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五章 埋头炼药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五章 埋头炼药

        ||->->正文第二百零五章埋头炼药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d7%cf%d3%c4%b8%f3左风一脸凝重的盯着面前的药炉,而他的全部心神也都放在了药炉之中,更准确的來说是那药炉中的火焰,

        此时火焰并未如当初那般纠缠在一起,而是红白两色火焰分散开來,红色火焰的温度相比于白色火焰要稍微低上少许,数十滴晶莹剔透的药液在红色火焰中浮浮沉沉,白色火焰却如同丝网般交错密布于中央部分,

        左风脸上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喜怒,但一只手却缓缓抽了回來,抓过身旁的一株药草丢入药炉之内,

        药草一进入药炉就落在了那白色火焰之内,炙热的高温让药草瞬间扭曲变形,数滴浑浊的药液就从其中被分离了出來,药草的其他部分也快速的变成了粉末,最终掉落在了炉底,

        看到这一幕,左风操控着红色火焰迅速进入到中心处,将白色的火焰与浑浊的药液分离开來,可即使如此那中心部分的温度,仍要比周围的温度高上一些,也就几次眨眼的时间,那数滴浑浊的药液就开始发生变化,细小的黑色杂质被慢慢的提炼出來,

        随着杂质的不断排出,之前还极为浑浊的药液就开始慢慢变得晶莹剔透起來,直到这些药液变得和周围红色火焰中的药液差不多后,左风才开始催动红色火焰包裹其刚刚提炼好的药液,向外围缓慢移动过去,

        此时那老者也仿佛松了一口气般,再次斜卧在杂草之中,不同的是此时他的双目中隐隐带着一丝兴奋,好像见到了从未被人发现过的瑰宝一般,老者的喜悦和兴奋只持续了一阵,似乎就想起了什么,脸上的喜悦之色也渐渐褪了下去,

        再次撇了一眼那正在专心炼药的少年,老者带着无奈的口气自语道:“多好的苗子,可惜我无法收你为弟子,可惜了……”

        老者轻声自语后,就翻了个身再次闭目休息起來,左风却始终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药炉上,对于老者神态上的变化沒有任何察觉,而老者说的话他也半句沒有听到,时间就在左风专心炼药之中缓缓过去,直到他将最后一丝灵力用完,这才直接躺在了地面上,

        此时左风身边还有着一支药瓶,其内存放着的是精纯非常的药液,他沒有将融合进行下去,因为此时灵力和精神都几乎耗尽,他也丝毫不在意损失掉一小瓶的药液,身体大字型躺在地面上,跟着就传來微微的鼾声,竟然就这样沉沉睡了过去,

        虽然是躺在冰凉坚硬的地面上,但左风还是觉得睡的很舒服,这种舒服是來自于心理上的,之前这一个月,他几乎都是在林子内找一处安全之所休息,虽然小兽“逆风”也能为他警戒周围,可左风依然还是不敢放心大胆的休息,

        当左风醒來之时已经是太阳当头,他也是被刺目的阳光给晃的实在受不了,这才不得不睁开眼來,

        左风缓缓坐起身來,昨天夜里因炼药而耗尽的灵气,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过來,这种事情左风倒不感到意外,自身的灵气恢复速度本就比别人快上一些,即使是在睡觉的时候周身的窍穴也会缓缓吸收灵气,自行按功法运转最后汇聚到纳海中,

        这也是前段时间在灵兽山脉时左风发觉的,有一次他精疲力尽的倒下休息,就发觉身体竟然能够自行吸收灵气,而且还按照融魂功的经脉自主运转,左风当时处在半梦半醒之中,所以也稍微感受了一下这种奇妙的经历,

        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胸口内的兽魂就像自己的另一颗心脏,这兽魂在左风完全清醒的时候会停止所有活动,而在左风睡眠或休息后,就会自行的运转起來,虽然不会为左风加快修炼速度,但就凭借着睡眠就能恢复损耗掉的灵气,这也已经让左风大喜过望,

        “都醒了就痛快的起來吧,小小年纪怎么就这样懒,”

        之前听起來还十分刺耳的声音,现在的左风听來却显得顺耳了很多,同时心中也对老者充满了感激和钦佩之情,老者只是三言两语的点拨,就已经解决了左风苦思了近一个月的难題,

        不仅如此,左风还了解到了最后融合那一步,根本不用像自己那般极度小心的逐一融合,一次性将所有提炼好的药液融合在一起不止省时省力,同时还能够将药效保持到最佳的状态,这些事情可以说是从沒有人跟左风说过的,

        与其他人有些不同,左风实际上沒有一名老师教授他炼药之术,以前他仅有对药物的了解,还是从庄羽那里知晓的,可庄羽本身受到体质的限制,无法修习炼药之法,所以他的炼药术严格上來说,都是自己通过书籍和不断尝试着摸索练就的,

        “昨天你请老头子吃了一餐,老头子今天也就投桃报李,还你一顿早餐,”

        左风笑着站起身來,这老者虽然说的话都很难听,但可以看得出來他对自己绝对沒存有恶意,从昨晚的事情他就已经能够看出,

        再次看了一眼那蓬头垢面的老者,左风感到一阵的无语,对方明明是位实力超绝并且炼药方面造诣精湛的前辈高人,可偏偏要弄出这身可笑的装扮,

        “快点吃饭,吃完饭就给我痛痛快快的炼药去,就你昨晚那两下子,让你给我酿酒还真的会糟蹋了那些好药材,”

        左风听得一头黑线,自己好像当初答应他酿酒是尽力而为,可现在听着老者说话的口气,仿佛就像自己欠了他债要还一般,

        也沒有多说其他,左风站起身來就进入了草棚之中,桌子中央摆在三块干粮,左风毫不客气的抓过一块就送入口中,味道和自己以前吃过的有着一些不同,但总体來说还是很不错的,

        其实昨天夜里左风就已经感到饿了,只是当时在全心全意的炼药,也沒有闲暇去照顾自己肚子,而最后药散炼制完毕后,左风也已经累的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一下,就直接那样囫囵着睡了过去,

        见左风已经吃早饭,老者也不多说什么,就挥手之间丢出一只小包裹,左风双目微不可查的闪烁了一下,因为刚刚老者挥手之时,他清楚的看到那包裹是从老者佩戴的一枚戒指内飞出來的,

        以这位老者的身份,能拥有储晶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他的注意力也就立刻转到了桌上的包裹上,有些疑惑的将包裹打了开來,里面竟然是装满了药材,而且以左风的眼光也看出了这些药材的品质都相当不多,

        老者轻轻撇了一脸疑惑的左风,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悠悠说道:“这些药材都是给你炼药所用,这是药方,”

        说完老者就将随手丢出了一个纸团,左风抓起像废纸般揉搓的不像样子的纸团,轻轻的展了开來,

        上面的三个大字立刻就引起了左风的注意,“聚力散”,这聚力散左风以前也有耳闻,在药散这一档次的药物中,算得上是品质非常高的存在,而且因为其药方的稀缺,也并不是经常可以在市面上见得到,

        “给我的,”

        “别废话,赶快看,给你半刻钟,”

        老者的话语沒有半点感情,左风听完也不敢再去想别的,急忙开始细细观阅手中那皱皱巴巴的药方,左风的记忆力本就很好,沒用上半刻钟他就将内容全部记熟,将药方放在桌面上,向前轻轻推去,

        “记住了,”

        “嗯”

        面对药寻一脸疑惑的询问,左风十分自信的应答了一声,老者缓缓点了点头,老者也不多说其他,从袖子内抽出那脏兮兮的手掌,屈指轻轻一弹,一道细小的火线如同长了眼睛半直飞向那药方,皱皱巴巴的纸张被瞬间点燃,左风却惊讶的发现,纸张下面的桌子竟然完好无损,

        除此之外左风注意到,刚刚老者弹指的一瞬间,掌中并沒有什么炎晶之类的引火之物,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法,左风却也不禁感到了一丝心动,

        ‘就是这引火和控火之技,若是能够学到也必然会对我的炼药水平有着极大提升,’

        正在左风胡思乱想之际,老者仿佛已经看出了什么,脸上微微笑了笑,接着就板起面孔说道:“既然都已经看明白了,就赶紧给我去炼药,怎么还跟傻子一般杵在这,”

        这一次左风沒有任何犹豫,有人提供药材让自己炼药,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庄羽曾经跟他说过,想要培养一名炼药师的主要困难,就是要付出高额的代价,所以那种高阶炼药师一般都会掌握在大势力手中,

        这次有人给自己提供药材,还能在旁给自己一些指点,左风自然不会白白错过,于是他快速的抓起了桌上的那一包药材,就向着昨晚炼药的空地走去,

        左风此时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昨天他跟着药寻來到这草棚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周围沒什么人也并不奇怪,可现在已经是日上三竿,可周围仍然看不到半个人影,而且凭借敏锐的听觉,也沒有发现周围十数丈范围内有任何声息,

        ‘难道这周围的房子都是空的,根本就沒人居住,’左风在心中暗暗想着,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8/8638/4092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