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十三章 内隐(中)

第十三章 内隐(中)

  人间许多情事,不过是岁月扯下了谎,不过总会有痴儿怨女愿意去相信,且执迷不悟甚至穷极一生。这本没有什么,即使知道自己匆匆忙忙的长途跋涉不过是为了奔赴一个近乎不可能的目的,但仍旧前进。

  在严炎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做了一个可以说是憨甜的美梦。

  梦里,她与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两人依偎在一起,畅谈着未来的光景,在何处安家,家中要摆放些什么物什,孩子要叫什么,过年的时候几日回婆家,几日回娘家……

  他想沉浸在这个梦里,最好一辈子都不要醒来。

  他在梦里摸着琼花的手,依旧是那样的冰凉。她笑得是那样的真切,还会用手指戳着自己,笑着说:“呆瓜~”

  她这样的好看,即使穿着最素净的缟衣……

  严炎惊醒,背上已然全是冷汗,方才梦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琼花仿佛还在他的身边一般,不过那素色的衣裳,实在是给了他很不好的回忆。

  尹娴和段华年此时坐在房中,沏了一壶茶,见严炎醒来,忙关怀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严炎额头上渗出细密汗珠,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都被细心包扎过,不由得低下了头,感谢的话语还未说出口,段华年已接过话茬。

  “你伤的不轻,这回就不绑你了,别再打歪主意朝外头跑了。”他喝了一口茶,眼神犀利,“你为何逃跑。”

  严炎愣住了,说实话,他逃跑只是根本没有多想,不过是绳子松了,他卸下以后便像是个无头苍蝇一般在山上乱窜。加之原本身上有伤,跑不了多远,不过在后山的琼花田里被人抓住了。

  “……我,去看看花。”

  段华年不由得哼了一声,“这汾头山常年飘雪的,何来花?”

  “有的!”严炎腮帮子鼓了起来,反驳道,“有一整片花海!”随后眼中的光黯淡了下去,“但是,她走了以后,花也随着她,都谢了。”

  尹娴倒了一杯热茶,慢悠悠的递给了严炎,“你昏迷之前说,琼花是……自杀的,可否告诉我们原委?”

  严炎将头扭转过去,一脸不情愿。

  “好歹救了你,总得收点回报吧。”尹娴道。

  严炎有些生气,别扭的别过头,“谁要你们救我了!”

  “你要是死了,”段华年一字一句,字句戳到了严炎的痛处,“琼花会开心么?”

  严炎的动作停滞了,失去了生气,整个人就这样软瘫在床上,面色如薄纸一般惨白。

  “她不会高兴的……我也不敢死……我害怕我下去以后见到她……她不会原谅我的……”

  白,

  是她的命色。

  火,

  却是她的终结。

  琼花等到了严炎的提亲,那一日,严炎终于还是说服了严庄主,放下了先前在品酒大会上丢失的面子,又一次携带厚礼,站到了琼花庄的门匾之下。

  “严家庄严炎,求见琼庄主!”

  那时的严炎,少年模样,意气风发,与宴会之时的唐突大不相同。原是在家中好好收拾了一番,提早半个多月练习了面见琼三娘应该说的话行的礼,确保无误后,方才上的门。

  琼三娘倒也不计较,大大方方让严炎进了屋子。门厅早早地陇上了上好的炭火,不见烟灰,只见温暖。

  琼三娘那日还是穿着绛色的袄裙并纯白的狐皮袄子,发髻上簪满了翡翠珠玉,越显雍容华贵,端庄艳丽。

  “严家少爷别来无恙啊。”不过是客套寒暄,一言一句地为正题做个铺垫。

  严炎从琼花的信中得知了琼三娘不喜绕弯子的迂回之人,于是果断的将礼一一抬上,自己则抱拳跪地,请求三娘将琼花赐婚于他。

  “严少爷说心悦我家阿花已久,不如和我说说,何时心悦上的?为何动心呀?”琼三娘的眼中满是挑剔,嘴角却还挂着三分笑意,若是让人演绎皮笑肉不笑,大概琼三娘可以做到极致吧。“我可不想,我家阿花,莫名其妙被人给拐走了,总得知道点底细。”

  严炎略微思考了一阵,互通信件,夜半幽会这样的秘事自然是不能说的,不过略微添油加醋,说一说初遇的情景,倒不是不可以。于是他绘声绘色,七分实景三分添花,向三娘讲述了当年酒宴与琼花在花海偶遇一事,连着自己回府之后,日夜难寐,心心念念想和琼花结为连理。所讲措辞得体,三娘没什么文化,只觉得小伙子与往日不同,谈吐也不一般,心中好感稍微增添了一些。

  她三娘倒也不是完全不通常理之人,她虽说要让琼花继承琼花庄,不让琼花外嫁,好叫琼花庄不落入旁人手中,不过见严炎如此认真严肃,倒是动摇了几分。但是琼三娘不会坐在明面上,依旧试探道。

  “我琼三娘没什么文化,留不了什么贵重东西,这酒庄便是我阿花的嫁妆,怕是日后,要叫严家的爷们多费费心,帮忙打点了。”

  话虽说得漂亮,但三娘意在试探,严炎究竟要的是这个酒庄还是琼花本人。

  “万万不可,琼花庄乃是庄主毕生心血所成,怎能让严家代理?日后不过是辛苦琼庄主和琼花罢了。”

  三娘微微一笑,还算满意,不过自己疑心颇重,还需好好考虑,于是道:“礼我先收下了,届时再请严少爷来。”

  严炎只道是得了应允,欢天喜地的跑回了严家庄,告知众人。

  “啪”,杯盏摔碎在地的声音。

  严庄主眉头拧成一团,将酒杯置于地上,“孽障!被人羞辱了还不知!”

  严炎跪地,表示不解,为何父亲如此大怒。

  “她琼三娘向来反复无常,今日收了聘礼,按理应该给个准信儿,届时通知你?你可知是何时啊!”

  “但是……”严炎还想辩驳,“但是既然收了礼,怎能反悔呢。”

  “我问你,”严庄主凑近,强压着怒火,“她琼三娘可有说过,同意将琼花嫁于你。”

  “虽……虽不曾说过,但是!但是她说琼花的嫁妆就是琼花庄!还说今后要我们多多上心!可不就是同意了的意思么!”

  “我呸!”严庄主一脚踹在了严炎的身上,“孺子不可教也,之前酒宴吃过亏了,还不听我劝,非要去娶那个琼花庄的黄毛丫头。给了聘礼哪有不回礼的!她琼三娘分明就是看不得我严家庄!欺人太甚!也不知我严家庄究竟何处得罪了她!”

  “会不会只是父亲多心了……”

  “给我住嘴!”严庄主气的已是满脸通红,喘着粗气,“太给我丢人了,当初你求我时,我就说了,此事多不能成,白白落了供他人耻笑!”

  严庄主在屋子里眉头紧锁,频频踱步,不时地摇头晃脑,只觉得问题棘手。

  “礼她收了就收了,就当花钱买教训,今后不要再招惹她琼花庄了,你这几日安心在家,过几日给你寻别处的好女儿,没必要吊死在琼花庄的树上。”

  “可是父亲!”

  “没有可是!”严庄主拂袖出门,没有回头,“上一次你偷偷溜出去,别以为我不知道,来人,给我锁起来,莫让竖子再去给我严家庄丢人现眼!”

  就这样,他与琼花的信,断了。

  琼花庄内,琼花日夜守着,期待有一天婆婆能又一次带着严炎的信出现,信中会写着某年某月某事某刻,他严炎要来娶她,不过她等了一日又一日,只有婆婆的摇头和叹气。

  三娘也在等,她其实都已打定了主意,只要这小伙子再来两次,且态度明确,她便同意严炎与琼花的亲事。琼花庄与琼花,于她而言,是心头最重要的两块肉,她一块也不舍得割舍,但她也希望,琼花能过得比自己好些,不要太狼狈,能得一心人厮守,她三娘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先前是自己脾气太冲,无论是品酒大会还是之后责罚琼花,皆因自己执念太深,一时晕了头脑,说出了那样伤人的话,细细想来,倒真的不是不让琼花迈出这个门槛,只是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让琼花自己走去出,走出自己的庇护。

  “能怎样呢?我同阿花之间,恐怕早已有无数的矛盾了吧。”琼三娘坐在院中,赏着飘雪,端着的茶渐渐凉了,她倒也不急着喝。“若再来一次,回到初见阿花的时候,我倒希望自己,不要总是为难她,能让她,开开心心的玩啊闹啊……”

  “庄主这些话,怎么从来不对小姐说起?”婆婆拿了衣裳,细心替琼三娘披上。

  琼三娘笑了:“我的阿花这样的聪明,她总会懂的,哪个当娘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不过我这个娘,的确是有时做的过了些。”她望着天,“话说那小子,怎么还不来啊,他是真心待阿花好么?阿婆,你觉得呢?”

  婆婆慈爱,捏了捏三娘的肩,“老奴多嘴,有时啊,他们孩子的事情,我们插手过多,也不好啊。”

  三娘依旧笑着,喝起了依旧凉了的茶。

  “那孩子,怎么还没来啊……”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4/74968/488917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