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鬼画异动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鬼画异动

        时间缓缓过去,老者殷岳一直盘膝坐在墙角处,即使他对于自己所选的养伤之所很有信心,依旧还是小心的将念力扩散开去。

        空间崩塌的时候,最先造成破坏的是他的**,而殷岳的念力虽然也受到了极大的消耗,可是他却谨慎的保护了自己的念海,未曾遭受到太大的损害。

        这便是循正常方式,一步步走到炼神期的修炼者所具备的反应。曾经第一次面对空间破碎显现的空间锋刃,左风先考虑的是全力动用念力,不惜损耗的保护自己的身体。

        对于一般武者来说,这样的反应十分正常,或者说每一个人都会下意识的作出同样的反应。可是炼神期强者,实际上所修炼已经转向精神方面,而念海的重要也逐渐越了**。

        因为一般身体上的伤势,修复起来有的时候再麻烦,至少还有望慢慢恢复。可是念海之中一旦造成损伤,那结果可能就是修为永远止步,甚至是永远无法修复的严重伤势。

        如今的殷岳,受到伤害着实不轻,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为了保护念海,因此才将身体作为牺牲的对象。

        那枚珍惜的丹药被其吞服入腹,经过了漫长的炼化,药力也缓缓的扩散进入身体的各处脏器之内。丹药固然珍贵,可是殷岳身体内的伤势也是太过沉重,在修复的过程中,他不得不有所取舍。

        一大部分的药力,被其用在了纳海之中,这是灵气大量消耗及损伤后,对纳海造成的破坏。

        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生,在不使用念力的前提下,老者殷岳就必须要使用灵气来战斗,这样一来纳海的修复就变得十分重要了。

        剩余不多的药力,最后被他平均分配给了各部分脏器。这些脏器受损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纳海,不过好在他的修为还在,功法和灵气还能够运转,他也能够慢慢的进行自愈和修复。

        再次睁开眼来的殷岳,气色比起之前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可是他的脸庞之上,依旧有着难以掩饰的凝重。

        “若是想要彻底修复,没有半个月的静养根本做不到,可是现在……!”有些不满的嘀咕着,殷岳已经慢慢的抬起头,目光远眺向着侧面望去。

        他的视线循着身后的墙头延伸远处,此刻太阳刚刚落山,周围陷入一种刚刚日落后的昏暗之中。对于殷岳来说,这样的天色,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的双眼甚至能够捕捉到数里之外墙头上的一根杂草。

        恰在殷岳望向某一处墙头时,一道人影闪现,轻盈的翻过墙头,无声无息的落在墙角阴影里。来人十分谨慎,略一观察就现了坐在墙根处的老者殷岳。

        那道人影没有任何犹豫,足尖轻点无声无息的向前跃起,没有动用任何的灵气,完全凭借轻盈的身法,便能够做到无声的快前行。

        若是左风在此,立刻能够判断出,那道人影运用的是一种十分高明的身法武技,恐怕只有当初夺天山的幻卓等人的身法武技,才能够与之相匹敌。

        不过之所以说左风能够认出,还是因为左风从幻卓处得到的储晶戒指内,便有一本眼前之人所用的身法武技。

        看到来人,殷岳并没有什么意外,脸上更是平静的看不到任何喜怒,他就那么保持着修炼的姿势,静静的等待对方过来。

        快而来的自然是殷仲,距离还很远的时候,他的度就自然而然的放缓下来。看上去好似对老者的尊重,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细细的查看着老者的气息和状态。

        在没有现任何特殊之处后,青年人不禁略微感到有些吃惊。按道理眼前的老者伤势应该不轻,虽然经过了一天的修复,却能够恢复了如此多,这不得不让他感到吃惊。

        “岳使大人,阔城之内出现了一些变化,画家和鬼家好似要有所行动。”青年人恭敬的单膝跪地,谨慎的开口说道。

        对于青年人的话有些吃惊,老者殷岳一双白眉不自觉的挑了挑,显然对这个消息感到吃惊。

        “你确定是画家和鬼家,而没有其他的势力?”老者忍不住开口,确认所听到的消息,可是他心中清楚,对方不可能胡言乱语,自己更不可能是耳背听错了。

        殷仲没有犹豫,立刻点头说道:“按照岳使大人的吩咐,我没有与画家之人有任何直接接触,我是潜入进两家后亲眼所见。下面的人目前不清楚生了什么,只隐约知道接下来家族会有大行动。”

        “素王两家怎么样,他们可有什么举动和应对?”略一沉吟,老者殷岳立刻抬头,目光紧盯着殷仲询问道。

        似乎早就有所准备,殷仲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答道:“这两家的反应更加奇怪,王家似乎对于鬼画两家的事并不清楚,家族之内除了正常的防御外,再不见任何武者和人员的调动。”

        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殷岳立刻问道:“那就是说素家有动作。”

        点了点头,可是殷仲脸上却充满费解之色,说道:“素家的行动更让人不解,武者虽然有所调动,可是却并不像是在针对鬼画两家,反而更像是在调查城内的动静。

        这一天的时间,素家除了将一部分人派出在城内暗中查探,就是配合其他几个家族,全力加强阔城城防力量的加强。

        另外现在的阔成,几乎已经完全限制了人员的进出。每天只有午时前后,差不多半个时辰允许城外之人进入,城内之人半个都不允许离城。”

        听着殷仲的话,老者先是面色十分凝重,随后渐渐露出不解之色,好似这番话对其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可是当殷仲说道最后之时,老者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抬起手来狠狠的向着一旁拍去。

        轻飘飘的一掌,拍在围墙之上,甚至都没有溅起半点尘土。可是青年人却是心中微凛,在老者落掌处周围,慢慢浮现出了无数细密的裂缝,若不是靠近仔细观察,根本难以现那些裂痕。

        眼前的墙壁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可就算一名没有修为之的普通人用力一推,以老者落掌处为中心三丈范围的墙壁便会轰然倒塌。

        正不明白老者为何会如此愤怒之时,就听到殷岳那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怒声说道:“真是晦气,一次小小的失误竟会造成如此恶劣的连锁反应。护城大阵被重新修复加固,城内散出去的人手,以及加强的城防力量,估计也都是针对我而来。”

        有些不解的望着殷岳,青年试探着问道:“如果是对付我们,画家和鬼家没必要配合吧,他们两家怎么会傻的此时背叛我们。”

        “这不是背叛,他们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至少他们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不想与我们扯上任何关系罢了。”老者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对鬼画两家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

        略微一顿,又续道:“只是王家的情况有些耐人寻味,难道说王家内安插的暗子,已经被察觉到了。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生,但是他们反应又有些不太像。

        更让我好奇的是,画家和鬼家,到底在这个时候要有什么行动。如果是对素王两家出手,那倒是省却了我一番手脚,之前跟你说过的计划也不需要了。”

        听着老者所言,对面单膝跪地的殷仲,身体稍微动了动,好似有些疲乏一般的挪了挪跪着的腿,开口说道:“岳使大人之前已经看出,这阔城之内还有着一支潜藏的力量。这部分力量目前不属于任何一方,因此也成为阔城最大的变数。

        您说,会不会是鬼画两家按耐不住,要对这部分力量出手了?”

        目光微凝,似乎青年的话对殷岳有些触动,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了平静,摇头说道:“就算画形和鬼云真的有这份眼力和判断,察觉到这部分力量,我相信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撩拨这伙人。

        千万不要小看郭通,这么多年城主,在阔城他不会只有表面所见的那些力量。”

        老者对于郭通的判断,殷仲倒还是很信服,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的质疑和反对。只不过他将所得到的消息悉数汇报,接下来如何决断,还是要看眼前的老者殷岳,他自然是不好再多说。

        “凭你在两家所见,你估计,鬼画两家大概什么时候会采取行动?”沉吟过后,殷岳再次询问道。

        “大概,大概就在今天晚上,只不过具体时间无从得知。”殷仲慎重的说出自己的判断。

        听到是“今晚”,殷岳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难看,对于他来说炼化和运用药力的最佳时间正是今晚。

        可是衡量再三后,老者最后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走吧,鬼画的行动直接影响阔城局势,必须去瞧个究竟,我总感觉今晚的行动应该很不简单。”

        青年人没有开口,就在殷岳起身之时,他察觉到老者的脚向后退了半步,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可是殷仲却是心中一动,眼底有着一抹冷笑划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8/8638/203153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