墙土的印痕,看起来笨拙极了,只看得人心疼又心酸……沈砚青将将一愣,一瞬间心如刀绞,…还嫉妒!

        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她会和那个土匪在一起?

        “……爷,”见二爷发呆,魏五不明所以的走过来。

        “出去!”却被沈砚青狠狠一搡,顿时踉跄着退倒在门外。

        拍拍身上的尘土,看到凤萧赤果的精悍胸膛,那麦色肌肤在日头下闪着光,气势一样的冷冽不已……魏五心里头便生出不好的预感。

        鸾枝没注意,以为凤萧还不肯走,有些紧张起来:“怎么还不出去?你再不出去,一会儿让人看到了,一定又要误会。”

        “不用交代了,我这就带你离开!”沈砚青沉重地走向鸾枝。

        “砚青?”熟悉的磁哑嗓音,只听得鸾枝心尖儿一颤,讶然回过头来。

        果然看到一抹清伟的月牙白,那熟悉的凤眸英姿,都不知道巴心巴肺地盼了他几日,看到了呢却又生气:“冤家,你怎么才来?…都不要来好了!天煞的,没有一日安心…”

        忍了几日的委屈一瞬间崩塌,连忙背过身去,凌乱地系着肩背上的红带。却怎么也摸索不到绳端,太不给面子。

        一双微凉的手指伸过来:“不用系,我这就带你回家!”

        “回家……回去有什么好?遭人嫌弃。”鸾枝执拗着就是要系,眼泪没骨气的一颗颗淌落下来。

        “怎么能够不回去?没有你的地方,哪里还算是个家!”沈砚青一道披风将鸾枝牢牢裹紧,忽然掰过她的下颌,对着她嫣红的唇-瓣重重地吻了下去。想起昨夜自己犯下的错,心中又痛又悔,配不上心爱的女人为自己所受的苦、痛她与旧情人寸缕不着的亲密、更怕好容易才恩爱的夫妻从此又渐行渐远。

        却不敢开口问……亦没有资格问。只能用更深的吻去融化她,好像这样就能够把彼此所有的不堪都忘记。

        “唔……”急切而灼-热地气息,侵略得鸾枝连呼吸都匀不过来,凤萧还在外头呢,怎么能够被他看见?连忙用力推搡,想要挣扎出来:“不要这样,外面还有人呢!…如果不是他,我们娘儿仨就活不成了……啊!”

        “别动,不要提他!”可是沈砚青却越发的霸道了,好像就故意要做给凤萧看。

        她身体本就虚软,爱到无奈、恨又心生,太煎熬,末了只得把手腕缠上沈砚青的脖颈,任由着他去揉-弄。

        隔着残破的门板,那一声声嗔痴纠缠、娇嘘轻喘,只把门外凤萧一早上的欢喜一点一点剜蚀贻尽。

        借来的幸福太短暂,他一来,自己就立刻谢幕了……然而那幸福却像是瘾-药,尝过一回,便当真再舍不得放下。他真的很爱她,很想和她生活在一起,哪怕真的只是这么一个颓败的土坯房,他也一定能把她伺候得像个贵人奶奶。他可以去赚钱,还能保护她不受伤害!

        凤萧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嗨,冤孽。”魏五摇头叹气地退到屋后:三角戏还不够、如今变成了四角,等日后真相曝光,又不知要闹得如何天翻地覆。

        沈家不安宁。

        咸涩的滋味淌进沈砚青的口唇,她哭了,沈砚青连忙把鸾枝裹进怀里:“让你受苦了,听话,我们回家!”

        深吸一口气,抱起女人沉沉的身体出了门。

        “呜呜,二奶奶…”梨香和春画哭着迎上前来。

        门外阳光刺眼,那骄阳下凤萧的表情又复了一贯的冷酷。

        两名男子互相对看一眼,心中只恨不得顷刻将对方杀去,气氛一触即发。

        沈砚青抱着鸾枝上轿:“先抬二奶奶下山。”

        那清隽面庞上容色冷峻,周身气息凛冽冽的,只看得鸾枝心中不安。见帘子合下,顿地把沈砚青袖子一扯:“不是你想的那样!昨夜下雨,没得衣裳换,早上干了…”

        “我知道。”沈砚青打断话茬,挥挥手,让一众家仆护送鸾枝先行。

        鸾枝下不了轿,身体又开始难受,只得仓惶探出帘子:“沈砚青!要是你敢为难凤萧,我就不和你好过!…凤萧!记住我对你说过的,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话未尽,轿子却已经先走,恩怨不由人。

        两个一样高大英挺的年轻男子,就那么默默对峙着,他一个月白绸缎长裳,他一个粗布半旧黑衣,装容把地位悬殊,冷煞之气却谁也不比谁弱。

        沈砚青凝着凤萧线条刚毅的面庞,忽然一把揪住他衣襟:“不管你们昨夜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再有机会见到她!”

        凤萧亦反将他一掷:“是谁答应我要把她捧在手心里疼?你可知昨夜要不是我,她母子三条性命就要惨遭毒手了?嗯?”

        竟是如此危险嚒?沈砚青心中一凛,面上却龇牙作狠:“那是我的疏忽,但我没有义务对你解释!那么你又与她做了什么?”

        啪!

        话音未落,凤萧已经重重地挥出一拳头:“既是如此,我也同样没有义务对你解释!不过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凤萧收回从前说过的每一句话……因为你做得不够好!”

        魏五呼哧呼哧地从山道跑上来,边跑边嚷嚷:“爷、爷两个快别打了!二奶奶挺着大肚子要上来劝架呢,别让人看到了难过……哎,恁大的月份,不容易啊,一不小心就…”

        “好个出尔反尔的野土匪!”沈砚青被打得一个踉跄,晃了晃身子,本想也还凤萧一拳头,然而回头一望,却见那狭隘山道上,女人一抹红裳果然正自风中凝望。那发髻零散、身影莫名萋惶,就好像她失踪当日,只看得他心中刀割一般生疼……一切的变数,莫不离那场失踪。

        “仔细好你一条性命!”沈砚青冷蔑地瞪了凤萧一眼,抹掉嘴角的血迹,头也不回地下了山。

        鸾枝却不与他说话,也不心疼他,只一言不发地默默坐回到轿子里。

        生气了。

        不想听沈砚青的解释,反正再怎么解释,他心里也还是误会。

        一抬小轿吱呀吱呀,光板子的脚夫双肩一颤一颤的,不多会儿便消失在蜿蜒的山脚下。

        元承宇着一袭青竹绸裳,背着手出现在凤萧面前:“哦呀~,传说中的小旋风,原来也不过是个儿女情长的尔尔之辈,枉我那般煞费心思地调查你。”

        “是又如何?刀子不长眼睛,想保命的就走开!”凤萧步子一滞,望着这个凭空出现的轩昂男子,愠怒地皱起眉头。

        “放肆!这位可是当今四皇子,怎容你一介莽夫出言不逊?”有侍卫拔刀上前。

        元承宇不慌不忙地抬手制止,只将腰间令牌一示:“京郊几县所有的烟膏都离不开萧公子运货,你说,本殿下找你又岂会无事?…本是杀头的买卖,不过看在你救了阿桃的份上,我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眼下并无人知晓我与你见过面,你只需按着祈裕的安排,把他所说的那个大人物引出来,等案子一破,本殿下便给你们母子消去贱-籍,让你名正言顺的和他沈二竞争。萧公子看是如何?”

        阿桃……怎生得他一个宫中皇子也识得小桃红的乳名?

        凤萧两道剑眉蹙起,不由多看了元承宇几眼,因见那如温雅面庞上笑容生风,竟与鸾枝莫名几许相似,语气便有些缓和下来:“萍水相逢,我凭甚么相信你?你又为何要帮我?”

        呵呵,果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元承宇笑眸弯弯地挑了挑眉,也罢,终究是个人才,他日或可收为己用,就当是替小妹还他一番人情罢。

        便命身旁侍卫递过一纸画轴:“并非存心给你机会,只不过看那沈二不爽很久了。信与不信,你自去问问阿桃便可晓得……你我都希望她过得好,站成联盟对谁都有好处,莫非萧公子竟愿意继续与她的仇人同流合污嚒?都是聪明人,好坏不须本殿下多言。”

        那画上之人,竟是与鸾枝恁的相似。凤萧凝着元承宇一身道不出的帝王气宇,这才想起鸾枝同自己提起过的那个‘大人物’,默了默,步子走得更快了。

        元承宇心中了然,便让人随在身后跟上……

        ——*——*

        沈家老宅里,老太太听到了风声又高兴又紧张,鸾枝还未到家,便命婆子赶紧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布了两个火盆;又让一宅子的老少姨娘们立在门的左右两边,专候着她回来,帮她挡挡晦气。

        看到沈砚青抱着慵懒娇虚的鸾枝下了轿子,那娇挺挺的肚子依然还在,心中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地来。

        正厅里坐着满满两排的女人和孩子,全家老小都来了,花枝招展的,一片儿胭脂水粉扑鼻。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进了什么戏院子的后台间。

        老太太听着陈妈的复诉,心里头都是后怕,忿忿地吧着烟斗:“天煞的,白养了一条狗,又是祈裕那只王八羔子使得坏!…那一条临街的巷子,怎么就没有一个人看到嚒?真是倒了什么晦气!”

        “是。只怕有些人看到了,也情愿眼睁睁地看着妾身被抓呢。”鸾枝绞着帕子,若有似无地瞥了一眼对面的老三。

        那日被掩住脑袋的秒秒之间,好似看到沈砚邵与秀芸打着哈欠嬉笑路过,曾叫过他一声三爷救命,却不见他回应,反而嗖嗖地顷刻藏了起来……然后自己便没了知觉。哼,亏得砚青为公中累死累活,却连亲弟弟都是条白眼狼,几时分家单过了才好!

        沈砚邵被看得心虚慌乱,还以为鸾枝看不清、乱叫,竟来真的被她看到了……吓,这要是她一记仇,过几天也把秀芸卖了出来,可怎么向荣若交代哦?

        …都怪秀芸这个浪-货,念念叨叨的净挑拨自己与二哥的关系!

        连忙打着哈哈,假作要去祠堂里念佛经、戒瘾儿。

        “那大下雨天的,你见着了别人,别人未必看见了你。瞧这说话,倒好像故意陷害你似的。”李氏脸色很有些不好看,早知道这样应该躺在床上装病,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惹火烧身呢。

        搭着病容不吭气。

        老太太也懒得理她,因知道祈裕是肇事者后,连忙把鸾枝上上下下打量起来,见她胸前绷满,里头竟似未着肚兜,又想到鸾枝从前吸烟膏时候的媚态,眉头便凝了起来:“除了把你关起来熏烟膏,那王八羔子就没动过你其他?”

        咿——

        早先二奶奶刚嫁进沈宅的时候,可没少和表少爷传绯闻呢,这一去许多天,谁知道能生出些什么事儿?

        一众的姨娘纷纷支起耳朵,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鸾枝咬着下唇不说话,好个自私的小脚老太,当日若不是她存心叫走沈砚青,自己又岂会遭受这么多的冤枉罪?如今旁的不关心,却怀疑起自己的贞洁来了。

        心中发冷,便勾着嘴角淡淡一笑:“妾身若是被污了身子,自是无颜再回来讨人嫌弃。老太太何必这么问,徒然伤感情。”抚着酸软的腰肢儿站起来,福了福身子就要离开。

        “阿桃,白老大夫已经请回来,我这就带你过去开方子!…”沈砚青从外头迈进来,抬头便见鸾枝容色不对,再一看夫人姨娘们,果然个个脸色尴尬。心中不由打了个冷颤,怕昨夜之事这样快就曝光,连忙不动声色地挑眉笑笑:“这是怎么了?母子平安回来,大好的事儿,如何一个个这样严肃?”

        “都怕我身子不干净呢。”鸾枝走到沈砚青身旁,倚着他的肩侧低声说。

        心里头憋着气,嘴上偏做委屈。

        没想到鸾枝竟然这么直白的戳穿自己……哼,好个记仇的小狐媚,幸亏我老太太又重新备了个后补。

        老太太有些尴尬:“啧,这不是被祈裕那个王八羔子气的嘛!也就是随口问问,哪里有什么别的意思?…老咯老咯,和你们年轻一辈搭不上话儿喽~。快回去吧,洗洗歇歇,好好把膏瘾儿戒了,可别坏了肚子里头的两个孩子。”

        原来不是为着那件事……

        沈砚青眉峰一凛,只觉逃过了一劫……哎,这般混浊的泥淖,真不知几时才能脱得了身。怕只怕那脱身之日,便是她离弃自己之时。

        心中愁烦,瞅着鸾枝白皙脸蛋上的委屈,晓得这群女人又背着自己欺负了她,便把鸾枝娇身儿在臂弯里箍紧,肃着颜面愠怒道:“日后我们竹岚院的事儿,不饶各位长辈操心,各自过好各自的就是。缺什么短什么了,自会有管事的给你们补给齐全。若是再有那些无事生非者,不怪砚青不讲情面!”

        言毕,亲自扶着鸾枝上了小轿,一路吱呀吱呀地出了老太太的院子。

        瞧,一掌了权,连说话口气都不一样了。

        姜姨娘不屑地撇了撇嘴角,低声咕哝道:“这是封口呐~,明明就是怕邓小姐那桩事儿被她知道……哼,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能抓男人的心,真厉害!

        瞅着自个孙子一日比过一日的强势,老太太的脸色越发阴沉下来,她早先扶持砚青,是因着他对自己的顺从,却不是想看到他终有一日把自己抛却,什么都私自拿主意。

        狠狠地瞪了姜姨娘一眼:“一根烂舌头,早晚用钳子把你给拔咯!…邓小姐那事儿,我没提,谁也不许先提,倘若被我知道哪个在她面前嚼了舌根,看我不把送关进黑窑子里头!”

        那黑窑子可是有不少年头没入过新鬼了,姜姨娘顿时脊背飕飕一凉,抿着嘴巴再不敢说话。

        老太太心里不爽利,便挥挥手遣散了众人。见角落里梨香惴惴惶惶的,好像要逃走,便对她暗暗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留下。

        梨香顿时不敢走了,只得巴巴地走上前来。

        厅堂里没有别人。

        老太太问:“说吧,你去接她的时候都看到了谁?怎么前几天出门时风光体面的,回来却连胸兜儿都不见了?…老实说,我不骂你,也不为难她!”

        就知道留自己下来没好事,梨香吓得浑身哆嗦,连忙使劲儿的摆手道:“谁、谁都没看到!就看到二奶奶一个人在那山上的破土房里。”

        “好啊!才跟了她半年多,就吃里爬外了,枉我老太太把你亲手养这么多年。那抬轿子的脚夫都说了,屋里头藏着个男人呢,连上衣都没穿,你还不老实!…林嬷嬷,给我掌嘴!”老太太凶起来,烟杆在桌角重重一磕。

        “呜呜,不要啊!…”吓得梨香啪嗒一声跪下地去,嘤嘤啜泣起来:“二奶奶她是个好人,求老太太不要为难她……本、本是什么也没有的,那个土匪不过是救了二奶奶一命,衣裳湿了,换下来晾干而已,真的什么也没有的,爷、爷都看见了的!”

        啧,果然是那个小茶壶…

        老太太登时就明白了,就说呢,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怎么能够一个人摸到那荒岭上去,原来是和旧情人幽着呢……就不知她到底真只呆了昨儿一晚,还是几晚了。

        “回去吧,这是最后一次,下回再要替她隐瞒,我们沈家也留不住你了。”老太太挥挥手让梨香出去。

        梨香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走了。

        偌大的厅堂又空却下来,只剩下那一杆青烟袅袅,亦幻亦真。

        林嬷嬷咋了咋舌,忍不住试探道:“甭说二奶奶肚子那么大了,再想做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就看那土匪的身板,倘若真的两个人发生了,孩子只怕是也保不住,哪里还会继续留在肚子里头。”

        老太太不吭气,久久的才拖长了嗓音道:“那么大就能不想了?你没见她怀孕这几个月和砚青腻的,除了前半个月没有,从前哪回有过消停?她要是真没做什么,能把砚青气得和人家土匪干架?…我也不想为难她,毕竟也曾有过功劳,只要她肯自觉退让,什么都好说。一天两天是看不出来,我等她个七八天,倘若那肚子不踏实,身子恐怕就是不干净了,看她还有什么资格和佩雯争?”

        作者有话要说:补全咯,加了两千五百字^^因为答应了新章生孩子,所以一直闷着脑袋往下写,结果写着写着,发现生孩子还得到89章,只好先更一部分了……艾玛,我素不素变成史上说话最不算数的破葫芦了→←(挖地洞藏起来……)

        以及谢谢【烟花落、felling、宝贝217】三位亲滴有爱投雷~!!还有大家的宝贝留言~!!这几天jj抽风,回复不了评论,但是亲们的留言每一条葫芦都很仔细看,并且也收获甚多,其中包括邓佩雯的心路变化的忽略等,等有空的时候会将前面的稍微补上一些细节,谢谢亲们的支持和等待*^^*

        烟花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4-13  13:59:11

        宝贝21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4-13  06:26:40

        fel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4-13  00:07:50

        fel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4-11  09:30:54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29/29605/107056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