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一千二十七章:狂化溟空

第一千二十七章:狂化溟空

  “你又是谁?”老萧头看到来人在幽灵杀手中身份不一般,立刻转向他问。

  “顶级杀手,溟空”十分简单的介绍,却让老萧头感觉到一股寒彻透骨寒意。

  也正是这两个字,似乎触发了躺在地面少年某种神经。他体内一股神秘的气息逐渐膨胀起来。

  “溟空?”闻言老萧头还未做出任何反馈,旁边的贵公子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来人。

  设想能够让一个天界贵公子都为之侧目的人物,可见其名声多么厉害。

  老萧头对于溟空反响却并不大,只是微微一拱手说:“不管你是谁,他是我的弟子,作为师傅,我不会抛弃他”。

  老萧头的话,立刻惹得对面那些幽灵杀手蠢蠢欲动。却被溟空阻止,他跨前一步,冲着老萧头说:“我可以不杀他,但是他必须告诉我那两个现在下落”。

  “有我在,谁也别想打他的注意”老萧头似乎也看出了溟空和萧黑山之间似乎有什么恩怨。不过眼下萧黑山如此状况之下,老萧头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接近他身旁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只能在修为之上见个高下了”说话间,溟空已经舞动起衣袖,一条很短,却极为锋锐短剑从手肘处飞出,那速度快到只在老萧头意识内留下一道残影,便刺在了老萧头的肩甲处。

  彭!

  一片血光飞溅,老萧头身形一晃,连退数步。好强的杀术。老萧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杀术,比之前所见的杀手不知要强大多少倍。还要他那把短剑,竟然也是一种超灵体,尽然可以伤及老萧头的超灵无限体。

  咦?溟空也是一愣神,吃惊的盯着老萧头说:“你难道有超灵护体?”,在溟空预想中,这一剑至少也要将老萧头半分意识体打破,谁知却只是造成一点小小创伤。

  “你已经出过招了,现在改轮到我了”老萧头根本没有理睬溟空的话,双手一挥,顿时羽神翼舒展,整个超灵维内都在弥漫着一种类似于鹅毛雪花的灵力。接着老萧头双臂一甩,无数羽毛便化作尖锐的杀气冲向对面所有的人。

  群杀。

  老萧头可不想和这些人独自一个个战斗下去,那么只会让他失去遁走时机。此时他绝对不会自大到可以和两个地阶强者对峙的程度,他必须在这些人还未意识到自己真正实力联手之前,首先突袭,创造遁走的时机。

  老萧头内心是很希望可以一举歼灭这幽灵杀手和魔人之主,为踏虚彻底歼灭未来的祸端,可是眼下他绝对没有这样的势力。只有先想办法救出萧黑山之后,再来和他们慢慢计较。

  这一手超灵羽神技能,一旦释放出去,只要修为低于地阶的人,根本无法抵抗,这样一来,几个幽灵杀手顷刻间便被打出了超灵维,也正是如此,老萧头面前露出一道豁口,他可以遁走出超灵维了。

  谁知当老萧头伸手去抓地面萧黑山时,异变突生,只见萧黑山竟然苏醒了,他不仅没有接受老萧头的救援,反而不顾一切冲向对面那个溟空杀手。

  老萧头无法相信萧黑山为何会做出这样不明智的选择,可是他已经无力阻挠,只能重新踏回,随时准备救援他。

  轰隆一声巨响。

  接着溟空和萧黑山纷纷后退数步,二者速度都是超快,若不是以超灵维,老萧头都无法看清楚他们之间出手。

  顶级杀术。

  他们二人出手都是顶级杀术,整个人都仿佛影子一般在此时交锋。看到这一幕时,老萧头竟然忘记去出手营救,他实在没想到萧黑山竟然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将杀术练到这种地步。除此之外,他身体内似乎还隐含着另外两股神秘的能量,一旦迸发出来,足以在短时间内让萧黑山具备超越地阶的战力。

  他在这一年中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对于眼下的萧黑山,老萧头感觉十分陌生。再也不是之前守护在自己面前,那个纯真的山里娃子。

  两种杀术在超灵维度内极限厮杀,也让贵公子充满惊奇和欣喜,他之所以掳走萧黑山目的便是要学习他的天阶杀术,无奈这小子又黑又硬,根本无法胁迫。他只能采取观摩,可惜观摩数日,也是一无所获,最后他在束手无策之下,只能选择放弃,将其交给幽灵杀手来交换一些意识体。

  不过此时此刻,贵公子似乎又对萧黑山和溟空所施展杀术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不停地记忆,有时还在以手指笔画。

  此时的萧黑山已经完全不是数日前那个被他囚禁的小子,他所展现出来的杀术,甚至连贵公子都有些恐惧。

  尤其是他在施展出那种近乎于杀神术一般剑术时,贵公子眼睛都在发光。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功法,只可惜他付出很多,却依旧无法获得。这一次他之所以来到下界,其中之一目的也正是为了找到传说中杀神界失传已久的杀神术。

  贵公子贪婪眼神,以及手指动作都一丝不拉的落尽老萧头眼中。此时老萧头也看清楚萧黑山所施展的杀术似乎和溟空同出一门,并且他还拥有克制溟空的招数。虽然修为不如溟空纯厚。但是他体内还有两种神秘气息,一旦迸发出来,就连溟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目前萧黑山似乎还没有落败的迹象,老萧头思索一会儿,猛地在心中做出果断的抉择。既然有机会可以减除这些踏虚毒瘤,他也绝不会手软,随之,他手臂一甩,烛龙闪现,接着小火也一起弹出那颗圆溜溜的小脑袋。

  “今日,你我三人,便要再次为了踏虚四方国决战,不要放走这里任何一人”老萧头猛地展开羽神翼,便冲向了那个还痴迷的钻研杀神术的贵公子。对于老萧头来说,那些幽灵杀手并不足惧,唯一令他感到危机感的,便是溟空和贵公子,他们若是联手,那么自己甚至连逃生的机会都很渺茫。不过眼下,溟空被萧黑山捆住,若只对付贵公子,老萧头还可以勉强一试。

  于是他便果断展开攻击。

  当贵公子醒悟过来时,无数超灵羽已经飞到面前,他急忙转身,拔出佩剑,以剑术抵抗。可是毕竟还是慢了一步,身上已经被超灵羽刺中数处,顿时鲜血汩汩,显得极为狼狈。老萧头却不会就此罢休,接着又是一招羽神术,万千灵羽化作一连串光流,绕着贵公子身躯打转,那种强大的灵力场,几乎让他寸步难以移动。

  贵公子似乎也被逼得急眼了,他猛地张开嘴巴,从口中喷出一个光球,接着那光球膨胀起来,一眨眼间便充满了整个超灵维。其内则是各种怨灵嘶吼着,似乎要择人而噬。看到这一幕,即便是老萧头这样强大意志力,也别震撼的差点心神失守。他定了定神,继续挥舞着羽神翼,随后便指着烛龙说:“别让那些怨灵飞出来”。

  烛龙一声低沉的鸣叫,便腾空起来,一张张龙嘴,喷出各色超灵火焰,就像是在煅烧那个光球,始终不让其内那数十万怨灵有机会跑出来。

  至于剩下的幽灵杀手,便是小火的菜了。它十分灵敏的在各个灵维间腾挪跳跃,只要和那些幽灵杀手形成小灵体接触,便是喷出一口火焰,将其烧的灰头土脸,直到将这些小灵体一个接一个的都打趴下,它才十分轻飘重新回到了老萧头的肩头。

  贵公子脸色十分难看,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地球人手中。他可是一个天界公子,虽说他在天界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可是这里是低微的人界,他怎么可能斗得过天界的法术?

  贵公子眼神中带着深深困惑,可是身形却不停地被那羽神光束收紧,眼见便要别彻底困锁起来。此时贵公子也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威胁,于是他再也无法顾及什么身份面子之类的,现在他只想生存下去。于是他极不情愿的使用了家族传送令,一个上古滕文自他体内膨胀起来,眨眼间,他整个人都被包裹其内,即便是羽神术也无法将其打破,直到那图腾文呈现出最为清晰实物转换时,贵公子竟然一点点变成了虚幻,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老萧头很清楚感知到贵公子气息消失了,并且似乎在整个地球梯度内消失了。他究竟是生是死,老萧头已经不在乎,只要他不留在踏虚威胁四方族,那么他的生死也不再重要。

  眼下只有溟空了。当老萧头回头转向萧黑山和溟空之间战斗时,发现此时的溟空已经掌握了战争主动权,他的修为毕竟高出萧黑山太多,即便是萧黑山可以凭借杀术和哪两股气息弥补,最终还是难免落败的命运。

  老萧头跨上一步,双翼一甩,接着漫天灵羽,便射向了溟空。原本还在彼此厮杀的二人,溟空忽的身形一晃,整个人便要遁走。他现在很清楚,眼下局势,单独一个萧黑山已经令他有些乏力了,若再加上老萧头,他根本没有生存的几率。因此他在老萧头一出手的时候,便做好遁走的准备。

  可是老萧头岂能让其遁走,幽灵杀手和魔人之主不同,魔人之主只有魔人之主一个人有毁灭踏虚的战力。只要魔人之主离开,那么踏虚便可安枕无忧,可是幽灵杀手,却是每一个都有灭杀四方族的能力,老萧头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势力存在,尤其是像溟空这样的顶级杀手。

  也就在溟空遁走到界面时,忽的一团火焰喷出,接着一张稚嫩小脸弹出来。溟空一愣神,被火焰喷了一身,顿时灼烧的他遍地翻滚。也就这段时间,萧黑山和老萧头几乎同时追踪下来,一起联手冲他杀去。

  噗噗!

  溟空几次躲闪不及,身上再次遭受两次重击,接着他便翻身起来。一脸凶恶的表情瞪着老萧头和萧黑山冷笑说:“看来今日你们是想赶尽杀绝了,好吧,老子就和你们搏命,看看究竟是老子活,还是你们死”。

  溟空也知道自己眼下是无法遁走了,只能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准备和老萧头和萧黑山搏命。

  看着已经狂化的溟空,老萧头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于是他便一伸手护住了萧黑山说:“小心”。

  也就在老萧头话音刚落,溟空身形虚晃,接着从他体内迸发出一种极为恐怖杀意。

  这边是溟空终极必杀术,残魂煞。这种煞其本身并不能伤人,而是以蚕食本身灵体,在短时间增加数倍战力,这样一来他便可以战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不过施展残魂煞也有缺点,便是每一次施展都会让他溟空的修为退回数百年,若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也不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去施展残魂术。

  鸢花宫禁地,那片曾未开启过的通道敞开,无数女子弟子鱼贯而入。

  站在这座颇具寒意的地宫内,穆伊雪感觉到一阵阵阴风瑟瑟,她跨步向前,很快便来到地宫中心处。此时她看到无数玉石棺椁,其中各自躺着一些姿态祥和的老女人,她们便是历代鸢花宫之主。

  走在最前方,被几个女弟子搀扶的鸢花宫主,走到其中一座空棺前站定,勉强用手掌撑起已经濒临油尽灯枯的身躯,冲着身后一挥手说:“你们把棺椁打开”。几个女弟子闻言,眼圈泛红,喉咙也在轻微哽咽出声。

  “别再耽搁,老身时间不多了”见到她们动作有些迟疑,鸢花宫主又催促说。

  “宫主”几个女子弟子其其跪拜一下,然后便将那棺椁盖子打开。

  鸢花宫主伸手按住了棺椁,用力攀爬进去。之后她便大口喘息着说:“传我第十八代鸢花宫主鸢花令,授予穆伊雪为第十九代鸢花宫主,以此继承鸢花师祖遗愿,不得违背”。

  鸢花宫主费尽好大力气,才最终将一段话说完。

  接着她从棺椁中拿出一枚七色鸢花令,极其郑重交付给了穆伊雪。此时的穆伊雪早已哭成了泪人,她很想去阻止鸢花宫主做这一切,希望她可以多活一些时间,哪怕是一个时辰。可是鸢花宫主却以极其严肃语气拒绝了她,并且自己下定决心要来地宫,完成最后宫主交接大典。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51/51114/4580165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