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九章 苏彦(中)

第九章 苏彦(中)

  后来在苏府的日子,倒也十分安稳,玉瑶得了名,出入府中,下人们都会笑着唤她。

  她年纪本就小,苏府上下都待她如自家儿女,出入倒是自由。虽然前期自己还觉得拘谨,但过了一两月,便和下人们打成一片。今日去溪边捡石子玩,明日就去田里抓蝴蝶。

  那苏彦待下人素来很好,即使玉瑶有时粗心,做了错事,他也只是低声说上一句,“下回当心了。”摸了她的头,并不曾有过多的斥责。若是干完了活,她还可以去书房看苏彦写字。苏彦若是得空,也会教她读书,抚琴。

  玉瑶印象里,苏彦似乎是无所不能的,琴棋书画,没什么难得倒他。而每隔五日,苏彦会去苏府的后山,只带一张琴,一炷香。玉瑶也向婆子打听过,那婆子只说苏少爷好乐理,去后山是去谱曲。

  终于,玉瑶还是鼓起了勇气,见苏彦又一次要携琴去后山,慌忙拉住,恳请苏彦带她前去。苏彦见她执着,拗不过,这才点了头。

  苏府后山便是陇中山脉中最高的一脉,植被葱郁,四季常青。最为常见的便是苍天的古树,郁郁葱葱。阳光从树叶间隙中漏出,照的那地上的石头都闪着耀眼的光斑。松鼠,兔子随处可见,到也不怕人,若是带了食物,甚至会主动迎上来。

  苏彦择了一块较大的石头坐下,玉瑶则忙去焚香驱虫,摆好古琴。

  “我来这后山,不过是谱曲修身,你若是觉得闷,可去山下玩。”说完苏彦试了试弦的调,便开始弹奏自己谱的曲子。

  他修长的十指轻轻抚过琴弦,凝气深思之后,琴声徒然在山间响起,乐音时而清脆时而婉转,音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泠泠,像极了苏彦这个人。

  玉瑶闭眼聆听,琴声悠扬,她也不自觉的哼唱起来。那是宁卿曾给心上人唱的曲子,意外的同琴声相和,不仅不突兀,反倒别有一番韵味。

  “未是扶摇得意时,笼中日月且相依。一身天地宜间过,四面风尘莫远飞。老树无枝空怅望,春山何处不知归……”

  一曲终了,玉瑶尚沉浸其中,却被苏彦一把抓住。

  “这曲子,谁教你的?”玉瑶望着苏彦,慌忙甩开手,连退了几部。

  “是一位玉瑶的故人所作,玉瑶不过是偷学了几句……”

  “可否带我去见他,这琴谱,我已反复斟酌数月有余,仍觉何处不妥,却总是说不出来。今日你这么一唱,倒点醒了我。不知是何处的高人?”

  玉瑶摸了摸手上的镯子,忍者不让自己的声音有波动。“死了。”

  “嗯?”苏彦没有听清楚,又问道。

  “她死了!她留给我这个镯子!把我推下去,然后自己就,就……”玉瑶的眼泪终归是没法收住,夺眶而出。她不常哭的,只是当年同宁卿说好相伴一世,如今阴阳相隔,就算自己没心没肺年级小不懂事,但宁卿终归是她不愿触及的隐疾,她也知道在苏彦面前说这些,他不会懂,也不合适。

  “一切都过去了。”正擦着眼泪,玉瑶已被苏彦揽入怀中,这是苏彦第一次抱她。苏彦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白衣,梅香,温暖的双臂,她的脑海里又一次把苏彦和宁卿的身影重叠了起来,哭的更为狼狈。

  有时候不得不否认外表明朗坚强的人,往往内心是那么不堪一击,只需触碰到那最柔软的一角,防线便会轰然崩塌。

  “这首曲子,既然让你伤感,今后便不再弹了。”

  时间倒过得快,初雪新消,天气又回暖,玉瑶已在苏府做了一年的工。

  当初想着攒够了盘缠便要上路的,现如今在苏府事事顺心,也不用担心会被赶出去,玉瑶便有些动摇。

  “要不,再多呆几日。”这样想着,于是离开的日子拖了一天又一天,到后来,直接把离开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虽说回暖,但没有太阳的日子,风还是吹得刺骨。

  玉瑶原先在青楼,落下了不少的毛病,这冻疮便是其中一项,年年反复,总不见好。

  这日,玉瑶在书房看苏彦题词,苏彦突然问道,“衣服够穿?”

  “嗯?够,够吧。”那玉瑶原本有些犯困,正晃着脑袋,听苏彦突然发话,忙一个激灵。

  “过几日便要开春了,带你去镇上挑几件好看的。”苏彦搁了笔,搓热了自己的手,把玉瑶那生了冻疮的小手裹了起来,“顺便看看有没有厚实的手套。”

  玉瑶连忙抽了手,藏在衣袖里,“玉瑶不要,玉瑶衣服够穿。”

  “好了,听话。”苏彦望着眼前小小的人儿,微微笑着,“顺便去镇上逛逛,添置些物品,婆婆年纪大了,总不能让她去吧。”

  玉瑶听了,仍是有些为难。苏府位于陇中较为偏僻的乡下,人迹罕至,所以她平日里才可以跑到乡间阡陌里玩耍,如今要去镇上,遇见“熟人”可不妙。

  苏彦似乎是看出了玉瑶的不安,打趣了,“怎么,怕被人拐了去?当初你一人来此处,我尚未过问发生何事。如今你在我府中也有一年了,若当初你是要去寻亲,盘缠应该也攒够了,正好可以去镇上打听打听,看看你在此处可有亲人……”

  玉瑶听了,脑袋里一下子空了,五雷轰顶一般,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少爷不要赶玉瑶,玉瑶没有亲人,玉瑶不是寻亲的,玉瑶当日只是……”

  “只是什么?”

  “……逃避仇家。”

  苏彦噗的笑了起来,“小小年纪到会开玩笑,当初你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哪来的仇家?我猜猜,是以前欺负你的混小子?还是你邻里养的极凶的狗?”

  “有的!”玉瑶望着他,“玉瑶有仇家,若是被发现了,他们会捉了我,打我骂我,还要我去……”

  苏彦看她认真,也变不开玩笑了,摸着她的脑袋,“好了,我相信你,不过有我在,任谁都不会再欺负你了。”

  终于,玉瑶还是同苏彦去了镇上,不过她一直都缩在苏彦的身后,苏彦无奈,只得随她去了。此行收获颇丰,眼见年下的物品购置的差不多齐全了,就只剩下玉瑶的新衣裳了。

  “我不知当下的小姑娘喜欢穿什么,你就自己进去看看有没有中意的。”苏彦领着玉瑶到了卖衣服的铺子。玉瑶从没有见过这样多的布匹同时陈列在房中,她望了望布料和成衣,又望了望苏彦。

  “少爷少爷,我真的可以自己挑衣服么!”

  “为何不可呢?”

  “那我想要这个,上面有小鸟图案的!”玉瑶拿起身旁的一匹,仔细的摩挲。

  “也好,红色的穿了喜庆。”苏彦招呼着店家包了起来,身旁的玉瑶开心的差点没跳起来。“回去让婆婆帮你裁,婆婆的手艺很好,要什么样式的尽管和她说。”

  玉瑶的小脑瓜子点的像拨浪鼓似的,她欢喜的不得了。

  如今苏彦愿意替她买新衣,她总觉得自己要回一份像模像样的礼才行,况且苏彦又时救了她又是好心收留她,横竖不表示一下她觉得心里头过不去,显得自己是忘恩负义之徒。

  可这一路走来,她细细想着,也不知道要买些什么好,无非就是簪子帕子小泥人之类的,没有心意。况且她又不知道苏彦喜欢什么,苏彦除却吃饭睡觉便是填词练字谱曲,偶尔有棋友来会他,或是文人来找他讨要墨宝。自身没什么特别的嗜好。

  “想什么呢?”苏彦敲了敲玉瑶的小脑瓜。

  “没,没什么。风大,少爷咱们回家吧。”

  玉瑶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说,她自己原本也都没察觉。

  不知何时,她已有一个称之为“家”的去处了。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4/74968/4935328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