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挑粪

第九百二十五章 挑粪

  这时屋外就传来一声公鸡啼鸣,看来天就快亮了,姜小白连忙就把王青虎和小鳖煞了出来。王青虎一直都在仿制丹药,所以一夜未睡,由于他只是仿制,并不是真正地炼丹,只要仿出其形其味就可以了,所以工序并不复杂,只是他没有见过真正的小罗仙丹,所以不停地改良,让小鳖过目,只到足以乱真,才开始大规模仿制,用了一夜时间,终于完工。
  小鳖本来确定好样品以后,就可以睡觉的,但他吃得实在太撑了,跟怀孕的女人一样,挺着肚子涨得难受,实在睡不着,便帮王青虎干活,消化了一夜,现在才好一些,不过仍旧挺着腰,估计稍微弯点腰,上面下面都要挤出来。
  姜小白就看着王青虎道:“东西弄好了!”
  王青虎点了点头。
  姜小白道:“好!”
  小鳖吓了一跳,见他们说得肆无忌惮,完全不考虑勇哥的感受,这要把勇哥吵醒了,那还了得?肯定被捶定了,连忙拿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示意他们安静,同时用手指了下勇哥的“鸡窝”,结果却大吃一惊,勇哥的鸡窝空空如也,勇哥不翼而飞,连忙四下找寻,但牢房就这么大,找了几遍也没看到勇哥,便有些奇怪,问道:“勇哥呢?”
  布休道:“你说勇哥啊,他说外面太吵,到我私空间里去睡觉了!”
  小鳖点了下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布休这时便把“勇哥”煞了出来,“勇哥”初来乍到,四处张望,小鳖连忙点头哈腰道:“勇哥睡醒了?”
  “勇哥”却没有理他。
  布休就拍着“勇哥”的肩膀,道:“勇哥睡得可好?”
  “勇哥”点了点头。
  布休道:“勇哥,给你改个名如何?”
  “勇哥”又点头。
  布休道:“以后就叫你胖三如何?”
  “勇哥”脸露笑容,又点了点头。
  小鳖看得一愣一愣的,昨天晚上还彪悍如虎的勇哥,怎么过了一夜,却温顺得像只小猫,连人家给他改名他都不介意。心里对姜小白几人不由又添了几份敬畏,看来这几个人果然不是普通人哪!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勇哥好像变矮了一点点,又胖了一点点,难道是被他们捶的?身体受了挤压,才会变得短粗?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勇哥不难为他们就行。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敲锣声,这是提醒他们该起窝吃饭干活了,平时都是勇哥先出去,但此时勇哥却畏缩不前,小鳖便道:“那我们出去吧!”
  几人便走了出去,外面已经站了不少人,人群又站成两排点了数,确定无误后,就去大院吃早饭了,因为早饭不宜荤腻,比较清淡,所以还是馒头和稀饭。
  姜小白几人没有进去,生怕再遇到东哥,被人家欺负,毕竟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为了两个馒头,白受一肚子的气,可不划算。小鳖虽然吃得太撑,但他也想进去拿两个馒头,放在私空间里,以备不时之需要,但他见姜小白没有进去,便也不进去了,他
  是有眼色的,毕竟人家身上有大鱼大肉,跟着这些人混,才能有前途。结果令他意外的是,勇哥竟然也没有进去,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跟着这几个人屁股后面,唯唯诺诺,让他总觉得有些诡异。
  这时乙监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皮鞭,指着他们几人道:“你们怎么不去吃饭?”
  姜小白道:“我们不饿!”
  乙监点了点头,道:“不饿是吧?”就抬头往院里叫了一声:“二东!”
  就听里面有人应了一声,接着那个名叫二东的人就跑了出来,嘴里还啃着馒头,姜小白几人心下一沉,因为这个二东不是别人,就是昨天欺辱他们的东哥。
  二东这时道:“老大,叫我什么事啊?”
  乙监就指着姜小白几人道:“你把这几人带去挑粪,一人一百桶,挑不完不准吃饭,不准睡觉。”
  二东道:“好嘞,老大,交给我啦!”
  乙监点了点头,就进了大院。
  二东看来平日混得不错,这时也煞出一根皮鞭,在空中虚抖一下,就听“叭”地一声,无比清脆,然后就拿着皮鞭指着姜小白几人道:“怎么又是你们几人?刚来就惹我们老大不高兴,真是作死!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挑粪吧!”
  几人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刚刚就进去拿两个馒头,现在竟然要害得他们去挑粪,真是悲催,但他们现在也不敢有脾气,便跟着二东走了。
  在棚户区的最右边,有一间大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农具,在角落里,放着几百只粪桶,几人还没走近,就已感觉臭味扑鼻,不禁皱起了眉头。
  除了小鳖外,其他几人哪里干过这样的事?就算姜小白曾经没落过,但也没有沦落到挑粪的地步,简直是奇耻大辱。
  二东这时道:“粪桶扁担自己拿,动作快一点!”
  小鳖大概经常干这事,动作倒是麻利,走里面就提出两个粪桶,拿了一根扁担,还顺手拿了一个粪勺。但姜小白几人就不一样了,根本伸不开手,那粪桶的绳子是潮湿的,大概是沾了屎尿的缘故,几人去提绳的时候,就伸出两根手指去提,还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生怕一不小心就沾上污秽。
  二东就看不下去了,拿起鞭子就对着他们劈头盖脸地抽了下去,边抽边骂道:“混蛋,你们以为是来做少爷的?慢慢吞吞,怪不得老大看你们不顺眼,不想死就给我勤快点?”
  几人没有反抗,也没有煞出罡气抵御,转眼功夫,身上的衣服就被抽破了,冒出一道道血痕。小鳖站在边上看得心惊肉跳,这时鼓足通气,上前小声道:“东哥东哥,他们第一次干,你给他们一次机会嘛!”
  东哥转身就抽了他一鞭,怒道:“关你屁事!”
  小鳖就吓得不敢吱声了。
  东哥又拿皮鞭指着他们,道:“给我麻利点,要不然你们活不到天黑!”
  姜小白几人既然决定忍辱负重,那只能一忍到底,现在反抗,那便是前功尽弃,死路一条,便咬了咬牙
  ,再也顾不得粪桶上的污秽,一人提了两只,又拿了一根扁担和粪勺。
  东哥冷笑一声,道:“早这样不就不挨打了吗?跟我来!”
  在棚户区的后面,有一个粪池,毕竟有一两千人在这里拉屎撒尿,所以粪池很大,里面盛了大半池的屎尿。
  姜小白几人虽然决定放下尊严,但毕竟是没干过农活,动作极不娴熟,二东看在眼里,稍有不顺,皮鞭就抽了下来,抽得陈静儒几次都想跟他拼命,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才隐忍不发。
  八人盛好粪水,就挑起粪桶,排队向田间走去。几人刚开始听说要挑一百桶粪,并不觉得多,感觉一个时辰便可挑完,现在才知道错了,原来需要泼粪的田地离粪池很远,足有七八里地,来回一趟就要半个时辰。
  此时太阳就升了起来,田里到处都是干活的人,有人在拔草,有人在浇水,有人在拿虫,见到几人挑粪路过,忍不住都要多看一看。
  其实对这些奴隶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又不是没干过,只是单纯地看一眼,但对姜小白几人来说,那些眼睛却是火辣辣的,看得他们无地自容,只能咬牙坚持。
  几个人当中,虽然胖三的修为最低,但他手上脚上的镣链却没有份量,对于问仙境的修士来说,轻飘飘的,所以他反而是最轻松的。
  太阳越升越高,骄阳似火,几人因为有镣链负重,干得极不轻松,都是汗流浃背,可恨的是,二东这个畜生也不知累,一直跟着他们来回跑,稍有不顺,就用皮鞭招呼,几人一忍再忍。
  风言因为还没有突破真仙境,胳膊又受了伤,虽然用了王青虎的药以后,基本已经愈合,但干活的时候,还是痛得厉害,每走一步都是呲牙咧嘴,姜小白看在眼里,也是心疼,在回到粪池的时候,姜小白便跟二东,道:“兄弟,能跟你商量一下吗?”就指着风言道:“他的那份我帮他挑了。”
  风言急道:“我不用,我行的。”
  二东却冷笑一声,“叭”地一声,又抽了姜小白一鞭,道:“你以为这里是农家小院哪?还有人间亲情哪?你想挑是吧?把我那份给你挑,行吧?”
  姜小白喘着粗气,拳头捏了捏,终究还是松了下来。
  风言便道:“我没事,我行的。”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二东就跑去吃饭了,临走前交待他们,要好好挑粪,不准备偷懒,如果被他知道的话,后果很严重。
  结果他刚走,姜小白几人就扔了扁担,在粪池边坐了下去,累死了。
  布休这时摆手道:“盟主,不行了不行了,这日子十天我也忍受不了了,太遭罪太丢人太脏了,我一天也忍受不了了,实在不行,等这个二东过来,我们先干了他,先杀一个垫垫背!”
  姜小白喘着粗气道:“我也忍受不了了,他奶奶的,欺人太甚,本来我还准备等两天,等这里熟悉了再下手,现在看来,我最多再忍半天,今天晚上就下手!”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439/75603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