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势不及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势不及人

        距离内城城门稍微遥远的一处略小一些的酒楼中,本来有一群人正在埋头吃着早餐。

        这些人显得风尘仆仆显然也是刚刚来到帝都不久,好像许久没有迟到过什么像样的吃食,一顿早餐也让几个人吃的津津有味。

        远处发生的骚动一来距离此地比较遥远,再者是这一去人看起来似乎不想招惹麻烦,所以他们只是斜着眼光看了看,就低头默默吃起饭来。

        此时城门处的倒是的确比之前热闹了许多,三方人马将康家一群人夹在中间。原本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人,此时也不着痕迹的向外退开。

        画家,药子药甄,康家,就连刚刚来到的那青团团长,在这帝都之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久居帝都之人可是知晓,那些规矩本就是上层人物制定,若是破坏规则的人实力够强悍,那规则也就算不得一回事了。

        眼前这些人说不得,就真的敢破坏规则在这内城之中大打出手。在这里对付康家他们即使不顾及规则,可是实力上却未必办得到,可是这些人也看出,药甄所针对的人是那名叫沈风的青年。

        如果目标是那名青年的话,大家反而不那么看好康家。玄武帝都有句话“一只臭虫在帝都城里活的久了,都能学会察言观色。”

        这帮看热闹的人此时已经看出,最初来到的人只是想寻个由头找找麻烦,根本不敢肆无忌惮的动手。

        可是那药子药甄眼下明显吃了大亏,而形式已经变得对药甄一方有利,这火药桶的眼看就要点燃,一旦动手绝不会是之前的小打小闹。

        眼看着青团团长带着人向前逼近,画家一边人也在画七的示意下同时动了起来。康易山脸色也是瞬间阴沉起来,眼神扫了身旁的两名长老,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份从容。

        本来今天到内城要与素家和遥家会面,所以他也没有做过多的准备,料想就算千幻教再如何大胆,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到帝都来闹事。

        却未料到问题并未出在千幻教,而是这药子药甄带头,整除了这样一个意外之举。若是将家族中的四名长老同时带出来,现在反而不会如此被动。

        两名老者跟随家主多年,一个眼神便已会意,同时他们也明白这些人不敢真的与康家在此开战,所图者也只是沈风一人。可是沈风现在已经是康家的客卿长老,绝不能够在这里让他有事。

        两名长老身形移动就分了开来,康震和琥珀虽然修为不足,却也是靠近左风以方便策应。

        那青团团长,脸上表情阴冷,却是已经紧紧的锁定的左风。之前左风并未注意,现在却发现这团长似乎并不是真的对自己一无所知,看起来也不像是真的碰巧来到,今日入城后的所有事情此刻在他看来没有一件是巧合。

        不仅康易山感受到了青团中有修为不俗的武者,左风同样也感受到了。因为青团之中他能够感受到,有种隐晦的杀意锁定自己,看得出对方的目标和药甄相同。

        此刻的左风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被药甄的举动激怒,以念力细针这种特殊手段想要取药甄的性命。

        可问题却是在于自己判断失误,若是能够一招将药甄解决,那么后续的麻烦可能更大,但绝不会是眼前这种情况。

        就在左风胡思乱想之际,药甄,画七,青团团长已经带人靠近过来,战斗眼看就要避无可避。

        “呀,这边好热闹啊,没想到一大早上就有热闹好看,起来起来,让我瞧瞧。”

        一道脆生生的女儿家声音从人群之外响起,同时一道倩影便出现在了左风的视线中。这声音响起的同时,也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在此时此刻还会过来看热闹,还偏偏要挤到近前来的人不是白痴,那便是大有来头之人。

        药甄,画七和那位团长同时扭头看去,可随后就齐齐皱起眉头,因为他们三人都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左风看到后,却是心中微微一喜,来人正是遥家的那位少主遥秋儿。

        遥秋儿大呼小叫的冲进来,那些外面远远围观之人,听到声音的时候就立刻让出道路来。他们站在外围也第一时间看清了来到之人,可是大名鼎鼎的遥家少主人,而且在遥秋儿身后还有一群遥家之人。

        康易山看到遥秋儿的同时脸上就已经显出喜色,当看到遥秋儿身后的霓天举后,整个人也顿时放松下来。他明白今天的事情不论药甄吃了多大亏,到了此时只能作罢,不然有麻烦的反而会是他们那些人。

        果然,药甄在看到遥秋儿和霓天举之后,脸上的神情也是一下子僵在那里,随后整张脸也拉长了下来。

        遥秋儿好像没事人一般,仿佛不知道自己的来到对眼前的局面造成多大的影响。她从人群中旁若无人的穿行而过,径直来到左风的面前说道:“昨晚睡得如何,要是康家那里不习惯,今天就到我们遥家来住吧。”

        说完还俏皮的冲着左风眨了眨眼睛,同时斜着眼向药甄那边看去。

        遥家的其他人包括霓天举在内,不急不缓的从远处缓缓走来,周围看热闹的人哪里还不识趣,匆匆向两旁闪开来让了一大片空间出来。在场众人此时都已看清了情况,画七脸上的神情略微一松,而那青团团长却是眼角微微挑了挑,并未多说其他。

        眼看这遥家来到,药甄表情变换不定,最后却是咬着牙说道:“遥家妹子,这沈风兄弟和我有些私事要处理,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听到药甄的话后,遥秋儿微微偏头扫了一眼,说道:“哪个是你妹子,可不要乱套关系。不过药子大人这大早上便如此大的火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如说出来给我听听,这沈风到底和你有什么过节。”

        “这……呃……”

        没有想到遥秋儿会当面问出,一时反而让他无法回答。的确两个人之间有过节,左风心中清楚,画七自然也清楚,康易山也心知肚明。

        这遥秋儿不知是否知情,可是她却偏偏在这里如此直接明了的问出来,反而让药甄不知该如何回答。

        彼此在临山郡城因为郡城级别的赛选药子相识,而临山别苑的事情不能随便张扬,这样一来两人的过节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来。

        结果左风在这里被药甄和画家之人拦下来,这么一来反而是药甄仗势欺人不讲道理。

        遥秋儿微笑的轻轻仰起头,下巴微微向上勾起,看那表情似乎在说:‘到底有什么过节,你说出来听听嘛,我给你评评理。’

        这样一来药甄更是气的五内俱焚,明明一肚子的火,却不能够发出来。最让他郁闷的是这遥秋儿,好似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好似在这里主持公道,却偏偏让自己无言以对。

        “遥家……秋儿姑娘,我与这沈风之间的恩怨不足与外人道,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说出来。不过我今天一定要解决掉这小子,我希望你不要随便插手,因为你的行动可能代表的是你们遥家。”

        咬着牙药甄声音渐渐冰冷下来,他本来与遥秋儿还有不错的关系,尤其是遥秋儿容貌不俗,还有这遥家少主的身份,他也明里暗里的表示过爱慕之意。

        今天却见到这遥秋儿突然出现,一来到这里就向着对方说话,维护自己要杀之人,他也彻底的恼羞成怒。

        之所以药甄敢在这里如此有恃无恐,主要还是因为他师父药驼子的名头。在玄武帝国“药驼子”三个字就是一种象征,几乎没有人敢得罪的存在,所以他才敢在这里设计对付左风。

        实际上遥秋儿以前对药甄并无恶感,尤其是对方以前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风度翩翩,谦逊守礼的模样。

        却没有想到今天看到的药甄,竟然是这个样子,一时反而让她有些意外的愣在当场。

        此时霓天举也走入了人群之中,含笑向康易山轻轻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了药甄。对于药甄表现出来的态度,他却是丝毫不感到意外,不同于少主遥秋儿他这种活了许多年的老家伙,自然有其独到的观人之法。

        当初家族中有人提出让遥秋儿与药甄多亲近,通过这层关系可以拉近药驼子,可霓天举便是断然反对的其中一人,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十分准确的。

        “遥秋儿是我遥家少主,若是他的话都代表不了遥家,还有谁的话可以。我倒是想要问问药子,你刚才的那一番话,难道是在威胁我们遥秋儿,还是在威胁我们遥家!”

        本来还带着压抑不住怒气的药甄,却是在听到这一番话后,猛然之间清醒了够来。

        眼前这并不是刚刚撅起的康家,也不是随便跳出来的小势力,这可是老牌的超级世家遥家,自己刚刚怒火中烧之下竟然口没遮拦的威胁了对方。

        当下额头也沁出细密的汗水,赶忙说道:“误会,霓大帅勿要怪罪,是小子刚才急火攻心有些孟浪了,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口中如此说,药甄却是将这一切的屈辱都归罪到了左风头上,可是势不及人,又怎能不低头。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8/8638/154673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