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凤含战神传 > 第七十五章 板上钉钉

第七十五章 板上钉钉

  “不过就是一把妖剑罢了,她不可能当众毁掉它。父君,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她。”

  将月旧重新坚定道,最后抱着一丝希望去替着她求情。

  凤含断然不能死在妖界里,哪怕以前自已被她砍了几十次。

  将月旧知道那是曾经彼此的立场不同,才会刀剑相见。

  “她非死不可!”

  妖君咬牙切齿道,满脑子就想着她死后那一种解气的情绪。

  他的脸上扭曲得愈发的狰狞可怕,脸色黑得发紫发青了。

  凤含无动于衷,心中并没有对妖君畏惧一分。

  如今的他丧心病狂,只是为了一把妖剑。

  居然不顾父子之间的情分,硬是想要将月旧左右为难。

  凤含冷声霸气道:“你的妖剑并不是我毁掉的,是太子勾结凌夺,暗中使用花匣子毁了你的妖剑。”

  句句属实,恐怕妖君是听不进去了。

  因为他如今被仇恨灌满了脑子,断然是听不进去凤含的话。

  妖君曾经认为凤含只是在掩饰着自已的过错,没有承认自已毁了妖剑一事。

  “太子怎么会勾结魔族?你蒙骗我呀!”

  妖君气得脖子伸得长长,两手的青筋爆突。

  顺手就从身边妖兵的手中,夺来了那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

  那个火冒三丈的架势,似乎想要把凤含踩在脚下狠狠剁成十万块了。

  虽然眼见为实!但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

  凤含拿着那双乌黑的眼睛霸气望着他,一步步走进他。

  平生最是讨厌别人冤枉了自已,所以才对妖君那一番说辞不屑一顾。

  岂有此理!

  凤含空手接过白刃,表情蓦然严肃一分

  只道:“我再说一遍,妖剑被毁一事。与我无关,你身为妖君,这点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

  霸气侧漏,她的眉宇间简直都能产生出一种为将的气质在内!

  妖君一时懵懂,但心中终究抵不过失去妖剑那般揪心的痛楚。

  他的脸色原本淡去的怒气一下子就能够恢复回来。

  他就压着嗓子道:“我所说的话,就是事实。来人,快去捉住她!”

  那两只带着血丝的眼球,差点就突了出来。

  如此,能够看得出妖君正在气头上。

  “我凤含从来不会去受了这等委屈。”

  凤含一手就把长剑扔回给妖君的怀中,恰好就被他接到了。

  被人冤枉的事情,不会出现在凤含的身上。

  凤含!

  妖君顿时就睁开了双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眼前柔柔弱弱的美人,她是那个威名四方的凤含吗?还是一个冒牌货?

  仇恨混浊的眸子一凝,似乎能够看得出她身上那一点杀伐果断的气质了。

  妖君似乎想明白了,原来半庭新之前所说的事情,是真的。

  在妖君的印象中,凤含的真身就是凤凰鸟。

  如今这条小鱼仙子,应该是她的魂魄寄宿在它的身上了。

  妖君恨得牙齿痒痒,指着将月旧的时候,转眼间,又指向了凤含。

  毕竟,凤含才是引起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否则如此重情重义的将月旧又怎么会蒙骗自已?

  他还死心塌地为了保护她一条性命,而不得不对自已撒谎了。

  幸好自已没有让琴辛拜着她为师父!这是万幸之事。

  “当初为什么你不敢承认自已是凤含?”

  糊涂!

  我何时没有承认自已就是凤含,只是当时认了,妖君也不会相信自已的话,所以才觉得他这一番话可笑至极。

  “我没有说过自已就不是凤含。”

  凤含坦诚道,反手就想给站在身边的半庭新一掌。

  似乎可以为自已出一口恶气,但能够让半庭新用花匣子来诬陷自已毁了妖剑一事,也只有凌夺才会想出的馊主意了。

  凌夺。

  这个人不管在各界中,何时何地都想置自已于死地。

  在他的心中,倒是巴不得自已死了,就能如了他所愿嘛。

  妖君气得满脸憋得红成一块砖头,似乎就能冒出一些薄薄的气雾来了。

  他的牙齿间,都快把它们咬断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你想,但就是现在不敢。只要你明目张胆杀了我,就会与整个凤军为敌。你别忘了,妖军和天军两败俱伤,只有魔军才会最受益了。就连太子手中的花匣子,都是凌夺所用的。”

  凤含挑明其中的要害道,就怕妖君一时失去理智后,就会揪着自已不放。

  跟他说清楚一些要害后,希望他能够不要被仇恨冲昏了脑袋!

  凤含的脑袋不止妖君想取,其它的仇人也想取它。

  妖君想想,的确也是。凤含所说的话,不假。

  若是两军打了起来,只有魔军坐收渔利。

  但妖剑一事,总不能算了吧。

  自已等了万年的时间,才取了这把锋利的妖剑。

  不过妖剑在数日的时间,就被毁了。

  这口气,妖君断然是不可能咽了下去嘛。

  “妖剑一事怎么算?”

  “算?”

  凤含冷眸一扫,指着半庭新的方向,“至于妖剑被毁一事,应该跟他算。”

  半庭新浑身一愣,挤出一分胆量。

  怕的不是口齿伶俐的凤含,而是妖君听信她的话,然后对自已重罚一顿了。

  寒沉可以替着太子揽下罪责,自已身为他的心腹。

  我理应为他尽了自已的一分微薄之力。

  但还是先等等,等到太子败局已定再说。

  时冰想了想,总不能对此事无动于衷,这样会辜负了太子对自已的期望。

  “她所言一事,对吗?”

  妖君半信半疑问道,语气蓦地多了一分温柔。

  就想等着半庭新老实交代此事,那么他的太子之位就不想要了。

  半庭新深邃的眼中,那一分难以捕捉的心虚之色一闪即逝。

  他顿了顿语气后,昂首挺胸,厚着脸皮道:“我自知父君喜欢妖剑,巴不得自已亲自把它取了回来。又怎么会在无意间毁了它呢?”

  妖君重重冷哼两声,自然是了解半庭新的为人。

  只要证据不足,他是不会认账的。

  换句话来说,哪怕是拿出板上钉钉的证据出来,扔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一定会认了。

  妖君一步步逼近他的时候,蓦然大腿被一把长剑触碰到了。

  疼!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66/66096/466868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