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卷异宝现叶林变 第六十三章 左风之殇

第一卷异宝现叶林变 第六十三章 左风之殇

        藤肖云几乎在没怎么停顿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所有隐秘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左风也终于清楚的了解到师父与庄姨的过去。虽然未解开自身变化的所有谜团,但也算有了一个大概了解,就是那古荒国的秘境中得来的神秘石墩。

        藤肖云说完这些便剧烈的喘息起来,明显可以看出,眼下的他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左风心中如同插着一把尖刀在不同搅动,对于他来说藤肖云是如亲人般的存在。可现在面对亲人在眼前如残烛一般,生命之火就这样渐渐燃尽,个中滋味实在不足以与外人道。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将左风从悲伤的思绪中再次拉了回来。

        “师父,您怎么样了?”左风焦急的问道。

        藤肖云咳过之后,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了几分,此时这位平时看起来巍然如高山般的坚强中年男子,已经憔悴的如风烛残年的老人,可他却依旧微笑的看着左风摇了摇头,开口道。

        “我已经有了离开这纷乱世界的觉悟,你不要为我难过,命运已经待我不薄,多给了我这十多年的岁月。你天赋很好,若能够坚持不懈,终有一天你会成为这大陆之上的巅峰强者,只可惜我无法亲眼见证。”说道此处,藤肖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不要说话了师父,您休息一下吧,我这里有一些庄姨给我的药,还有我刚买的解毒散。就算解不了你身上的毒,也许多少也能减少些你的痛苦。”

        左风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说道,并伸手将藤肖云抱在自己的怀中,一股悲凉和切齿的仇恨涌上心头。他恨这天,‘既然让自己将师父救了出来,为什么就不能给他活下去的希望,哪怕这希望有多么渺茫,左风都会不顾一切的死死抓住。’他更恨那奉天皇朝,这么多年过去了,仍就不肯放过师父。‘他已经决定隐世埋名,决定在这偏僻的山村中渡过余生,怎么就不能放过他呢。’“我不能休息,你的那些药对我所中的毒没有一点办法,这我比你更清楚。村子的人恐怕以后还要你来照顾,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呀。”

        左风眼泪再次落下,却是咬牙点了点头。

        “我从秘境中带出来的那石墩,想来你也已经见过。千万不可将其示人,对谁也不要提起。那也涉及到你最大的秘密,你以后千万谨慎对待,我想是你的话,也许真的能够解开其中的秘密。”

        左风用衣袖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我一定会小心对待的,但这些东西藤方……。”

        “咳……我和你庄姨都没有和藤方提起过,他的心性太过急功急利,我说过他多次也毫无用处。而且他的体质太过普通,那些东西对他有害无益。”稍微喘了几口气后,又继续说道。

        “我不希望他知道这东西的存在,若是你能够破解其中的秘密,那么获得的一切你都自己保存。若是你最终也无法破解开,那么就让它永远长埋那山洞中之中,不要让它再出现在这世上。咳……咳……你能答应我么?”

        虽然左风的脑子此时非常混乱,但看着师父此时虚弱的样子和期盼的眼神,也只好咬了咬牙,艰难的点了点头,他不能也不愿违逆藤肖云的遗愿。

        “师父,我……”

        “哎,要知道,谁都无法逃避生与死的轮回。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之**,你经历的多了也就能够云淡风轻的看待很多事情。你以前心性太过善良,做事不够果决狠辣很容易吃亏,不过这次看你算计那些灰衣人,我也终于放心了一些。”

        藤肖云没有让左风将话说完,就开口说道,言语之中无不透露出一股临别赠言般的浓浓悲伤。最近一段时间,他由最初的无奈杀死大长左烈,到后来带领那些少年伏击山贼,心性也越来越成熟,到现在对付起灰衣人来,也真的能做到对待敌人毫不留情。

        心中的悲伤在这一刻仿佛被彻底点燃,左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虽然刚刚听过的那些隐秘让他思绪很乱,但此刻他只关注藤肖云一人。

        藤肖云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嘴角轻轻的开阖,声音也是微弱非常。左风只能轻轻的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他的嘴边才能听的真切。

        “呼哧……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静静的离去吧。呼……呼。”藤肖云微弱的呢喃道。

        左风心中难受,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师父,我怎么能够离开呢,你现在如此虚弱,我怎么可能这时候离开。”

        他不明白为什么此时此刻,藤肖云要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他却是拒绝了这一要求。随后他就看到藤肖云的眼中明显有着一丝黯然闪过,喘息也更加急促起来。这副模样好像非常失望,那种失望就像是一个人最后的请求没有达成,那种失望让左风的心也仿佛被人狠狠攥紧了一样,下一刻他就不自觉的轻轻点了点头。

        看到左风点头同意,藤肖云那苍白的脸庞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在这个笑容之下,藤肖云的脸色也好似有了一丝红润。

        左风对藤肖云如此要求深感不解,‘为什么最后时刻不愿有人陪伴在旁,而且在自己同意之后还能够发自内心的高兴。这要求就是让他独自呆在这里而已,为什么他此时会想要一个人默默的跟这世界告别。’好像发觉师父想要说话,左风也赶快将耳朵再贴近一些,只听到藤肖云微弱如虫鸣般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道:“知道你不明白,呼哧……,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但我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呼哧……”

        藤肖云勉强说完,就开始不停的喘息起来,左风很想就这样陪在师父身边,但想起刚才自己答应将他独自留下,那发自内心的开怀笑容一点都参不得假。

        随后左风就扶着藤肖云的身体缓缓躺下来,又将包裹解下来,轻轻的放在了师父的脑后。做完这一切,左风就面对着师父一步步向后退去,他很想多看几眼,也希望师父能够多看自己几眼,哪怕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相对无语。

        在某一刻,左风终于还是一咬牙,狠狠的扭头离去。他将藤肖云独自留在那里,独自来到十几丈外。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念力探查,无论什么样的突发状况,他都会第一时间发觉,而且会在一个呼吸不到的间就来到师父身边,这是左风离开能做到的极限。

        左风如同木雕一般,呆呆的站在森林之中,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什么都不去想,但一些声音却不受控制的从脑海中钻出来。

        “风儿,你坚持不住了?”

        “师父怎么会害你呢?继续!”

        “坚持不住了?这才刚刚开始呢,当初可是你要求练这套功法的。”

        “你不是要保护家人,保护天添,就你这实力……”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么,不想练了就和你爹学木匠活去。”

        藤肖云曾经说过的话,不受控制的在左风的脑海中徘徊不止,那一幅幅画面也都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左风本来一直觉得好记性是自己的优点,但此刻他却非常憎恨自己的记性如此之好。

        那些一幅幅过往的画面,那一句句熟悉的话语,此时就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刀刀无情的扎入左风的心里。左风无力去阻挡,只是咬着牙忍受着心里传来的阵阵剧烈痛苦。

        忽然间左风的眼睛瞪得很大,树木的阻隔根本看不到什么,但他仍旧努力的向着师父所在的方向望去。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刹那,在他的念力探查中,师父的那一丝微弱的生命波动忽然消失了。

        这代表了什么左风非常清楚,两行热泪就这样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高高的扬起脸,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声,久久的响彻整片森林。

        “不……”

        左风浑身如失去骨头一般,跌跌撞撞的向着藤肖云的方向冲去。只有十几丈远的距离,左风好似用尽浑身的力气才能来到,而他的膝盖、手臂、脸已经满是血迹和泥泞,他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只能听到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在不断重复念叨着。

        “不不……不……不不……。”

        声音由开始的嘶哑大吼,到现在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微不可闻,手脚并用的爬到藤肖云的旁边,左风的脸上已经是泪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

        自己明明已经将师父给救了出来,却阻止不了他的毒发身亡。他费尽心机用尽浑身解数,可是换来的仍旧是如此的痛苦的生离死别。左风就这样跪在藤肖云的尸体旁边,双眼无神的盯着藤肖云惨白的脸庞。

        那脸庞是如此安详,嘴角微微上翘,竟然还带着一丝微笑。左风歪着脑袋,就这样呆愣愣的陪在藤肖云的身旁。

        时间就这样缓缓过去,夜晚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降临整片丛林。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8/8638/4092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