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生日礼物

第七百一十九章 生日礼物

        秋名大王点了点头,道:“这样啊!这个要得,跟老头确实要好好沟通沟通,但这种事情你光明正大说出来就行了呀,也不用神神秘秘的啊!我以为你要让我去哪里呢!”

        姜小白道:“想要拿到石头,就配合我演戏,别那么多废话,还不能让风言他们知晓!”

        秋名大王现在把他当成了希望,哪里敢反驳?连声应承。

        那老头大概闲散惯了,也不着急,双手负后,面无表情,姜小白和秋名大王鬼鬼祟祟的模样,他连正眼都不看一下。

        姜小白这时飞了回来,就朝秋名大王挥了下手,道:“那你们去吧,别忘了我的事,速去速回!”

        秋名大王拍着胸脯道:“包在我身上了!”又朝老头抱拳道:“那前辈,我们先走了!”

        老头冷哼一声,却没有理他。

        秋名大王便朝风言等人递了个眼色,道:“那我们走吧!”

        风言怔道:“就这样走了?”

        秋名大王道:“那你还想留下来吃饭啊?走吧!”

        风言就看了看姜小白。

        姜小白挥手道:“你们去吧!”

        风言见少爷已经跟这老头成为了朋友,心里倒也不担心,便点了点头,转身跟着秋名大王走了,转眼消失于天际。

        老头就看着姜小白道:“那我们也回去吧!”

        姜小白应了一声。

        回到秋名湖,此时阳光正浓,老头又脱了衣服,不过这次没有一丝不挂,而是穿了一个裤衩,躺在湖面上,离岸边极近,双目紧闭,一脸享受。

        姜小白就在岸边盘膝坐了下来,现在风言他们走了,心里就踏实许多,不用担心他们会过来救他,白白送了性命,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要跟这老头好好周旋了,毕竟他没有一个神医师父。

        老头这时说道:“小家伙,你看好天色,如果明天天亮你师父还没有来的话,你就准备喂鱼吧!”

        姜小白笑道:“前辈放心,我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也会来救前辈的。”

        老头冷哼一声,道:“那就好!”

        姜小白道:“不过前辈,你一个人躺在那里不无聊吗?既然你体内阴气太重,刚好我身上有几坛美酒,喝了也能暖暖身子,这太阳不如边喝边晒,岂不美哉?”

        老头眼睛都没睁开,冷冷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跟我说一句话,如果让我听到你嘴里蹦出一个字来,我先割了你的舌头!”

        姜小白眉目一紧,这就有点不好弄了,如果他想跟这老头周旋,寻找生机,肯定不能硬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跟他聊聊天喝喝酒,拉拢拉拢感情,有了感情,一切都好办了,但这老头还真是古怪,连说话的机会不给他留,那他还怎么拉拢感情?靠意念吗?

        但老头一言不合就杀人的狠辣劲他已经见识过了,一点都不怀疑他会割了他的舌头,所以也不敢再作声。

        姜小白盯着宽广的湖面,湖面倒映着湛蓝的天,像是一幅静美的油画,美不胜收。

        但姜小白却没有欣赏的心思,脸上虽然平静,脑袋却在飞速运转,现在他不但要想出脱身之策,还要取出湖底的石头,他来就是为了取石头的,要不然布休小命难保!

        浪浪山。

        布休早上离开朱琼花的二层小楼,朱琼花当时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布休当时表现得漠不关心,其实已经铭记在心,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拍马屁的话,那真是天理难容了。

        回到二丫家,远远就听到打呼的声音,昨天见到的那头母猪看样子还在睡觉,果然是头猪,没投错胎。

        布休却不管她,昨天他搬出来的躲椅还放在屋檐下,布休就躺了上去,为了活命,虽然聊了一夜的天,完全没有睡意。

        没过一会,二丫就回来了,见他又躺在摇椅上,脸上也没有昨天的厌恶,笑道:“困了?”

        布休道:“今天你家小姐生日啊?”

        二丫道:“对啊,你要送花吗?”

        布休白了一眼,道:“庸俗!”

        二丫笑道:“那你想送什么?”

        布休道:“你把全村的人都召集过来,我要给他们派任务!”

        二丫撇了下嘴,道:“估计够呛!除了小姐,谁有权力指挥全村的人?何况是你这个外人!”

        布休道:“今天是你们家小姐生日,全村的人不想今晚给她一个惊喜吗?不想让她过一个这辈子最开心的生日吗?”

        二丫怔道:“当然想啊!谁不想小姐开开心心的?你有办法?”

        布休冷笑一声,道:“废话,没有金刚钻我会揽瓷器活吗?你跟他们说,今天晚上,肯定会是你家小姐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一天,她也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二丫咬唇想了想,道:“你有把握?”

        布休就指了下自己的脑门,道:“脑袋担保!”

        二丫点了点头,道:“好,我信你一次,我去跟他们说,如果你真能让我们小姐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我感觉,你说不定不用死!”

        布休挥手道:“我肯定死不了,你去吧!”

        二丫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刚到院门外,布休又叫住了她,道:“记得要保密,保密才有惊喜,谁要走漏风声,我……我……我操.他八辈祖宗!”

        二丫点头道:“你放心,只要你有把握,我们不会拖你后腿!”

        说完就走了。

        朱琼花聊了一夜的天,待二丫走后,又在院子里摆弄一阵花草,闲来无事,便上楼休息了。

        一觉睡醒,朱琼花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日已西斜,落日的余晖把小村染得红通通的。小村今天格外安静,让朱琼花有些意外,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往年这个时候,小村里早已忙得热火朝天,杀鸡宰羊,准备晚上为她庆祝生日。

        这过生日除了喝酒吃肉,也别无新意,年年这般过,也觉得腻烦,所以最近上百年,她都喜欢在生日前夕抓个男人回来,陪她一起过,给她送花,跟她表白,对她说生日

        快乐,总算还能给她的生日添上一许快感,虽然这些都很虚假,但人生在世,本就是真真假假,又能听到几句真心话?包括那些正统的人类,也特别喜欢这些虚假的东西,谁都喜欢甜言蜜语,只是她喜欢的有些夸张。

        按照往年的惯例,等他过完生日,便也是这些男人的死期,无论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没一个男人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朱琼花看着安静的小村,心想,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这些村民忘记了她的生日?就算一个忘记了,难道全部忘记了?还有那个叫布休的男人,在那棵树上滔滔不绝说了一夜,现在却没有了踪影,他昨晚真的就是来睡觉的,顺便聊个天?那今天晚上还要杀了他吗?

        想到这里,朱琼花又觉得好笑,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臭男人罢了,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可惜的?难不成还要当成小白脸养在村里不成?

        朱琼花就一个人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夕阳落在了山的那一边,小村里依旧很安静,安静到让朱琼花都觉得蹊跷。她的小楼旁边有个小院,里面住着他的婢女小露,这时便把头伸出窗外,望着那个小院叫了一声:“小露!”

        但小露却没有应声,小院里安安静静。

        朱琼花呢喃一句:“死丫头,哪里去了?”

        心里就觉得不对劲,便下了楼,准备到村里去看看。没想到刚出院门,小露就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朱琼花面露不悦,斥道:“跑哪里去了?”

        小露一脸欢喜,笑道:“给小姐准备生日礼物了呀!”

        朱琼花怔道:“什么生日礼物?”

        小露一脸神秘,就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院里,道:“你待会就知道了!全村人送给小姐的生日礼物!”

        朱琼花怔道:“什么礼物要让全村人去准备?谁的主意?”

        小露笑道:“小姐你就别问了,待会你就知道了。”

        朱琼花一头雾水,实在想不出全村人能送给她什么样的礼物?虽然他们住在这平凡的小村里,但他们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没用过?他们只是甘愿平凡,物质已经不能勾引起他们的欲.望,只喜欢简简单单。

        所以他心中并没有多少期待,无非就是些花啊,衣服啊,胭脂水粉啊,这些东西她根本不稀罕,她稀罕的东西,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给予。

        但她也不忍辜负村民们的一片热情,假装很期待的模样,笑了笑,便进了小楼。

        天就慢慢黑了下来,一轮明月又从山顶上爬了上来,朱琼花坐在楼上的桌子旁,心里并无波澜,就等着村民们络绎不绝地过来给她送礼物,说些祝贺的话语,她都已经想好了应付之辞。

        但等了许久,也没有一个人来,小村里依旧安安静静,仿佛死绝了一般,心里不免有些纳闷,心道:搞什么鬼?

        小露就一个人站在窗前,紧紧盯住窗外,忽地露出一脸惊喜,转身急切叫道:“小姐小姐,快快快,过来看啊!”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439/25037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