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拖油瓶的苦

第九百一十三章 拖油瓶的苦

  但姜小白知道,前面那一排柱子,除了最左面三根柱子和最右面的那根柱子是白子,其余皆是黑子,想要跳到前面那一排,必须要跳到最右边的那根柱子上,也就是第十九根柱子,但中间隔了三根柱子,约有三丈的距离,若是修为不受压制,自然是轻而易举,但现在却有点没有底,就算能跳过去,万一落下去有偏差,都是死路一条。心里不禁骂上一句,当初摆这个阵的人真是混蛋透顶,不让人成仙就直接说一句,何必要摆这么刁钻的阵来戏弄人?不要说那些人没有地图,连他这个有地图的人都觉得棘手,难怪之前的人无一生还!
  但他只要想活下去,只能按照别的人游戏规则跳下去,中间连发牢骚的机会都没有。
  众人见他摆出立定跳远的姿势,好像要跑长途,心一下又揪紧了,心道:兄弟,你这是要闹哪样啊?前面那么多柱子你不跳,偏要往边上跳?而且还跳那么远?逗我们玩吗?你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们的心吗?
  姜小白却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盯准第十九根柱子,还是跳了出去,毕竟中间间隔了三丈,有三间房那么长,心里也是紧张的。
  好在他的修为虽然受到压制,但也只是压制到了养气境,估计还有紫斗的修为,若是压制到普通凡人,那是必死无疑。
  终于,他在第十九根柱子上落了下来,且没有发出惨叫声,众人才长吁一口气,待他再往前走了一根柱子,还是没事,众人的心里就有了微妙的变化,好像这个人跳来跳去,并不是盲目的,一跳一个准,如果说这只是巧合,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由于第三排这棵柱子的左首边全是黑子,姜小白顺势又往前跳了一步,还是没事。姜小白也长吁一口气,这一排的白子就多了,姜小白连续往左跳了八根柱子,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好像他真的只是在做游戏一样,就差没有露出欢快的笑容。
  众人本来把性命押在他的身上,本来也就是图个痛快,说希望,根本没有,最多也就是心里带着些许侥幸,但此时,他们的眼睛睁得滚圆,在眼眸的深处,却散发出希望的光芒。
  没错,他们看到了希望!好多人已经在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把命押在他的身上。
  再往前跳两排,连老头都是脸色一变,缓缓走了过来,拨开人群,站到了最前面。他掌管这里上万里,从没有一个人能从过仙门里走出去,基本上所有人都死在了第一排和第二排,极少有人走到第三排。说实话,这个阵法怎么走?他也不知道,看了上万年也没看会,因为没人能完整地走过去。
  再往前走几排,姜小白心里也有了底气,跳起来愈发顺腿,众人看得心里愈发舒坦,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说他没有地图,他们都不相信,有些人的脸上都已经露出微笑。但更多的人还是怕高兴得太早,不敢把这种兴奋表露出来,捏着一颗心,暗自欢喜。
  终于,姜小白跳了第十八排,前面只剩一排了,这些人都屏住了
  呼吸,长这么大也没有像此刻这么紧张过,手心全是汗。
  姜小白自己也是紧张,越是最后一排,越是紧张,也是汗如雨下,但紧张也要跳,还是硬着头皮跳了过去。
  待他跳到最后一根石柱上的那一刻,金字塔内变得寂静无声,只听见他落在石柱上的脚步声。
  一息!二息!三息!
  他还没有死,平安无事!
  人群顿时就沸腾了,爆发出雷鸣般的喝采,对于无定世界的人那些人来说,神经绷紧了这么久,忽然松懈下来,很多人两腿一软,已经瘫痪在地,但更多的人却是相拥而泣,没想到他们竟然活了下来,现在想着都感觉像做梦一样。
  真的是一念生,一念死,他们把性命押在姜小白的身上,真的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幸运的是,他们押对了。
  查理也是激动得跳了起来,拉住布休的胳膊,叫道:“哈哈,我们终于不用死了,我们成仙了,我们成仙了!布休,你刚刚突然变得不怕死,是不是知道盟主死不了?”
  布休吓了一跳,这家伙真是没有脑子,若是被老头怀疑,认为他们作弊,随时都可能取消他们的资格,这时怒道:“你放屁!那是盟主运气好!”边说边向他瞪眼。
  查理后知后觉,才知失言,连忙补救道:“对对对,我就知道我兄弟的运气一向都很好,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他下来啊!”
  费柴也是无比激动,激动得双手都无处安放,这时就一把拉住老头的胳膊,拉住以后才知失态,猛地一惊,又松开了手,喜道:“神仙神仙,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们不用死,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成仙了?”
  老头却是一脸黑线,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姜小白会跳过去,他要想到的话,也不会同意他们这么干。
  老头没有理会费柴,见姜小白这时已经跳到岸上,就挥了下手,那三百六十一根石柱就慢慢沉了下去,凹下去的地面又慢慢浮了上来,变成一片平地。
  姜小白就缓缓走了过来,边走边擦着汗,实在太紧张了。
  这时走到老头面前,抱拳笑道:“前辈,我过去了,是不是可以进入仙界了?”
  老头却是深吸一口气,面露难色,道:“你们人太多了!”
  虽然他的话说得很轻,但众人听在耳朵里,却如果晴天霹雳,一下把他们震懵了!人太多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老头要反悔了?
  众人兴奋的表情一下就凝固在了脸上。
  费柴连忙跪了下去,抱着老头的腿,哭道:“神仙啊,你可不能反悔啊?我们都是用性命赌来的,你若反悔了,对我们不公平啊!”
  老头大概也觉得难为情,一脸尴尬,这时叹道:“正因为你们是用性命赌来的,我才觉得棘手!”
  若换作无定世界,如果有人这样耍他,费柴气得立马就要把老头剁成肉酱,但在这里,他却不敢放肆,明知被耍,也不敢发火,如同一条狗,不管主人是打是骂
  ,还要使劲摇尾巴,这时哭道:“你是神仙,怎么会棘手呢?不过是放我们一条生路罢了!”
  老头一声叹息。
  姜小白就知道,带着这么多人一起过来,肯定要出事,果不其然,但他技不如人,也不敢反目,只能压住怒火,道:“那前辈是什么意思?”
  老头道:“你们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
  说完,就不再理会他们,向另一道望仙门走了过去,同时交待两旁的卫士:“给我看住他们!”
  众卫士应了一声。
  费柴就哇哇哭了起来,哭得特别委屈。
  查理看得也想跟着哭。
  出了过仙门,后面还有两座金字塔,在右边的那座金字塔里,跟前面这座金字塔却是截然不同。里面被分隔成若干房间,刚进门便是大厅,装饰极其奢华,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上面吊着琉璃彩灯,连墙壁都抹了金粉,映射着灯光,金光闪闪。
  在大厅的最里面,横放着一个卧榻,此时上面正横躺着一个女人,还是贵妃躺,姿势虽然不错,但人却长得不敢恭维,不但身材臃肿,肥头大耳,嘴边还长着一痣,痣上还有毛,怎么看都像是一头搔首弄姿的猪。
  这个女人名叫幻静。
  榻边坐着一个白面小生,五官分明,模样俊俏,此时正给幻静轻轻地捏着大腿,捏得幻静很是舒坦,脸上尽是销魂之色。
  离卧榻不远,还有个女人,正坐在椅子里,轻轻地抿着茶。这个女人长得倒和幻静恰恰相反,身材纤瘦,凹凸有致,五官也是精致,有种超凡脱俗的味道。
  此女名叫幻依,是幻静的师妹。
  这时,幻依放下手中的茶盏,脸上就有些厌恶之色,淡淡道:“师姐,你总说你在这里过得不好,我看你在这里过得挺滋润的嘛!”
  幻静听了这话,就有些不高兴,道:“你若喜欢这里,你跟师父说一声,你来换我好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待个三千年看看!”
  幻依道:“师父不让我来,若是师父让我来,我倒无所谓,这里反而清静!”
  幻静道:“你知道师父为什么不让你来吗?那是因为师父偏心,就不想让我回去,大概怕我给他丢脸,其实我长得也不差呀,不就是胖一点吗?回去减减肥未必比你差!”
  幻依道:“你想多了,师父从来没有偏心过!”
  幻静白了他一眼,道:“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肯定这样想了!”
  幻依岔开话题道:“那个人出现了没有?”
  幻静道:“那肯定没有了,有的话我早就回去复命了,你以为我真爱上了这里?”
  幻依道:“你每天躺在这里,不问世事,这个人是不是已经被外面的人杀了,你却不知道?”
  幻静道:“杀了就杀了呗,反正我在这里等他,也是为了杀他。”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49/49439/75744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