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与权臣为邻 > 119.第一百一十九份产业:

119.第一百一十九份产业:

        此为防盗章

        钱甲心想着,  看来传言真心不可信,至少他知道的谢世子没那么难伺候,对方是真的心大,  好像很少有事能够让他去计较。

        以后可以安心的当个包打听了呢。这是钱甲最后的决定。

        说回正题。中元节的重中之重自然不可能是羊肉,而是——

        ——请鬼回家。

        祭祖祭祖,  总要先把祖先请回来,  才能祭,  然后再送走,  对吧?反正谢介就是这么理解的,  自我感觉没毛病。

        于是乎,谢介新生了个想法。

        四生子堂堂八尺男儿,却齐齐在谢介说“我有个主意”的时候忍不住瑟瑟抖,  在心里抱着壮壮的自己,互求安慰与温暖。

        钱甲很是嫌弃,  有点瞧不上他们与硬汉外表截然不同的怂样。

        钱甲积极问世子:“您准备做什么呀?”

        谢介摸着下巴,一脸游侠儿的混样,打从金口玉牙里蹦出了两个字:“招魂!”

        谢介琢磨着吧,既然今年他不能回老家了,  那就偷摸把他表哥和他爹请回来好了。这个逻辑是不是严丝合缝,有理有据?他真是太聪明了!为人还不贪心,特意留了大舅、外祖、太-祖以及列祖列宗给他小舅回老家祭祖用。

        钱甲:“……”

        “不用太崇拜我,天生的,  没办法。”谢介挥了挥手。不管身边的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想法吧,  反正“请鬼回家”这个事在谢介这里算是已经成为定局的,  不允许反驳。

        四生子以前肯定没涉足过风水行业,但他们的工作强度一直都是迎难而上,早已经打造了一身钢筋铁骨,瑟瑟抖归瑟瑟抖,但真干起活儿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没多久,在经过四生子和四司六局的不懈努力下,还真就被他们从江左的传统民间风俗的某个犄角旮旯里,给谢介找到了一个请先人回家的依据。

        完美!

        而按照这个老传统的说法,中元节的祭祀还有新亡人和老亡人之分。谢介他表哥文帝这样死在最近三年内的,就叫新亡人;谢介他爹那样已经早登极乐好些年的,则叫老亡人。

        新亡人和老亡人的归家时间是不同的,要分开祭祀,总之很有讲究就对了。正好大启的中元节一般都是七天长假的标准,这个分别祭祀的规矩,帮助谢介找到了足够多的事情做,不要太幸福。

        钱甲腹诽,怪不得谢世子之前投入的那些铺子古董都赔了呢,这样整天不务正业的,想要赚钱只能靠天上掉馅饼好吗?

        不对,天上好像真的掉馅饼了,还正好就砸在谢世子的嘴里。

        谢三儿听了钱甲的话,有些不高兴,一板一眼的反驳:“我们郎君的正业就是吃喝玩乐,副业是在家当爵爷,兴趣爱好才是赚钱。虽然兴趣爱好展的,呃,不太理想。但郎君的正业经营的多好啊,全大启你去打听打听,有哪个衙内敢说比我们郎君玩的好?玩的精?玩的壕?都快能写本《我是如何享受生活》的书了好吗?”

        钱甲:……你在骄傲什么?

        请表哥回家,不对,是祭祀表哥那天,风和日丽,秋高气爽。

        谢介特意换上了纯素的凉衫,颇有吊孝之意。他是被四生子抬去院子里的,虽然他其实已经能没事走两步了,但并不能走太远,以免出事,这天开坛做法,还是直接抬了他去。

        院中早已经摆好了一个四出头的官帽椅给谢介坐,这是大启所有椅子样式里最适合如今的谢介的,有靠背,有扶手。其他的椅子,大部分都比较复古。大启已经开始流行垂足高坐,但在样式上还是很难摆脱之前几个朝代席地跪坐的影响。

        钱甲站在谢介的右手边,随时准备给谢世子看病,顺便的,他终于能够好好欣赏一下谢府的院子。说来有些不可思议,他随师父来谢府住了快俩月,都还不太了解这座深宅的具体结构。

        宅老对外人总有些过于的严防死守,轻易不会让他们走动,和戒备森严的大内有的一拼。

        也因此,时至今日,钱甲才看到了谢府后院的原貌。院子的占地面积很北方,有一种大到霸气的横冲直撞之感,但院子的内里却是典型的水乡园林,精雕细琢,廊腰缦回。人造的微型自然景观将偌大的宅院巧妙的分成了无数个区域,竹林,梅台,介亭水榭。更不用说肯定会有的倚假山,临细水,岩架跨洞,以及玉砌雕栏和纤巧盆栽。不管谢府的郎君本质上是个怎么样的大俗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旁人绝无办法从他住的地方看出他的本质,这里有的只是写意留白,天然雕饰。

        在斑驳的树荫下,偶有倦鸟惊飞,如诗如画。

        但在谢介的眼睛里,却只有椅前不远处的供桌香案,红木打底,金线勾边,通体彩绘,纹路复杂,却不失大启传统家具样式的那种清新淡雅。桌上摆着祭祀所需的全部用品,香炉蜡竿,瓜果点心,以及最重要的,他表哥的牌位。

        这牌位是谢介自己私下命人做的,合不合法不一定,但谢介有底气让不管在位的是哪个皇帝都不会追究此事。他私刻表哥排位,只为了图个念想,刻着的文字没帝陵里那么一长串的花里胡哨,就只是“家兄闻受益”这五个大字,简洁明了,直达本质。

        四生子着天仙洞衣,各持法器,站在祭台的四角,按照三天成的口诀,开始了仪式。他们双目紧闭,念念有词,配上袅袅的龙头香,做的还挺像那么一会儿事的,至少庄严又肃穆,认真又严谨。

        谢介看着牌位阵阵出神,就好像真的再一次看到了文帝,霞姿月韵,卓尔不群,他从烟雾缭绕中踏出,像极了小时候奉命来接谢介入宫长住时的样子,哪怕不笑,都是温柔的。

        文帝这个人,就如他的名字,满招损,谦受益,是个真正的谦谦君子。仁善纯孝,又文采斐然,最重要的是礼贤下士,简直就是照着明君的模子刻出来的。要不然他的谥号也不会是文。除了死的太早,别无缺点。

        再有如今皇位上的神宗作对比,文帝都快成为全大启的朱砂痣了。所以,在新亡人归家的这天,其实不仅谢介在招他哥,其他人也在招。

        仅江左一城,私下祭祀文帝的人就不要太多,再加上这年又是文帝新丧后的第一个中元节,挨家挨户对此都很重视,连不少小商小贩都打破了夜市传统,早早的收摊不干,自自觉的回家祭祀起了文帝。

        但在这些人中,谢介依旧有一种莫名的自信,他表哥一定只会来他这里,因为只有他准备的东西才是他表哥真正喜欢的。

        谢介别出心裁的多搞了些古籍的手抄本、古画的拓印版给他表哥烧下去。

        比起那个众人所知的被拱上神坛的文帝,谢介了解到的表哥更像是一个文艺青年,一身的艺术细菌无处挥,总在琢磨一些神奇的东西,好比给自己的姑母起个独一无二的称号,也好比当了皇帝后未免同辈的人因为要避讳皇帝的名讳而改名,兀自决定从他之后,谁当皇帝,第一件事都是先给自己改名。

        改一个人,总比劳师动众的让整个宗室都跟着改要轻松,不是吗?表哥是这样和谢介说的。

        “你高兴就好,毕竟你想当个好皇帝嘛。”谢介是这么回答的。

        文艺青年,总是有那么一点过于理想化的热血,文帝也不能免俗,他的热血表现不是青春期叛逆,是比那危险的多的御驾亲征。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159/196288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