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红包万岁 > 第十六章 卧槽,大爷,小神虚不受补啊!

第十六章 卧槽,大爷,小神虚不受补啊!

        北浩国茂州监控中心,望着屏幕上鬼鬼祟祟踏上飞机的魏贤,硕大果掩而瘫坐在地。&1t;/p>

        “大果,你这学弟真是太厉害了”,旁边黑红色警服的品警一脸倾佩的说道,也不等硕大果有什么回答,他自顾自的继续说。&1t;/p>

        “厉害啊!他只用3个小时的隐迹并在第一天就上了飞机前往东浩,我们却是排查了15天才知道他完整的路线。我们可是品警啊!能够调用职司权责的品警的,换个意思说,你这个学弟的隐迹能力让六极秩序都感到棘手。”&1t;/p>

        硕大果如同死人般坐在那里。&1t;/p>

        “大果,电话响了,赶贤接”,那位品警踢了死猪般的硕大果喊道。&1t;/p>

        硕大果有气无力的接听,然后整个人满血复活般的跳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吼道“你特么跑什么?”&1t;/p>

        硕大果坚信,若是知道魏贤是如此奇葩的人,他一定不会接下这个任务,不,这任务无法拒绝,所以,他一定会换个人。所有品高都有一个叫“新秀历”的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加快具有潜力学生的游历度。&1t;/p>

        当高一学生们站在大操场进行宣誓时,他们各自的命运就走上不同的道路;类似魏贤这样能够抵住“誓言”的学生,就被学校高层注意到,然后由高三各班班长挑选各自所要携带的新人。&1t;/p>

        魏贤能加入161团队不是因为他能看到红包,抢红包很给力,而是硕大果选择了他,这是接触、彼此熟悉的第一步。开始自然不会太过热切,“新秀历”就是现实版电影拍摄,项大果即是导演也是编剧,而浩七高则是国家广电总局、投资方等等。&1t;/p>

        现实就是布景,很多参与人都是不知内情的龙套,就比如引魏贤逃窜的“品盗事件”,品盗们就是不知内情的龙套,品警厅也是。当那个叫“捷拉”的女人提出要求时,硕大果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剧本,所以,他向学校提交了自己的剧本。&1t;/p>

        剧本:故事生在捷拉以提供品盗组织线索为条件,要求与魏贤见面,两人对话后。硕大果安排品警对魏贤施加压力,让魏贤同意捷拉的要求。如果魏贤没有逃跑,之后的剧情安排就是这样的。&1t;/p>

        后续剧本:魏贤同意捷拉的要求,项大果则以此为条件,让魏贤加入剿灭品盗的品警组,从而让魏贤获得到历炼。在剿灭品盗组强过程中,项大果会安排一组人为数5的人员给魏贤增加历炼难度,提升魏贤应变能力、品士战斗能力等等。&1t;/p>

        “新秀历”即然能成为每一所品高中的主项目,就说明它是成熟且卓有成效的项目。毕竟品士修的就是“感悟”,而感悟是宅在家里无法修到的,品士必须四处游历,提升自己的见闻,扩大自己的视野等等。&1t;/p>

        而“新秀历”就是在提升有潜力学生的能力时,又加了有潜力学生的“感悟”积累,然而一切在魏贤这个奇葩面前都成了浮云。项大果在安排好剧情后,就等着魏贤这位主角上场,可特么裤子都脱了,结果主角跑了。&1t;/p>

        硕大果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天一夜,扯掉数百上千根的头,也不明白魏贤为什么要逃;不仅他不明白,事情汇报给学校后,学校也不明白。剧本是通过学校高层审核的,这些审核的老师都是阅历丰厚的人,他们能分辨出魏贤这年龄段能承受的事件度,所以,他们能通过项大果的剧本,就说是剧本是没有问题的。&1t;/p>

        剧本没有问题,那就是人的问题了,硕大果终于想起魏贤的病——被迫害妄想症,这一想起来,硕大果就想通了,然后,他就想屎了。&1t;/p>

        魏贤听完硕大果的解释后也想屎,若是知道这些内情,他逃个屁啊!然后,他就小心翼翼的问,“能回去吗?”电话那头传来硕大果的冷笑,魏贤明白,回不去了。&1t;/p>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出逃,学校高层都将魏贤认定为不可造就的,因为他们认为魏贤有一颗“玻璃心”,否则,难度这么低的游历怎么可能会掩面而逃呢?&1t;/p>

        换个意思说,浩七高认为魏贤承受压力能力非常脆弱,稍有点压力的事件都可令其崩溃,而这样的学生就算潜力再高也是废物,所以,浩七高将魏贤除名,也就是革除学籍。&1t;/p>

        天气有些阴沉,魏贤很沮丧,但他也不准备吃药,末期迫害症是穿越者自带的绝症,吃药也解决不了问题的,“奇怪,之前天气还是晴朗的,现在怎么这么阴沉?”从村公所附近公用电话亭走出来,魏贤一边嘀咕一边朝天空望去。&1t;/p>

        乌压压的阴云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滚,就算距离遥远,魏贤也隐约察觉到有“红包”存在于阴云内。但这其实不是察觉,六极秩序管辖着所有归属位面,而这个管辖是囊括一切的,包括四季变幻、风雪雨云、时间空间等等。&1t;/p>

        当然,位面本身也具有这些的自然规则,六极不插手的话,位面会自行运转这些自然规则。分辨是位面自然运转还是六极插手的标准就是“红包”,有红包出现的地方,就必然是六极秩序在运作。&1t;/p>

        魏贤收回注亮天空的目光,然后吓了一跳,他现附近人的头顶上都浮现着“红包”,而这些红包留言都是相同的,即“死亡倒计时:6天:23:59:59”。魏贤又在村子里走了一圈,现除了几个年青人外,整条件村172人头顶上都飘着“七日命丧”红包。&1t;/p>

        “阴云层里的红包应该是下雨,下雨连下七天的话应该也淹不死172个人,那么应该是下雨引村子内或周围的隐患而形成大面积的自然灾害,究竟是什么呢?”魏贤把视线转向村子附近的山峰,然后看到了红包。&1t;/p>

        “山洪?滑坡?泥石流?”魏贤看到悬浮于山顶的红包后,脑中就飘过这些猜测,他是无法阻止自然灾害的生,因为他不会飞。不管是天空的七日暴雨红包,还是山顶的红包,他都是没办法抢到的。&1t;/p>

        相信命运的人会感到绝望,他们相信故而接受,然后绝望如同僵尸般生存着;但事实上,他们不知道如同僵尸般生存也是命运的一种改变。&1t;/p>

        命运安排你高考落榜,你知道自己会有这种命运,结果就不去努力学习,那结果一定是落榜,这就是接受命运的安排。若是你去努力学习仍然落榜,这是命运的惯性,看起来都是无法改变命运的。&1t;/p>

        但魏贤可以肯定的说,接受命运必然失败,不接受还有一线改命的机会,尽管几率很低。普通人都拥有“品果”,这就是改变命运的钥匙,也可称其为“奇遇”,而奇遇就是“品果”消耗抢到了红包。&1t;/p>

        所谓“不甘命运安排的咆哮”,就是指人在绝望中爆,从而引“品果”与六极之间的呼应。当然,前提是你必须相信六极的存在,换个意思说,你连临时抱佛脚都不愿意,佛会睬你吗?&1t;/p>

        因此,村子里的人也不一定就会死于这场六极秩序安排的自然灾难,前提是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然后努力去进行改变,而六极秩序之所以采用“七日丧命”,就是预留出7天的时间让人去改变。&1t;/p>

        洪六爷甩掉拐杖满村子找魏贤,从他第一次看到魏贤就行重礼时,魏贤就知道这老头虽不是品士却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如今见到了“七日丧命”红包,再看到急匆匆赶来的洪老头,魏贤也就知道这老头是知道洪家村的命运。&1t;/p>

        “小郎君,救命啊”。洪老头在十数米外就“卟通”跪地,然后膝行而进,但魏贤在他还没有跪之前已是避开,然后撒丫子就跑。开玩笑,一次172条生命逝去不是没有见过,但都死在同一个地点,就非常蹊跷了。&1t;/p>

        人类是六极秩序极其看重的族群,特别是太浩主位面,太浩不说爱民如子,却也不会无缘无故降临灾难来为难位面子民。而太浩也遵从于位面自然运行,也因此位面诸国自行爆大规则战争,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时,六极也极少出手干预。&1t;/p>

        当然,世俗国家做出违序之事的话,六极就会降临灾难进行惩罚,最常见的就是“瘟疫”,而“瘟疫”也不仅仅是病毒,还包括旱灾、水灾、蝗灾等等。若是世俗国家违序太厉害,接下就是战争,战争意味着这个世俗国家已被六极放弃,改朝换代是必然之事。&1t;/p>

        人类从来不会真正屈服于六极的凌驾,特别是那些雄才伟略的帝王,这也是为什么太浩世俗朝代灭亡不是因为君王太无能。相反,每个朝代的灭亡都是因为君主太伟光正,所以,纵观太浩位面历史,就会现所有朝代都是在“盛世”时期灭亡的。&1t;/p>

        盛世不造反在太浩位面是不适用的,毕竟在六极秩序铁拳下,就算是盛世,给你丫整几次台风、海啸、地震、瘟疫,盛世也变成末世。&1t;/p>

        魏贤一边跑边从盘娲碎片里索引出资料,他其实是非常好奇“洪家村”究竟隐藏什么秘密,才会造成如此规模的死亡。从“暴雨跟山洪”两个红包来看,惩罚意味是很明显的,但这种惩罚又不是“天谴”,天谴可没有预留七天让你丫有反应时间,天谴跟刺客一样,都是悄无声息毫无预兆的降临。&1t;/p>

        “所以,这更象是报复性的惩罚啊”,魏贤跑到村外的马路边后停了下来。&1t;/p>

        172个人死亡意味着172个红包,而暴雨红包就只能是部君才拥有的权力,同样,山洪红包也是部君才具备的拥力。需要注意的是,部君、职使所用的都是“职业红包”,部君的分包数量是有限的,而职使则只拥有一个职业红包,但很多职使都没有职业红包。&1t;/p>

        职业红包需要自己炼制,但单是材料收集就极其困难,何况“红包”属于六极秩序核心规则,炼制手段就更难获得到。因此,很少职使会去炼制自己的职业红包,而是向自己上层大佬租用分包,类似于红包仆从。&1t;/p>

        部君大佬也很喜欢把分包租借给下属,这意味着下属们与自己是一个阵营的;若是某位下属不租借,就是心不向着自己,所以,这也成了辨别“谁是我的人”的有效办法。当然,也存在着利用这种进行“无间道”。&1t;/p>

        “起码三个部君,35个职使,参与洪家村的降临”,魏贤一边等车一边推测,天上一包,山上一包就是两个部君,降临172个村民头上“拘魂”包就属于第三个部君。每个职使拘魂上限是5名,172村民最少需要35个职使。&1t;/p>

        魏贤正等着车时,突然灵魂一震,他先是莫名其妙,然后暴怒,盘娲碎片里有一个红包正被撕碎着,“居然连我这个路人都不放过?”魏贤骂道。逃离北浩的羞恼被魏贤强行压住,如今却遭到无妄之灾,魏贤怒气就暴了,他转身冲进了村子,十来分钟后又跑出来。&1t;/p>

        悬浮于村民头上的红包全部消失不见,密布于村落上空的阴云层正渐渐消散,而悬于山顶的红包则早已消失不见。&1t;/p>

        太浩六极位面,“是谁?是谁?”的咆哮声在“瘟部大殿”内回荡。&1t;/p>

        “余达在做什么?”&1t;/p>

        “哈,赔了夫人又折兵。”&1t;/p>

        “为何?”&1t;/p>

        “与人争夺祀地,却不料惹了一位过路极君,主器无损,分器却是全军覆没,且从其他仙君那里借来的分器也被那位极君拿走了。”&1t;/p>

        “啊?哈哈,大快人心啊”。&1t;/p>

        “余达不似狂妄之人,为何会惹恼极君?”&1t;/p>

        “听闻那位极君已然抽身于外,余达也不知是否脑子进水了,居然又硬追上去,降临本命分器,结果被极君直接绞杀。极君又岂可触犯?那位极君一怒之下,就将余达降临于村落中的分器全都绞杀了个干净。”&1t;/p>

        “哈哈哈”。&1t;/p>

        “说来也是冤枉,就算是我等,辨识极君又何其艰难啊”。&1t;/p>

        此话一出,周围的笑声渐低,最后化为一声声叹息,“瘟部大殿”内的咆哮声也随着消失了,八部位面延绵不绝的建筑重新恢复沉静与繁忙。&1t;/p>

        与雍位面的六极不同的是,太浩“神魔巫妖仙佛”六极是统管八部,也就是没有什么神极八部,魔极八部,而是只有“雷部、斗部、火部、瘟部、郡星列宿部、太岁部、三山五岳部、财运水部。&1t;/p>

        魏贤砸了砸嘴,盘娲碎片居然能绞碎“职业红包”,这倒是个意外现啊!而绞碎之后也不是被融炼,而是化为材料,所以,魏贤就获得了总数173职业红包的材料。当然,也会有所损耗,却也是一笔庞大的意外之材。&1t;/p>

        “北浩时要是有这笔巨财,也不需要去山里冒险了”,魏贤望着差不多挤满整个盘娲碎片空间的材料,“空间还是太小了,就算创建位面,也就是6o平方左右,这么小的位面拿来做什么?仓库吗?”&1t;/p>

        之前其实是更小的,意外融合了同属于盘娲一脉的“船”后就扩大了不少,所以,魏贤嘀咕归嘀咕,其实还是很满意的。而他也知道自己一次绞杀173个红包,跟瘟部东方正部神君余达是结下了死仇。&1t;/p>

        阳光重新降临洪家村,洪老头痛哭流涕的拜天拜地,然后连滚带爬的找到魏贤,但魏贤已然离去。洪老头坚信是魏贤救了自己,而他只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凡人,实在是扛不住神仙们的打架,所以,洪老头直接就把魏贤当成自己村子的“主君”。&1t;/p>

        余达的惨烈损失不是秘密,因此,洪家村供奉了“魏贤”,太浩六极的极君无视,八部正君们也不想惹事,洪家村就成了一块飞地。但魏贤若是知道一定把洪老头打死,再将他的灵魂拘进盘娲碎片,让这死老头承受万年孤寂。&1t;/p>

        得幸亏余达的惨烈,否则,洪家村这地方也不能成为飞地;余达可是太浩瘟部东方正神,东方意味着东浩以东的地域就是他的辖区。洪家村就是处于“余达神君”的辖区内,他会看到这处祀地,说明洪家村也是有出奇的地方。&1t;/p>

        因此,当洪家村把魏贤主君像摆上“村祀所”时,盘娲碎片就剧烈震荡起来,而魏贤此时正在一家咖啡店里查资料,他总归是要找个学校的。象他这样年龄的品士走在街上会被查询的,而查询他的就是“品警”,若是魏贤拿不学生证,品警就可将他逮捕。&1t;/p>

        先关小黑屋,再强制入学,而这学校就不是自己可以挑选的,一般都是送进最差的品高。条件差的品高是没有多少学生的,由于入学率太低而被解散的品高是很多的,所以,这些排名靠后的品高都会跟品警交好,以方便接收那些待学或离学的品生。&1t;/p>

        魏贤以最快的度招来一辆出租车,然后到达洪家村,冲进“祀所”将自己的君像砸了个稀巴烂;单靠他的力量是砸不烂,自然是需要消耗信力施展“三瀑金刚”。等主君像砸烂后,魏贤才心有余悸的瘫坐在地,“尼玛,虚不受补啊”!&1t;/p>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50/50662/19628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