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豁然贯通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豁然贯通

        “你认?哼!你认老子可不认,这是注定要死的,不肯乖乖的将灵魂贡献与我,那我就将你的灵魂彻抹杀掉。”

        阳冥兽脸色阴冷的怪笑着,只不过看他此时的模样,似乎也显得极为憔悴。只不过那种得意,以及溢于言表的兴奋,清楚的说明它才是这场争斗它才是最后的赢家。

        看到此情此景,左风心中充满了不解,更充满了不甘心,自己和震天已经出尽全力,甚至已经按照震天的最初打算,将那阵法壁障打破,可是阳冥兽仍旧安然无恙。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左风想不通的地方,而他此时头痛欲裂,不要说调动念力,此时念海之中传来撕裂般的痛楚,甚至连伤势都无法准确探查。

        “为什么?”

        阳冥兽的声音再次一变,很明显是震天出的吼声,这声音之中能够听出其不甘心,也能听得出尽的愤怒与悲凉,费劲心机和手段,最后却只得到了如此一个结果,这如何能让它平静的放弃。

        “嘿嘿”一阵怪笑,阳冥兽已经重新掌控身躯,并冷声说道:“你以为那些小伎俩我看不出,还有趁我不备以精神力传讯。我只不过故意没有去窥听,可这却不影响我猜到你的计划。

        这对我本来就是好事嘛,我一直想要彻底占据身躯,可是你仍然保留了如此强大的念力。既然你要耗费掉,我为何不顺水推舟。”

        话到此处,阳冥兽缓缓的抬头向着洞顶望去,随即摇着头啧啧叹道:“还真没想到,没想到你们竟然有能力破坏,这阵法多年来我已经悄然加固了数倍,早已经不是当初你所知晓的阵法了,不过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和你。”

        说话之间,阳冥兽目光落下,落在了凌空立于熔浆湖上的左风,不过看那眼神之中,仍然带着一丝不屑。

        刚刚如果不是左风最后动用了雷霆火雷,那阵法壁障最终还是未能击破。可是就算成功击破,结果仍然不会改变,阳冥兽此时仍然完好无损的在那里。反而是消耗巨大的震天,此时已经再无争斗的能力。

        眼看着大局已定,阳冥兽更是一脸得意,它一边吸收着身体内刚刚吞噬的精血,一边冷笑说道:“这些年来你倒是过的舒服自在,可怜我老人家四处奔波,不仅要不断的加固修复这处死门,甚至还要重新调动组合阵法。

        没错,八门拘锁本来各自独立,彼此间只有那么一点联系。可是老子我偏偏将之改变。既然这死门如此重要,那我就将其置于七门之内。”

        “我,我知道了。你将其他七门阵法挪移后环绕于死门之外,将它们与死门各薄弱处相互交接,这样一来死门之外便是另外七门了。可恨,可恨我没有早些觉察,若是换了其他地方,未必就会一败涂地。”

        如今的阳冥兽自得意满,倒也没有彻底禁锢震天,故意给它机会开口说话,这样连左风也能够听到二者之间的交谈。

        看得出来阳冥兽已经胜券在握,根本不再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眼下之所以没有立刻动手解决震天剩余的残魂,以及左风等人和那些妖兽,似乎只是要故意折磨他们而已。

        “放屁,纯粹是放屁。最薄弱处你们也只是勉强破开,换了其他地方你们就有能力破开了不成。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这八门拘锁实际上就是我为你和你的儿子准备的,只要这小崽子踏入此地,一切便都在我的掌握中了。哈哈……”

        阳冥兽心情大好,话才刚刚说完,就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不知是因为太过兴奋,还是刚刚消耗过甚,大笑之中那脸色反而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因为得意与张狂,阳冥兽根本没有注意到,此时正立于熔浆湖中心处的左风,神情变得极为怪异。

        本来面对阳冥兽,左风也已经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和挫败,在这样一处特殊的环境,又是面对如此一位恐怖且强大的存在,左风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得了。

        更重要的是对方在此地,处心积虑的经营了无数载,连与它斗了这么多年的震天都无计可施,自己这个小武者又能有什么办法。

        心中正在被痛苦和不甘种种情绪折磨时,阳冥兽那让人烦躁且痛恨的声音,不断的传入耳中。对方故意要戏弄自己和震天,声音当然放的也很大,所以左风就算是不愿意,仍然一个字未落下都听了进去。

        可是听着听着,左风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因为他渐渐从对方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刚刚震天要与自己合力,打破此地的阵法壁障,明显不是因为壁障与阳冥兽间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不会因破坏壁障便伤及阳冥兽的根本。

        似乎是破坏了阵法壁障后,会有另外的存在,对阳冥兽加以攻击。而且听那震天的意思,它抱着的是同归于尽的态度,不顾牺牲也要将阳冥兽给除掉。

        若是别人听了这些,只会感到更加一头雾水,可是左风却绝不是一般人。尤其是他之前在全力帮助震天去攻击阵法壁障的时候,脑中就已经闪过一种熟悉的感觉,好似自己曾经的某种过往经历,与自己眼前生之事存在关联。

        当时因为在全力御动念力,同时也因为念海之中不断传来剧痛,让左风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仔细思考,所以当时那种一闪而过的感觉也让其抛在了脑后。

        如今对方得意洋洋在哪里侃侃而谈,反而在提醒了左风的同时,更是给了左风时间仔细思索。

        而左风越是思考,眼中的异芒也变得越盛,最后左风双目缓缓眯起,目中闪烁着阴冷之色投向阳冥兽。此时的左风哪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明明就是一只寻到目标的野兽。

        而此时的阳冥兽,仍然是那副得意洋洋,丝毫没有注意到左风的神情和目光,与之前相比已经大为不同。

        “震天,到了这个地步,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阳冥兽脸上带着狞笑,开口说道:“只要你将灵魂传承交给我,那我也必然会有所回报给你。

        如果说让我放你那小崽子离开,这话说出来恐怕你也不会相信,这到手的精血我是绝不会吐出去的。

        不过我却也不是不可以给你天屏山留下一丝血脉,我可以将在场这些妖兽都放走,而且将它们这些年被我剥夺的修为还给它们。

        甚至……我还可以将你妖兽一族的王者血脉取出十滴,分给其中十只妖兽。当我从这里脱离而去的那天,天屏山脉也会一改往日的模样,再有眼前这批强大的妖兽返回,也足以让你天屏山一脉延续下去了。”

        可以看得出来,阳冥兽这一次的提议,并不是故意奚落和讥讽震天,的确是有心要做一笔交易。

        而它将心神放开后,却是久久的沉默,显然这番话对于震天也不无触动。可是在沉默片刻后,阳冥兽口中,终于传出了震天那略微黯哑的声音。

        “刚刚的承诺我的确相信,相信你会遵守,可是你认为我就半点看不出你的用心不成。它们纵然获得修为回去,对天屏山又什么意义。你本来的目标就是坤玄大6,一个没落的天屏山脉就凭它们这些就能重振,最后还不是要匍匐在你的脚下。”

        “嘿嘿,这也算不得欺骗吧,等我融合血脉之后,我便也算是天屏山脉的王者,它们自然要匍匐在我的脚下。至于我自己的族人,你管我会如何对待它们。”

        这一刻阳冥兽,又重新露出了那副奸猾阴狠的嘴脸,它这是在以势压人,打算尽数夺走震天手中的所有筹码。

        就在阳冥兽和震天二者交谈之间,一个已经被它们忽略的存在,却已经有了动作。那凌空立于熔浆湖上的左风,此时勉强调用了一丝念力。

        现在就是这样调动一丝念力,对他来说都是一件痛苦万状的事情,可是他仍然不管不顾的这样做了。

        念力来到手掌边缘,随即一刻紫金色的晶球便已经悄然浮现在其掌心之中。与储晶使用不同,纳晶动用念力催动,反而更加无声无息,至此仍然没有谁注意到左风的动作。

        直到,那御阵之晶被催动,被左风的灵力催动着运转起来。或者说当御阵之晶被催动的时候,仍然不足以引起注意,可是当御阵之晶内某种存在露出头来的时候,便瞬间引起了所有生灵的注意。

        不论是妖兽,虫傀,又或者是熔浆湖中心岛上的阳冥兽,在这一刻全部转头,以惊骇莫名的目光,投向左风那紫金色的晶球。

        更准确来说,是御阵之晶边缘处慢慢闪烁而出的雷霆。那雷霆十分诡异,仿佛有着一抹淡金色的火焰在其中,可是其外却偏偏包裹了一层紫色的雷霆。

        雷与火的混合,紫金般的高贵颜色,在出现的瞬间就使得整个熔浆洞穴,甚至是整个死门之中都出现了剧烈的震荡。

        “啊!这是什么,这是那个么,不可能,不可能!”

        大惊失色的阳冥兽,突然尖叫出声,那声音纤细的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鸭子般难听,这是它现身后次表现出了自内心的恐惧。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8/8638/24822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