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露出了狐狸尾巴

第二百六十三章 露出了狐狸尾巴

        姜离赋进了太庙,姜离存和路长海的尸依旧安静地躺在地上。&1t;/p>

        姜离赋望着姜离存的尸,一声长叹,道:“七哥,何苦如此?”&1t;/p>

        韩一霸道:“皇上,姜离存忤逆犯上,作恶多端,罪有应得,皇上不必怜惜!”&1t;/p>

        其他元帅连声附和。&1t;/p>

        姜离赋叹道:“话虽如此,但毕竟是骨肉同根,血浓于水,他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把他们送去城外,好生安葬吧!”&1t;/p>

        韩一霸道:“皇上高义!”就叫了几个人进去,把这俩人的尸抬出去了,又着人把地板擦拭一遍,不留血迹。&1t;/p>

        姜离赋就在列祖列宗的灵位前跪了下去,其他人不敢站着,都跟着跪了下去。姜离赋伏身一拜,道:“多谢列祖列宗保佑,让离赋平复叛乱,安然归来。离赋定不负祖宗厚望,日后定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勤勉为政,造福苍生……”&1t;/p>

        这一说就说了一柱香的功夫,喋喋不休,也不怕他祖宗听得烦燥。&1t;/p>

        说完以后,伏身三拜,就站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1t;/p>

        姜离赋刚准备出去,姜小白却对众将领道:“你们先出去,在外面等着,我跟皇上有话要说。”&1t;/p>

        姜离赋颇感意外,有什么话不能等到出去再说?但他也没有反对,点了下头。&1t;/p>

        众将领相互看了看,便退了出去。&1t;/p>

        庙内只剩下姜小白和姜离赋,还有卞公公三个人。&1t;/p>

        姜小白便把姜离赋拉到一旁,远离门口,小声说道:“皇上,我们可能大意了!”&1t;/p>

        姜离赋怔道:“哪里大意了?我们已经赢了啊!难不成你怀疑我七哥是诈死?”&1t;/p>

        姜小白摇头道:“不是皇上的七哥,是镇南侯!”&1t;/p>

        姜离赋听得一头雾水,道:“镇南侯怎么了?放眼整个中夏帝国,就你跟镇南侯最忠心!”&1t;/p>

        姜小白又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所以说我们大意了,我们可能都被他欺骗了。一直以来,我都小心谨慎,处处提防,唯独没有提防他,因为在无生海,我对他就颇有好感,感觉他是一个豪爽之人,所以我才会选择跟他合作,可能是先入为主,我实在太信任他了,哪怕我稍微小心一点点,今天我也不会让皇上进城,胜利真的会冲昏人的头脑,我也不例外,令人防不胜防啊!”&1t;/p>

        姜离赋脸色一变,道:“你怀疑镇南侯心怀不轨?”&1t;/p>

        姜小白点了点头。&1t;/p>

        姜离赋道:“可有证据?”&1t;/p>

        姜小白摇头道:“没有证据!直觉!直觉告诉我,这里很不安全!”&1t;/p>

        姜离赋硬笑一声道:“清凉侯可能太过紧张,想多了吧?”&1t;/p>

        姜小白道:“但愿我是想多了!但皇上注意到没有,自从我们进城后,韩冰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他留在了城外,现在九大元帅都在城里,城里都是韩一霸的人,我怀疑他已经在城外假传圣意,开始整顿兵马,准备收为己用了。”&1t;/p>

        姜离赋就有些惊慌,故作镇定道:“这不过是你的臆测!”&1t;/p>

        卞公公道:“被清凉侯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不对劲,现在皇宫内外都是韩一霸的人,想想都不对味!”&1t;/p>

        姜离赋咽了一口口水,道:“我感觉镇南侯不是这样的人!”&1t;/p>

        姜小白道:“但愿如此!但愿今天晚上没有好酒好菜!”&1t;/p>

        姜离赋怔道:“此话何意?”&1t;/p>

        姜小白道:“皇上小心就是了!”&1t;/p>

        姜离赋点了点头,就领着二人开了门,走了出去。&1t;/p>

        众元帅及将领还在门外等候,见他们出来,韩一霸笑道:“小狐狸,你跟皇上说什么悄悄话了?不会是急着要官要爵了吧?”&1t;/p>

        姜小白就指着他笑道:“老狐狸啊老狐狸,有些话心知肚明就行了,不要说出来,说出来显得庸俗了!”&1t;/p>

        韩一霸笑道:“升官财对男人来说,那是梦寐以求的事,一点都不庸俗!”&1t;/p>

        姜小白笑道:“看来老狐狸已经等不及了。”&1t;/p>

        韩一霸笑道:“这种事全凭皇上心意,我一点都不急,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急也没有用!”&1t;/p>

        姜小白道:“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的确如此啊!”&1t;/p>

        韩一霸就敛起笑容,朝着姜离赋抱拳道:“皇上,今天对于皇上和天下子民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日子,趁着几大元帅都在,我们晚上是不是应该办一桌庆功宴,好好庆祝一番?”&1t;/p>

        几大元帅连忙附和。&1t;/p>

        姜离赋却心头一凛,果然有好酒好菜!若不是姜小白提醒,他肯定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毕竟他也是确实高兴,现在却没了这个心事,听着韩一霸的笑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上却表现得平静,淡然一笑,道:“这事不用着急,劳顿多日,想必大家也累了,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吧,等到精神饱满,朕再好好宴请你们!”&1t;/p>

        韩一霸却道:“皇上多虑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大家又不是小娘们,精神足着哩!”&1t;/p>

        他越是坚持,姜离赋越觉得姜小白的话有道理,便道:“但朕却是累了,没有一点精力,就想好好睡上一觉,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你们也都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1t;/p>

        众元帅就觉得奇怪,现在叛乱刚刚平定,就算皇上不愿庆功,也有很多大事要处理,可皇上竟然一心就想着睡觉,难不成是因为年轻人火气旺,早就看上了他七哥的哪个嫔妃,现在终于可以下手,所以才急不可耐想睡觉?&1t;/p>

        但既然皇上想睡觉,他们也不好反对,便都应了一声,转身出宫了。&1t;/p>

        结果快到宫门口的时候,却遇到六郡人马正在游览观光,在刘智生的带领下,果然井然有序,如同是巡逻的卫士,牛宣古也在其中。&1t;/p>

        韩一霸便让八大元帅及众将领先行出宫,自己就把牛宣古叫了出来,领到一处僻静的院子里。&1t;/p>

        牛宣古就有些紧张,道:“侯爷有何事吩咐啊?”&1t;/p>

        韩一霸道:“你说本侯平时待你如何?”&1t;/p>

        牛宣古道:“侯爷待我,恩同再造!”&1t;/p>

        韩一霸点了点头,道:“那好!”就从储物戒里煞出一个瓷瓶,鸡蛋大小,就递向了他,道:“姜小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比较信任你,今天晚上,你想方设法把这药下进姜小白的饭菜里,或者茶水里。”&1t;/p>

        其实姜小白猜得没错,他晚上之所以想摆庆功宴,就是想在酒菜里下毒,把姜小白姜离赋以及八大元帅一起毒死,一了百了,没有姜小白和三大侯掣肘,那天下兵马就可以牢牢地抓在他的手心里了。&1t;/p>

        虽然现在京城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想杀姜小白完全可以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多此一举,但他的心里对姜小白终究有些忌讳,多用一种方法就多一份保险。如果能把姜小白悄无声息地毒死了,那他心里就再无疑虑,可以放开手脚做了。&1t;/p>

        牛宣古却是一惊,道:“侯爷这是为何?姜小白可是皇上眼中的第一功臣哪!”&1t;/p>

        韩一霸道:“就因为功高盖主,意欲谋反!”&1t;/p>

        牛宣古道:“侯爷是不是弄错了?姜小白手下就六郡人马,还都是侯爷的人,他哪里敢谋反?”&1t;/p>

        韩一霸脸色一冷,道:“我说他谋反他就是谋反!怎么?你不愿听我的话吗?”&1t;/p>

        牛宣古忙道:“没有侯爷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岂敢不听侯爷的话?侯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只是心中疑虑而已!”&1t;/p>

        韩一霸道:“你不必疑虑,按我说得做,事成之后,我给你留个都督的位置!”&1t;/p>

        牛宣古忙跪地道:“多谢侯爷!侯爷尽管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1t;/p>

        韩一霸道:“我就知道,你是可用之人!”&1t;/p>

        与其同时,八大元帅已经出了皇宫,由于大军入城,百姓吓得不敢外出,全部龟缩在家中,所以京城里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如同一座死城。&1t;/p>

        由于八大元帅的兵马分布在京城四周,所以八大元帅并不同路,走到一个四叉路口,就准备分手,分走京城四门。&1t;/p>

        却在这时,一阵轰隆的马蹄声响声,四条道路上忽然出现了若干人马,每路足有数千人,都是韩一霸的人马,瞬间功夫就涌到了四叉路口,将八大元帅及一众将领团团围住。&1t;/p>

        八大元帅脸色一变。镇东侯喝道:“你们想干嘛?”&1t;/p>

        领头那名将军一脸横肉,冷笑一声,笑得横肉颤抖。却没有答理他,而是道:“五大元帅,你们先过来!”&1t;/p>

        五大元帅不明所以,相互看了看,便领着手下将领走了过来,一路战战兢兢。&1t;/p>

        那三侯就知事情不妙。镇东侯怒道:“混帐东西,是谁派你们来的?”&1t;/p>

        那名将军又是冷笑一声,大声道:“皇上有旨,镇东镇西镇北三侯拥兵自重,意图谋反,其罪当诛!”&1t;/p>

        这三侯又不是傻子,互相看了眼,瞬间就明白了。镇东侯咬牙道:“我看是韩一霸想谋反吧?我们要面见皇上!”&1t;/p>

        那名将军道:“皇上你们是见不了了,只能见先皇了!”大手一挥,道:“杀!”&1t;/p>

        几万修士就如同潮水一样涌了上去。&1t;/p>

        镇东侯就拔剑出鞘,怒吼一声,道:“跟他们拼了!”&1t;/p>

        &1t;/p>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439/18835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