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十八章 花海

第十八章 花海

  【现如今】

  严炎流着泪,倚在床头,慢慢闭上了眼睛,不再讲述。

  尹娴和段华年也是一时无言,只是两两相望,不知该如何做评。

  良久,尹娴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小心的问道:“那之后,你怎样了?”

  “袁家不领情,退了礼。父亲母亲后来得了病,不久便走了。”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波动,而真实的情况不是他所描述的这样云淡风轻。

  当时袁家觉得受了羞辱,退回了聘礼,后来在酒界处处刁难。严夫人因严炎惹出了麻烦,急的久病缠身。严老没了销路,家里下人散了一大半,开销本就大的严家庄最后只能靠着变卖家财来给严夫人治病。哪知遇到庸医,严夫人用了那庸医开的药,当晚瞪了腿就走了。而所剩不多的家财也被阿火连夜打包偷偷带走了,严老受不了这个打击,投河去了。

  “我把家里的东西当了,做了点小买卖,若不是琼三娘,我家怎会沦落如此,琼花怎会惨死……”

  严炎说道一半,感觉喉咙之间有异物,吞咽了几口,突然笑了起来。

  “我其实不那么恨琼三娘,我这样懦弱的人,我是恨自己,这几年来找人来琼花庄闹,不过是不想承认,是我的缘故琼花才死的。”

  “严少爷……”尹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一点也插不上话。

  严炎就这样苦笑:“其实琼三娘说的没错啊,该死的,本就是我,这些年来,除了逃避,我在做什么?复仇么?向谁复仇?就算琼三娘死了又如何,琼花回不来了。”

  他虽说是在笑,但是却比哭还要让人觉得难受,这些年来,压抑在内心的情绪,他未曾向旁人吐露过。琼花是他心头的那一片雪花,他不敢私自将那片记忆敞开让他人观摩,但是一旦开了口,便再也受不住悲伤。

  “终究她也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我究竟在做什么……”

  话语之间,门外又开始了骚动,只听得一个小丫头发出了尖锐凄厉的尖叫,“呀!死人啦!”

  段华年慌忙出去看,伍十闻声也连忙跑了过去,循着声音的方向,那是刚才段华年一行人去到的琼花生前的房间。

  段华年示意,伍十明白,拿着枪就走进了琼花的房间,倒在地上的不是别人,竟是婆婆!

  阿婆的手中是琼花床头的那一双匣子,婆婆生的慈眉善目,即使走了,面容也是慈祥的,她的嘴角有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这几年来,她一直都为自己的举动责备自己,认为琼花的死是自己的过失,受着煎熬,如今奔赴黄泉,若是能与琼花相遇,她会如何怜爱地望着琼花,告诉她,阿婆来陪她了,横竖可以找阿婆说话。

  伍十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正想着说什么才好,琼三娘已经闯了进来。

  “阿婆?”

  伍十连忙摆手,“事先说好了,人不是我杀的,婆婆年纪大了,说走就走了。”

  琼三娘没有理睬伍十,推着婆婆的身子,“阿婆,你起来。”

  伍十觉得琼三娘此举实在无礼,连忙阻止,“喂,稍微尊重一点啊!”

  “好啊,你们都去陪阿花了,单留着我。”琼三娘大笑,“好啊,是阿花想你们了么,阿花只叫你们的么,有没有叫我?”

  “你……”伍十只觉得琼三娘神色不对劲,竟有痴傻之状,想要去拽她,那琼三娘已甩开他的手,也不管发髻散落,鞋子掉下,大笑着跑出了门。

  伍十连忙对着婆婆连鞠了好几个躬,慌忙去追琼三娘,还不忘同段华年唤一声。

  段华年得知了情况,让下人们收拾一下,然后回到屋内。

  “阿婆走了,三娘的状况,似乎不是疯了就是傻了,琼花酒是别想了,等伍十把三娘寻回来,我们便起身上路。”

  “那个,”严炎打破了沉默,“若是琼花酒,我可能知道到哪里去取。”

  尹娴和段华年望向他,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回到到:“曾经琼花与我写信,她说过,琼花庄内有一间房间,是琼三娘屋子右边的第三间拐角处的小密室,琼三娘从不让她进去,恐怕哪那里藏着琼花酒的秘方,若是幸运,应该会有酒。”

  说完,严炎慢慢下了床,也不用段华年和尹娴搀扶,自己走出了门。

  “虽说我同那些人,屡次来琼花庄,不过从不破坏后院房屋,这里是琼花生前待的地方,我也想他们能完整一些,她若是回来了,也能认得家。”

  说着,他出门,领着段华年尹娴寻到了那间密室。

  小小的门,隐蔽不起眼,当是藏着宝物的那种库房无误了,毕竟段华年家里也有不少这种样子的库房……

  不过令众人吃惊的是,这门竟然没上锁,看来琼三娘方才是在这间屋子里,出来的急,忘记锁了门。

  尹娴觉得不大好,拉住了段华年,“私闯也不大好,不如等三娘回来……”

  语音未落,严炎已经嘎吱一声,推开了门。

  “这!”

  众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住,这屋内,并没有什么配方和美酒,不过是一箱又一箱的衣物和玩具,但是显然是玩的剩下的旧物。

  “这是?”段华年发出了疑问。

  严炎已经动手,一件一件翻看了过去,突然之间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他的手中,是数十张琼花的画像,从三岁的到十八岁的,她来到琼花庄的每一年,琼三娘都会为琼花画一幅画,锁在此处,原是不想让琼花看到么?

  尹娴提出了疑问,若是琼花小时候到现在用过的旧物,为何,不让琼花去看呢。

  段华年指了指一个箱子,“这些便是答案。”

  尹娴仔细打量着这些箱子,不由大惊,这些箱子都是香樟所制,因此常放此间不易生虫,而且嫁女常有砍香樟制箱的习俗,加之箱内所垫的皆是丝绸,固有“两厢厮守”之意。

  “你是说,这些,是琼三娘给琼花备下的嫁妆!”

  “恐怕是的。”段华年点了点头,望了望身旁的严炎。

  严炎已经无言,只是微微捏紧了拳头,盯着这满屋的物什,克制不让自己流泪。

  “来之前便听闻琼花酒产量不多,到后来虽然市面上有,总觉得缺了些原先的风味。想想当初听到这些风评的时间,似乎与琼花去世的时间相差不了几月。”尹娴道。

  严炎发话,“琼花庄后来,便不再产酒了,琼花走了,琼花酒也就不再了。”

  “将……老爷!老爷!我回来找帮手!”伍十的声音就这样闯了进来,段华年才想训斥他冒失,伍十连忙喘了口气,“琼三娘也没了。”

  什么?!

  今日真的古怪,走了一个阿婆,怎么琼三娘也……

  “我找了一大圈,她跑的太快了,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就倒在花海里头,没气了,手里拿了个铃铛,怎么也不松手……说来也古怪,”伍十挠了挠头,“这样冷的地方,怎么还有这么大一片花海。”

  “花海?”严炎突然问道,“你是说,后山的琼花花海?那里的花开了?”

  “是了是了,就是那里,”伍十不想多理严炎,继续道,“那我找两个帮手,好吧琼三娘抬回来啊。”

  “一切小心!”尹娴叮嘱了一番,伍十点了点头,转身感叹今日太邪乎了。

  段华年瞅见严炎的异样神色,“你打算,怎么办?”

  “如今还能如何,若说我来报复,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严炎低下了头,“可琼花,她想这样么?”

  “这琼花庄里好歹还有几个下人,如今没了庄主,他们留下也没什么用处。”段华年道。

  严炎没有回答,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你去哪儿?”尹娴问道。

  “见一个故人。”

  “不去拦他?”尹娴见他走远,拉了拉段华年,突然自己被段华年抱住,不由得有些奇怪,“你怎么了?松一点……喘不过气……”

  “还好,我比他幸福,”段华年在尹娴的脸颊上蹭了蹭,“至少,我能保护好我喜欢的人。”

  尹娴的脸颊一红,转移了话题,“那你打算怎么办?琼三娘和阿婆,总得送送她们,还有严炎,还有还有,庄上剩下的这些人。”

  “我会把这个庄子买下来,重新修葺,给那些下人发工钱,日夜打扫这里。”

  尹娴惊住,“可是,现在看来,庄上是没有琼花酒了,何必大费周章呢?”

  段华年望了望不曾停下的飞雪,浅浅的一个吻落在了尹娴的额头。

  “三娘和阿婆,便埋在这汾头山吧,修葺琼花庄,也是想日后,她们同琼花的魂魄归来,不至于无处可憩。”

  他顿了一顿,望着严炎离去的方向,

  “下次他也可不用蒙面带刀,堂堂正正从正门进来,告诉琼花,自己究竟是如何爱着她的。”

  汾头山,后山,琼花花海。

  严炎走在台阶上,风里夹杂着雪,让他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只觉得脚下一滑,便摔了个狗啃泥。

  耳边仿佛传来了女子清脆如铃的笑声,“呆瓜,没事吧。”

  他站了起来,望着那一片花海,果然盛开了,一如他们初见的模样,玉色的花瓣在雪中摇曳,不曾有一丝的瑕疵。

  “好看么?”

  那个声音仿佛还在他的耳边。

  “你喜欢么?”

  严炎的双眼只觉得被什么笼罩着,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

  “那你不管多困难,都要来娶我。”

  严炎终于在风雪中崩溃,哭声把自己淹没,倒在地上。

  “炎,你究竟如何爱着我的呢?”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4/74968/4887779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