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四章 严炎(上)

第四章 严炎(上)

  房间中一片寂静,唯有火焰灼烧木柴时发出的霹雳声。

  屋外的风依旧凛冽,大雪慢慢飘落在地,形成了厚厚的毛毡,仿佛要将人世间的污秽一件一件地掩埋。

  琼三娘端坐在厅堂之上,身旁的茶早不再冒着热气,她依旧握着手里的铜铃,痴痴地望着铜铃内部的六瓣霜花。明明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冰冷,而她的眼睛中明明有热烈的火苗,仿佛要将这铜铃灼烧一般。

  双手被反缚在背后的男子由于伤势过重,声音不像方才那样的凶狠响亮,只是他的眼中满满的仇恨怎么也无法掩埋。

  “她……琼花本来不会死的,若不是你自私,放不下这酒庄,她怎么死!她本可以活着!”

  “活着?”琼三娘的脸上扯出了一个近似抽搐的笑,反复道:“活着?你说她本可以活着?”

  男子咬住牙齿,不让血水从口腔中喷涌而出:“若你当初同意我们的婚事,琼花就不会……”

  琼三娘终于还是颤抖着肩膀站起:“我?我何错之有?若不是你处心积虑撩拨我的琼花,她怎会一时鬼迷心窍?严炎啊严炎,你好好想想,若不是你,琼花怎么会死!琼花怎么会用这样的方式去死!”

  一时,失控破音,一行泪就这样从三娘的眼眶夺出。三娘的唇齿都在打颤,径直跑向火盆,也不顾火焰烫手,抽取一块烧的赤红的木头,就要朝严炎抡去。

  尹娴等人忙想上去拦,可哪里拉的住,那木头就这样砸在了严炎受伤的肩头上,他只闷哼了一声,便疼的晕过去。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死的是我的琼花!”

  伍十和段华年两人才将这发了狂的琼三娘拦住,否则按照她这个架势,非要生啖严炎的肉不可。

  那婆婆已经在一旁不住地抹泪,“劳烦各位了,我家庄主也是……伤心至极,让老奴带庄主去休息吧……”

  “放开!我要杀了那小子!让我杀了他给我的琼花陪葬!”

  总算让琼三娘安静下来,婆婆将三娘送至卧室,服了汤药睡下后,再安排了下人在房外看守,遂叹着气出来朝尹娴一行人深深拜了一拜。

  “婆婆这是做什么!”尹娴大惊,慌忙去扶。

  婆婆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由唰唰淌了下来,伍十见状,递上了一块帕子,婆婆接过,连忙道谢,“多谢各位恩人,多谢这位小爷的帕子,若不是各位恩人,今日庄主和老奴怕是都要……”

  “那严炎,显然是庄主和婆婆熟悉的旧人,不知为何也在那行人里。”段华年抱着手,斜倚着墙,皱了皱眉头。

  “话说那些人不还绑在前头么,将军,要不咱们去审审?”伍十歪了头,问着段华年的意见。

  “也好,”段华年道,“若是山中歹人,此刻料理了,今后黎城百姓外出,途经此处也可得些安宁。”

  “黎城?各位恩人莫非是黎城来的官爷?”那婆婆捂着胸口,很是惊讶。

  伍十蹦了出来,才打算隆重介绍一番自家的将军,结果被段华年一把捞了回来,“不过是些小人物,官爷是真的不敢当。”

  那婆婆听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也是也是,那些个大官爷们每日里应付姑娘都来不及,怎会到咱这来呢,哈哈哈哈……”

  尹娴听罢,忍俊不禁,戳了戳身旁的段华年,使了个颜色。段华年咳了一声,没有接话。

  众人到达前厅,原本昏迷的严炎此刻已微睁了眼睛,神智慢慢恢复过来,因为伤口的缘故,鼻中发出了哼声。

  “你叫严炎?”段华年打量了眼前的人,虽说血污沾了大半张脸,但眉眼之间看来,不过是十八十九岁的模样。

  他似乎没有要回答段华年问题的模样,咬着牙齿,把脸别到一旁。

  “这些人,是你的人?还是说,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受雇于人?”

  “我的人。”严炎终于透露了一句话。

  “为何要劫琼花庄?”

  “劫?有什么好抢的?我不过是要琼三娘那个毒妇付出代价!”话语间,有咳出了一大口血。

  段华年听了这话,觉得饶有兴趣,继续追问,“你想杀了她?”

  “是,我要让她知道,我这些年经历了什么!”

  “严公子,”婆婆忍不住插嘴,“你放过我们庄主吧,庄主这些日子也不好过,小姐的意外我们都不曾想过……”

  “还有你!”严炎恶狠狠地盯着婆婆,“你是琼花最喜爱的阿婆,最信赖的阿婆,她对你如此坦诚,你是怎么回报她的!你等着,处理完了琼三娘,就轮到你!”

  婆婆倒退了两步,布满沟壑的脸上又一次被泪痕占据,“严公子要老奴的命,就请拿走吧,只求公子不要再伤害庄主,庄主她……”

  “等等!”伍十突然挡在二人之间,清了嗓子,问两人,“是庄主琼三娘和这位婆婆杀了自己的女儿琼花,所以严炎你这样恨她们?”

  婆婆摇了摇头,“庄主和老奴绝不会害小姐!”

  地上的严炎冷笑一身。

  伍十继续问道,“那就是你,严炎杀了琼花,找她们佳人泄愤?”

  严炎怒道:“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一气之下,伤口的血又逬出,严炎不由得倒吸了几口凉气。

  尹娴看着地上的伤员,皆是因失血而变得惨白的脸色,于是提议先将众人的伤势稳定下来,再审讯。众人觉得有理,连忙吩咐了琼花庄的下人备下药物,替伤情严重者先止住流血。

  洗去了脸上的血污,方才看清了严炎的面貌。尚有一些的稚气残存,但被嗜血的眼神遮掩住了,他的五官生的很温和,不像是酷爱厮杀暴虐的暴徒,反倒会让人相信,他是不得已而为之,有自己的苦楚。总而言之,是一张安全且让人看了觉得异常温柔的脸。

  尹娴替他包扎着右腿,突然问道,“琼花,是你的……?“

  ”是我发誓要娶的人。”严炎听到了这个名字,眼中突然亮了起来,但是不过多久,那道光黯淡了下去,“因为她,我想快快的长大,你知不知道,“他望着尹娴,语气是这样的绝望,“我们当初是同岁的,但是现在,我比她年长了2岁。”

  尹娴听了这话,包扎的手一愣。远处看着尹娴的段华年条件发射似的,神经紧绷,唯恐严炎对尹娴有不利之举。

  “和你这样的外人说,你也不会明白的。”严炎苦笑着,明明伤口疼痛,但他忍着,像是因为琼花离去而惩罚自己一般。

  “你……”尹娴沉默良久,才吐出这样一句话:“你究竟,是怎样爱着她的呢?”

  严炎的瞳孔瞬间紧缩,肌肤上的毛孔都一寸一寸的张开,他觉得耳边是火焰吞噬的噼啪声,人群惊呼声,哭喊声……还有,琼花的声音:

  “炎,你究竟是怎样爱着我的呢?”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4/74968/4919925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