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羞愤自杀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羞愤自杀

  柳娇陌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以她的道行,钻出这样一口深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她那是靠蛮力,哪里像眼前这个年轻人,泥土在他手里,仿佛有了生命,竟会自己蠕动。
  姜小白道:“如果不是在木行宫的地盘上,我完全可以土遁!”话音刚落,意念一动,树林里的水气就开始凝集,变成一个巨大的水球,有池塘那么大,悬于他们的头顶,这时轰然而下,如同瀑布一样,全部倒进了那口深井,一下就把深井填满了。
  姜小白又道:“我们来的时候,飞过茫茫大海,我还可以水遁!”
  看着柳娇陌的脸上有了惊讶之色,姜小白决定趁热打铁,这时从储物镯里就煞出几十把剑来,悬在空中,虽然无人触碰,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揉捏着它们,几十把剑好像变成了柔软的面团,转眼就熔合在一起,变成了一块铁碑,碑上竟自己刻了一行字:“吃水不忘挖井人”!
  接着,铁碑轰然落下,竖在了那口水井旁。
  姜小白道:“我还可以金遁!”
  不但是柳娇陌,就连开长老和那几名弟子脸上都爬满了惊骇之色,原本他们以为,他们是靠能力把姜小白紧紧地捏在了手里,让他插翅难逃,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多离奇的法术,如果他想逃走,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心里不免感到奇怪,既然他这么厉害,当时在火行宫,为什么不带着他的兄弟趁着夜深人静遁地逃跑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姜小白究竟想干嘛?
  柳娇陌迟疑道:“所以你也能控制树木和火?”
  姜小白就知道,此时应该高傲了,便露出傲慢的脸色,道:“没错,天下万物,皆在五行之中,金木水火土,我可以任意掌控,试问天下谁可胁迫我?谁又能困住我?我来这里不过是自愿罢了!”
  开长老听得没有一点脾气,干瞪着眼。
  柳娇陌现在不再认为他是在吹牛,忍不住又重新打量他一番,道:“那你来这里干嘛?”
  姜小白道:“救你!”
  柳娇陌怔道:“救我?”
  姜小白道:“没错,就是救你,我知道你被四大堂主困在这里,所以才假装与火行宫同流合污,装扮成五大阁主混了进来,要不然我进来干嘛?天大地大,我想去哪就去哪,谁也困不住我,我干嘛非要来这个鬼地方?刚刚我之所以要轻薄你,实在非我所愿,我只是找不到你,所以才要激你出来,还请宫主不要见怪,都是权宜之计!”
  这番话完全是靠揣测,他知道四大堂主要造反,又不敢进这片圣木林,恰巧木行宫的宫主又在这里,那肯定是被困在这里了,要不然没理由手下会害怕见宫主的,甚至躲得远远的,肯定已经撕破脸皮了。
  不过他猜得还真没错,柳娇陌确实是被四大堂主困在了这里,仗着神木保护,四大堂主奈何不了她,她也奈何不了四大堂
  主。柳娇陌就有些惊疑不定,道:“你为何要救我?”
  姜小白脸上就故意露出羞赧之色,低下头,摆弄着衣角,道:“难以启齿!不说也罢!”
  柳娇陌看他的姿态如同怀春少女,顿时就明白了,毕竟迷恋她的男人数不胜数,多一个也不显突兀,不过对她而言,姜小白道行浅薄,身份低微,她根本就不可能入眼的,长得好看也没用,她看上的男人怎么说也得是称霸一方的英雄,而不是这种蝼蚁一般的小人物。真正令她心动的,是他可以救走她,倒是有些利用价值。便道:“你见过我?”
  姜小白点了点头,道:“有幸见过一次!”
  柳娇陌道:“那你刚刚为何不认识我?”
  姜小白忙道:“认得认得,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有些手足无措,一时紧张,不敢相认,若不是宫主要杀我,我到现在也是不敢承认的。”
  柳娇陌回想刚刚他们见面的场景,这个男人确实有些紧张,手足无措,看来他并没有撒谎。对于貌美的女人而言,平日里被男人仰慕惯了,时间久了,也就变成理所当然了,不管那些男人为她们做出多么疯狂的举动,她们都会觉得合情合理。便点了点头,道:“你可知道欺骗我的下场?”
  姜小白道:“我知道!但宫主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没那么无聊,大老远跑来欺骗宫主,对我来说,意义何在?宫主若是相信我,对宫主来说,根本没有损失,我在宫主的手里,根本翻不起浪花,百利而无一害。”
  柳娇陌沉思良久,忽然转头看着开长老,道:“你们来干什么的?”
  开长老吓了一跳,心道,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们是来砍木头的啊!嘴上却不敢这样说,就指着姜小白,道:“我们是朋友,我们是一起来救你的,他找不着路,还是我们带他带的!”
  柳娇陌冷笑一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火行宫已经找到了点燃圣火的方法了吧?”
  开长老本想矢口否认,布休却举手道:“宫主猜得一点都没有错,我证明!”
  开长老怒道:“你——”忽然哈哈一笑,看着姜小白道:“姜小白,你应该明白,我若是死了,你那些朋友也是活不成的。”
  姜小白就摊开双手,道:“开长老,一码归一码,你也看到了,又不是我要杀你,我自己现在都小命难保,你怪我作甚?至于我兄弟刚刚作证,只是因为我们比较诚实罢了,不忍欺骗宫主,只要宫主放了你,我无话可说!”
  开长老点头道:“好,好,好你个姜小白!”
  姜小白生怕他临死要拉着垫背的,就向布休递了个眼色,俩人身形一闪,就站到柳娇陌的身边,柳娇陌斜头看了他一眼,姜小白嘿嘿一笑,道:“借光借光,以后一定还你,一定还!”
  布休举手道:“我作证!”
  柳娇陌倒也没有多说
  什么,又把目光移回到开长老身上。
  开长老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是跟姜小白一起来的,一起装扮成五大阁主,跟这个宫主同样素未谋面,他的修为甚至要比姜小白高上好几倍,没想到转眼之间,这个姜小白却混成了客人,而他却混成了仇人,这理到哪里说去?怪不得临行之前,宫主一再嘱咐他,这个姜小白诡计多端,一定要小心提防,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
  他也知道,木行宫和火行宫不共戴天,这下他落在木行宫宫主的手上,姜小白这个杀千刀的还不帮他求情,那他们肯定是必死无疑,但他就算死,也不想让姜小白逍遥快活,这时就看着柳娇陌道:“宫主,你别上了姜小白的当,我发誓,他根本就没见过你,根本就不是来救你的,此人诡计多端,必有所图,不信你问他,他什么时候见过你的,他肯定答不上来,他就是一个骗子!宫主若是信了他的话,必然会受他利用,终有悔恨之日!”
  柳娇陌还没开口,姜小白却道:“开长老,本来宫主杀不杀你,全凭宫主作主,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羞辱临死之人,就算你上路,毕竟我们一起来的,我也想让你走得体面一点。但你既然不甘心,那我就告诉你吧,你走到这一步,只是因为你太笨了,看事情都看不到重点,你以为我诡计多端,其实你错了,恰恰相反,是我太实在了,你以为宫主杀不杀我,跟我有没有见过她有关系吗?你没看到她连问都不问我在哪里见过她吗?因为这是次要的,以宫主的身份,怎么可能在乎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出处,只会在乎我们有没有利用价值,如果宫主不杀我,只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而你没有,就这么简单!你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敢把这些话说出来,就不怕宫主杀了我吗?我可以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怕,只要我有利用价值,宫主就不会杀我,如果没有真本事,就算我把谎言说一万遍,最后还是死路一条,就像你!”
  柳娇陌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又上下打量他一番,感觉忽然间,他像是变了一个人,目光变得深邃,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嘻皮笑脸,阿谀奉承的市井气息。
  开长老也是一阵意外,张口结舌,竟无言以对,如果姜小白抵赖,他还能跟他对质,但人家不但没有抵赖,还很大方地承认了,他还能说些什么?这完全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只不过不是他想要的方式。忽然间,他心里竟然认同了姜小白的话,自己实在太笨了,可能真的是坐井观天观得太久了,在姜小白的眼里,他们就像是三岁的孩童。这时忍不住仰天大笑,笑声中带着无尽凄凉,接着又看着姜小白,道:“姜小白,你能活到现在,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你修为不高,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不如你,此生我认了,但愿下辈子还能遇见你!”说完把剑一横,就抹了自己了脖子,干净利落,人就从空中栽了下去。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439/33262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