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众仆之仆 > 第两百一十七章 路易十二的胜利

第两百一十七章 路易十二的胜利

  康布雷同盟协约在1508年的12月签订,1509年4月的时候,教皇尤利乌斯二世颁布了针对威尼斯的敕令——禁止威尼斯人做礼拜与举行宗教仪式,也就是说,褫夺整个威尼斯的教权。与此同时,法国国王路易十二的五万军队源源不绝地经神圣罗马帝国、米兰直取威尼斯于伦巴第的领地,5月14日的时候,又在米兰附近的阿尼亚代洛一地与威尼斯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再一次取得了一场盛大的胜利。

  鉴于查理八世,以及他的后继者路易十二都曾经在意大利折戟沉沙,连续的胜利无疑给法兰西人们注入了一针强心针,布卢瓦的人们通宵狂欢,在街道上游行,舞蹈,“国王万岁!”,“法兰西万岁!”的叫喊声不绝于耳,不仅如此,他们还涌到布卢瓦城堡前,希望能见到他们的王子与王后。

  善心夫人谨慎地将自己的身体与面孔都隐藏在窗幔之后,对于法兰西人,路易十二的胜利固然值得他们欢欣鼓舞,但对于布列塔尼人来说,有且是布列塔尼的统治者安妮,这可算不得什么好消息——如果路易十二真的能够借助此战获得米兰与那不勒斯,想要偿还之前的借款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而挟带着胜利者的荣光,他必然会重振他作为丈夫与君王的威严,到那时,安妮与布列塔尼人在法国宫廷的生活会比现在艰难得多。

  “这不是我们早有预料的么。”比起善心夫人,女公爵要平静许多:“路易十二是个疯狂的赌徒,而这五万人的军队就是他最后的筹码,而他也不是一个蠢人,既然如此,他取得胜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好啦,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意大利从来就是陷进去就难以脱身的泥沼,查理八世在1494年的时候,起初也不是节节胜利么,只差一点,他就成为了那不勒斯的国王,但最后呢,他能够回到法国,还是因为他的大臣耗空了国库,甚至向我借贷之后取得的最好结果了——我并不觉得路易十二就是例外,当然,”她露出了一个令人发寒的微笑:“如果他真的就是那个例外,我们也可以让事情的发展回到它应有的轨迹上去。”

  这就是为什么,她始终不曾切断与朱利奥.美第奇之间,极其微妙的联系的缘故——虽然她不愿意给他任何东西,但她知道他是一个如何多情的人,她在她可爱的小弗兰西斯每年的诞生日举行的弥撒,祝圣的画像,还有最近送去的瓦伦蒂诺女公爵路易丝.博尔吉亚,都在提醒他,在遥远的法兰西,他还有一个儿子。

  他是她放在意大利的,一枚重要的棋子。之前幸而有他,让路易十二在意大利待到了1502年才回到布卢瓦,成功地避免了小弗兰西斯在法国宫廷里被一群法国人围绕着长大,他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就与布列塔尼女公爵一起走过了整个布列塔尼,吃着布列塔尼人的奶水,呼吸着布列塔尼的新鲜空气,用布列塔尼语吚吚呜呜地说话……路易十二指责她将弗兰西斯养成了一个布列塔尼人,对此她倒也没什么可值得辩驳的——而为了自己的野心,路易十二不但不能追究她的过错,还要继续“宽容”下去——直到他将,至少将米兰与那不勒斯收入囊中为止。

  但就如善心夫人所说的,安妮不可能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表面上,她必须支持自己的丈夫与君王,但暗地里,她会以更为热忱的态度,与繁多的手段,导致他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像她与朱利奥所说,她与路易十二,原本就是敌人,这是不容变更的事实,除非他们之中有谁死了,不然他们之间的争斗永远不会平息。

  “您要出去吗?”善心夫人见到女公爵在侍女的服侍下装扮整齐,戴上珠宝,披上绣着法兰西王室纹章的斗篷,“我必须出去,”女公爵说:“不然他们就要冲进来了,别忘记,我们可是布列塔尼人,法国人的敌人,一旦他们意识到这一点,这些愚民什么都做得出——要知道,我亲爱的夫人,我们现在在布卢瓦,周边都是法国人,而那些法国贵族,对我,还有小弗兰西斯不愿驻留在布卢瓦的事情,早就抱怨连连了。”

  “那么弗兰西斯殿下呢?”一个侍女问道。

  “他应该已经睡了。”女公爵说:“把那个拿出来。”

  布列塔尼的女公爵在人们的殷切期望下,被大臣与侍女的簇拥着出现在了露台上,法兰西的民众一见到她,呼喊声就愈发高涨起来,帽子如同发了癫一般地在空中不断起落,女公爵微笑着看着他们,等到有人开始呼喊王太子的时候,她从善心夫人手里拿过了“那个”——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黑铁匣子,但有女公爵的一肘长,一掌宽,而且沉重到无法单手托起——善心夫人为她打开了匣子,里面竟然全都是黄灿灿的金路易!

  还没等她身边的贵胄重臣明白过来,女公爵就将手指深深地插入到匣子里,抓起一大把金路易,往下一抛!

  “法兰西万岁!”她喊道。

  一开始人们还不知道她抛下来的是什么,但一个幸运的人失声喊出“金路易!”的时候,事情就迅速地往危险的深渊倾斜过去——这些可怜的人,可能这辈子也没有亲手碰到哪怕一枚金路易,而现在,这些可爱的小玩意儿就在他们面前,只要他们愿意俯下身去捡拾,就归他们啦——在片刻沉寂后,人群蓦然爆裂了,他们互相推搡着,咒骂着,践踏着,瞪着眼睛,任何一个敢于阻扰他们的人都会被撕碎——他们也几乎那么做了,有人的眼珠被挖了出来,也有人失去了自己的手指,或是鼻子,还有人捡到了一枚金币,却因为担心有人抢夺,放到嘴里又不小心吞下去,就有人想要撕开他的肚子……

  安妮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一旁的鲁昂总主教却面色发白地大叫道:“天主啊,您在做什么啊!?”

  “在庆祝我丈夫的胜利啊!”安妮愉快地说,又往下抛了一把,“去阻止他们!”鲁昂总主教当机立断地命令道,于是他身边的侍卫就立刻奔了下去。他们也是聪明人,没有立即冲入人群,而是从外围一点点地把他们驱散——外围的民众暂时还只能看着,因为里面的人早就滚做了一团,他们根本插不进去,在侍卫的火枪与长矛下,他们只得勉勉强强地退开了……安妮看了,就回过头去,责怪道:“您怎么能够这么做呢,主教先生,”她满怀恶意地笑道:“这些忠诚而又热情的人,难道不应该得到奖赏吗?”

  说着,她只一抬手,就将整个匣子掀了个底朝天。

  匣子里的金路易倾泻而下,甚至在空中形成了一道转瞬即逝的金色瀑布,它们落在了人们的头顶,脊背与手臂上,蹦跳得到处都是,触目所及,全都是那些闪烁着迷人光泽的值钱玩意。

  这下子,场面彻底地不受控制了。更多的人扑了上去,就连主教的侍从都忍不住放下了长矛与火枪,加入了抢夺金路易的行列。

  鲁昂总主教气得快要发疯,但在国王不在的时候,宫廷的主人就是王后,尤其是如同安妮这样,依然保留领地与爵位的女公爵,他是无法对她做些什么的。

  没人再能想起他们的王太子了,法国的大臣与爵爷们原先的打算也落了空——没有一个孩子会不崇拜英雄的,可惜的是,上次意大利战争,路易十二虽然没落得查理八世的下场,却也是大败而归。

  所以说,此次难道不该让他们的王太子,好好地感受与共享一番来自于国王的胜利与荣光吗?他已经九岁了,正是应该懂得,自己是法兰西的王太子,而不是布列塔尼公爵继承人的年纪了,谁知道布列塔尼女公爵只用一匣子金路易就击溃了他们所有的谋划。

  想到这里,鲁昂总主教也只得召回了他的侍从,免得他们在疯狂的厮斗中无谓地受伤,至于那些平民……就让他们下地狱去吧!

  第二天,布列塔尼的善心夫人听说,在布卢瓦城堡外,因为抢夺女公爵抛下来的金币,造成了三十一个人的死亡,一百多人受了足以造成残疾的伤,更多人则留下了程度不同的伤痛,完好无缺地回去的人,几乎没有,还不论那些因为抢到了金路易,在路上遇到盗匪而遭到不测的人。

  就算他们都是敌人,善心夫人仍然不免心中一悸,她匆匆地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提醒自己要记得奉献三台赎罪弥撒。

  但等走到女公爵的门外,她的目光就又坚定了起来,她推门进去,女公爵正好写完了一封信,正在往上面撒沙子,好让墨水尽快干涸。

  “这封信尽快发出去。”女公爵说。

  善心夫人低头看了一眼,是给朱利奥.美第奇的。

  ————————————

  朱利奥.美第奇打开信件,在读过一遍,沉吟片刻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有条不紊地做出了一系列安排。

  在主持完1509年的圣施洗者约翰节(6月24日)的弥撒后,朱利奥.美第奇,佛罗伦萨的大主教,告诉加底斯与佛罗伦萨的人们说,他将要前去意大利南部城市巴里的圣尼各老圣殿朝圣,归期不定。

  杜阿尔特坚决反对,“这是极其愚蠢的。”他说:“您有更重要的工要去做——您完全可以把它交给……任何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这件事情就很重要。”朱利奥温和地说道:“杜阿尔特,我们只能尝试一次——如果失手,猎物就会立刻警惕起来,我们就再也找不到机会了。”

  “您离开的时候。”康斯特娜问道:“尤利乌斯二世有所异动怎么办?”

  “有你,朱利阿诺,内里与马基雅维利在。”朱利奥回答:“而且我保证,最近几个月,尤利乌斯二世会非常地忙,忙到根本想不起我们。”他环顾众人:“佛罗伦萨交给内里与朱利阿诺,加底斯交给康斯特娜与马基雅维利。”

  “法国的路易十二呢?”

  “这正是西班牙人与尤利乌斯二世要担心的事情。”

  “看来您是打定主意了,”杜阿尔特说:“那么我要和您一起去。”

  “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朱利奥说。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64/64106/462290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