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十章 匣子

第十章 匣子

  严炎收到了来自琼花的一封信。

  打开信封里边并无其他,只有一两片玉色的花瓣。

  这封信还是严炎底下的小厮,冒险替他收下的,若是让严庄主知道,在他被羞辱之后,琼花庄有人与自家大少爷通信,不得气死。

  看到严炎仅仅收到一两片花瓣,那小厮气得直跺脚,“这琼花庄的一群娘们,干的这是人事么!我可是拼死拿到这封信的。少爷,你给评评理,我本以为里边好歹也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结果这什么啊,唬人呢。”

  这小厮虽然跟了严炎多年,但许多时候总是不开窍,不过这样也好。

  严炎小心的将信收了起来,一丝褶皱都不敢留。,脸上的笑意怎么样也掩饰不住。

  “阿火,你去街上帮我挑些时新的信纸回来,要那种女孩子最喜欢的。”

  那小厮耷拉着脑袋,“也我哪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样子的,俗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

  “叫你去你就去啦!不会挑就都买过来!”

  那阿火见严炎神色不似往常一样,便悄悄凑上问道:“爷不会是,思慕那琼家的姑娘吧?”

  “去去去,多嘴。”严炎转身,耳根子却有些红了。

  “好嘞,爷!我这就去办!”

  阿火办事果然利索,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将包裹送到。

  严炎急忙放下手中的活,打开那包裹。一沓又一沓信纸就这样从包中散落出来。

  “爷,我打听了,现在的女孩子家最喜欢这种颜色这种花纹,你瞧瞧多俏皮呀!”

  严炎拿起一张粉色印有双色蝴蝶的纸,摇了摇头,又看见旁边有一张靛蓝色仿青花瓷纹理的,还是叹气。

  “怎的,爷不喜欢呐?”阿火侧着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太花了,感觉有些不搭。”严炎的脑海中又浮现了那个一袭白衣,在雪中起舞的身影。

  “不搭?什么不搭?!少爷你可是百搭啊。”

  “百搭个头!”严炎一脚踹在了阿虎的屁股上,“还不快出去!不会讲话就少讲点!”

  “少爷~”

  “瞅瞅你这张肥的猪头似的脸,要不我和老爷说一声,赏你去刷恭桶如何?”

  “这就麻溜的滚....”

  将阿火买来的信纸一字排开,花花绿绿的看的竟然有些审美疲劳。

  严炎不停的摇头,这也不行,那个也不行...话说自己为何对区区一张信纸也如此大费周章?在旁人看来实在是不必要的。

  “...”

  他的指尖触碰到了一张素色印有浅色花瓣的纸上,的确是平淡无奇,但却莫名与琼花送来的花笺暗纹相似。

  “便是这张啦!”

  严炎兴奋的犹如三岁的孩童,拿起这一叠纸便在屋里上蹦下窜。

  “人家姑娘都主动给你写信了,严炎啊严炎,你可得好好回应啊!”

  抄起了书桌上的那只软笔,沾了墨便要写。

  “等等自己的字似乎,不是特别好看啊,人家姑娘会不会笑话?”

  拿笔的手微微颤抖。

  “要不先练习写个几张?”

  将自己垫在下头的宣纸抽了出来,认真写了几个类似于亲启,敬,贵安一类的字词,抬头拧着眉,若有所思。

  “这字也算看得过去,但这回信要怎么回呢?”

  严炎咬着笔头,敲着自己的脑袋,只恨自己空有满腔热情,一肚文墨,愣是连一句好听的话也编不出来。

  “琼花不是那班寻常女子,若是刻意讨好会适得其反吧....”

  抬头望着窗外,莺啼柳翠,不见冰雪,不闻寒风,一派融融。

  “这样的她,为何会突然给我寄信呢?不过一面之缘....”

  披上了红色毛毡,在沾满白雪的山上台阶,弯腰询问他有没有事;带着他去看了一遭满山琼花,笑着娇嗔数落他是呆瓜....

  “一面之缘...莫非她眼里,有我?”

  三天后,琼花收到了严炎的信,是婆婆偷偷替她拦下的。

  信件装在了一个精美的匣子中,匣子虽小,但做工精良,显然是经由巧匠之手,否则,上头的雕花怎么如此逼真。

  “有心了。”

  打开信封,本以为严炎这小子会长篇大论,倾诉类似相思之苦,一见钟情,外加宴会之事,不想他只字未提。不过洋洋洒洒写了几句客套的问候,外加一些今日安好罢了。

  “嗯?”

  琼花难免意外,这样不按常理走,倒是超出她的想象了。

  信本就不长,末了,只有一句。

  【家中温暖,今日望窗外,园中花已开。】

  匣中果然有一朵连着叶的花,汾头山寒冷,便奇迹般的保存了下来,一点也没有枯萎之状。

  “这朵,是你窗外的花儿么?”

  琼花微微一笑,将匣子收放到自己的柜子里,又觉得不妥当,便拿出来,塞到自己的枕边,随时可以用手摸到,这才安下心来。

  自己为何要寄那样的一封信给他呢?

  琼花躺在床上,望着顶上的床帘,陷入了沉思。

  她也道不清缘由,或许只是这些年来她不曾与外人多接触交流过,实在是太闷,想找他解解乏。又或许自己觉得他特别,想同他亲近。

  “那日,若是庄主同意了那门婚事的话,说不定...”

  一想到这儿,琼花的脸便羞得绯红,慌忙把自己躲藏到被子里。十六年来,她也曾想过自己终将嫁为人妻,幻想自己披上红色婚服时绝美的身影。现如今看来,倒真的只是幻想了。

  “该给他回些什么呢?”

  自从有了第一次互动之后,两人的书信来往并没有断过。不过是日常的交流,今日他说他家的花开了,明日她说她喜欢的树倒了。每天思来想去“要回什么”,已经成了常态。

  这两个不过十六岁的人儿,就这样分别瞒着双方的长辈,慢慢了解了对方的生活。

  逐渐形成的默契,让他们闭口不提品酒大会上发生的事。

  久而久之,双方产生的依赖感,让他们总会期待明天的那封信。

  严炎:“今日父亲叫人做了糖醋鲤鱼,结果那厨子北方来的,硬是说鱼肉怎么能做甜的,竟然和父亲争执起来!”

  ...

  琼花:“昨日庄主,送了我一个铃铛,很好看,镂空了的球心里,有一片雪花,你知道那些古人,会把雪花叫做琼花么?真是有趣啊。”

  ...

  严炎:“明日要同家里的人去祭祖,我听说了,我太爷爷太奶奶是一对苦命鸳鸯,两人私奔,后来太奶奶被找到抓了回去,只留下我太爷爷一个人照看孩子,真让人唏嘘啊。”

  ...

  琼花:“前两日,在庄中闲逛,看见庄主走进一间房,想起小的时候自己也曾想进去,结果愣是被轰了出来。琼花庄上下,我是可以走动的,唯独那间房我是不能去的,也不知是为何。”

  ...

  两人就这样交谈着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但即使是小事,在收到信件的那一刻,就开心的不得了。

  严炎把一沓又一沓的信收好了放在自己的床板里,若是闲极无聊时,还要再拿出来一封一封的反复的阅读。

  琼花则吧回信放在了枕边的匣子里,如今看来也有厚厚的一叠了,这匣子估计是要装不下了。

  严炎:“第一次给你回信时送你的匣子,你没有扔掉吧?若是你用它来装信,想必此刻也装的快满了。”

  琼花:“的确如此,怎么你又有新的匣子想送我吗?”

  严炎:“等我三日。”

  收到严炎的这封回信,那匣子果然再放不下了,琼花怀抱着匣子,便在心里默数着三日的期限。

  要回信么?他叫我等,是等什么?是新的匣子么?新的匣子会是怎么样的?

  三日很快便到了,这次琼花不让婆婆替她收信,而是自己冒着风雪,在庄子门口等了一天。然而没有见到前来送信的小厮。

  “莫非是遭受了些什么意外?或许是路上耽搁了呢?或许他最近很忙,忘记了呢?”

  琼花在心中做了一千一万种假设,但仍旧是等到日暮西山,天色暗沉。

  “今日,果然是不会送到的了...”

  自己何时变成了这副模样,这样的期待,这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仿佛是在一片黑暗之中寻到了慰藉的光明。之前的日子她不曾与外界有过任何的接触,现在的通信几乎是她所有生活的唯一乐趣。

  “他会不会,不会再来信了?”

  严炎的回信已经成为琼花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初明明是自己一时兴起起了个头,如今却深陷其中。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消极的想法,她竟然觉得有些意外的伤感。

  回去吧...

  她心中这样想着,以至于后来的晚膳都不曾好好吃,琼三娘只道她是在庄里闲逛了一日,受了寒,便不不打算晚上拉她去温习酿酒工艺,早早地放她回房间了。

  夜已深,琼花庄巡夜的灯火也已经暗下,琼花的房间较深,因此里屋即使点了火,外头也不曾看得见。

  琼花披散着头发,呆呆的坐在床边,她这样心神不宁已有多时了,怀中是那装满信的小匣子,她从没有这样强烈的思念感,不只是对人还是对信。

  他们这样来回写信有大半年了。如今的虚空感,真的是前所未有。

  外屋穿来了吱嘎的声响,伴随着的是脚步声。

  “阿婆?”琼花超外屋走去,突然被一个满身是雪的人一把抱住。

  琼花才想叫唤,却被那人同手轻轻捂住了嘴。

  “抱歉,路上耽搁了,新的匣子,送到了。”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4/74968/490183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